顾兮兮转头,一眼就看到了云莫容。

这一眼,顾兮兮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。

“姐……”顾兮兮轻轻的开口:“我刚才睡过去了,我梦到你了。你说,你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守护着我。”

云莫容也跟着一起哭:“是,我一直都在。兮兮,挺住,不要手术,不要……云家秘药不是万能的!你第一次之所以能撑过去,是因为你先天的免疫力好。这种药只能用一次。所以,我也只用了一次,就再也撑不住了。”

顾兮兮微微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顾兮兮突然抓紧了云莫容的手指:“姐姐,我好疼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云莫容哭成了一个泪人:“再忍忍,熬过这一关,你就真的可以涅槃重生了!兮兮,这是我们的命!我们都要经历不同的痛苦挣扎,才能涅槃重生!这是我们的命格!我们避无可避,逃无可逃!”

“我听你的……”顾兮兮疼的整个人都像虾米一样弓起了身体,双手死死的抓住云莫容的手,指甲尖锐的扎进了云莫容的手臂,云莫容都没有吭一声,不停的给顾兮兮调整着吸氧器的位置。

医生突然叫了起来:“看到头了,快点,再用力一把,就差一点了!”

云莫容马上对顾兮兮说道:“兮兮,就差一点了!用力,坚持住!”

顾兮兮觉得全身的骨架都要全部散掉了。

她觉得身体都已经快不是自己的了。

可是她还在强撑着!

因为,她相信姐姐的话!

“姐姐……我们……上辈子……上……辈子……是不是……欠的太多……这辈子……就要受这样的……折……折磨……啊……”顾兮兮突然尖叫了起来,整个人再也控制不住,全身的力气集中一点,猛然一冲!

“哇……”一声响亮的婴啼,响彻满屋。

“出来了出来了,终于生出来了!”医生护士们差点喜极而泣!

他们也要紧张的疯掉了好吗?

如果少奶奶有个闪失,他们这辈子就完了好吗?

“恭喜少奶奶,是个健康的公主!”护士长马上对顾兮兮说道。

“姐姐,我做到了……”顾兮兮虚弱的话都要说不出来了,手指却死死的抓紧,不肯松手:“答应我,不要离开我!答应我,不要丢下我!”

“我答应你。”云莫容含泪点头:“兮兮,你好棒!我为你骄傲!你真的做到了!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有人惊呼:“哇,你们看,天边竟然出霓虹了!好美的霓虹!”

云老夫人看看天色,喟叹一声,说道:“小魔王降世了。”

护士抱着小公主出来贺喜:“小公主净重八斤八两,特别有力气。”

尹司宸顾不得看孩子,一把抓住了护士:“兮兮呢?她怎么样了?她有没有事儿?”

一边问着,尹司宸就要往里冲。

护士眼疾手快的一把挡住了他:“少奶奶很好,现在正在输液休息,观察一会儿就可以出来了。总裁,您不能进去,您身上没有消毒!”

尹司宸这才悻悻的止住了脚步,回头狠狠一瞪刚刚出生的小公主:“都怪你,让你妈疼成这样!等你长大了,看我怎么跟你算账!”

尹司药终于轮到他抱孩子了,喜不自胜的抱过来,说道:“叫叔叔叫叔叔……”

云夫人看完了孩子,眼巴巴的看着里面。

她的两个女儿都在里面。

看着顾兮兮顺利的生下了孩子,她心底真是说不出什么滋味来。

当妈的,最疼闺女。

可是,自己的女儿也是当妈的。

这心啊……

双倍的疼啊。

产房内,顾兮兮打着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。

护士这才过来,给云莫容处理手臂上的伤口。

“云小姐对少奶奶真好,都伤成这样都一声不吭。”护士忍不住说道:“少奶奶也是遭了罪了。别人生孩子都没疼成这样,少奶奶疼的简直就跟死去活来一样了。”

云莫容温柔的看着顾兮兮苍白的睡颜,小声说道:“是啊,她受了太多的苦了。好在,一切都过去了。”

云莫容处理完了伤口之后,并没有离开,而是耐心的陪着顾兮兮打完了点滴,确定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之后,跟着医生护士一起推着产床出去了。

一出产房,云莫容就看到站在最前面的尹司宸,早就急的脸色都白了。

云莫容轻轻一扯嘴角。

妹妹好运气。

妹夫好贴心。

“姐……”尹司宸规规矩矩的冲着云莫容打招呼,一眼就看到了云莫容手臂上的伤口,瞬间明白这是顾兮兮疼到极致的时候弄出来的。

这一声姐,倒是叫的实心实意了。

“兮兮没事,兮兮挺过来了。”云莫容从容微笑:“这次彻底解决了隐患,我也终于可以放心了。”

“谢谢姐。”尹司宸规规矩矩的,不敢造次。

他可没那么蠢,敢得罪自己的大姨子……

尤其是一个让自己老婆又尊敬又依恋的大姨子……

云夫人看过了兮兮之后,抱着孩子过来给云莫容看。

云莫容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,认真看了看,说道:“咦,这个孩子怎么那么像她爸爸?”

周围的人们都笑了。

尹老夫人也是一脸的满足:“我刚刚也说呢,司宸小时候一出生,就是这个样子!可有意思了,御焓出生的时候,都不是那么的像他爸爸,结果这个小东西,比御焓更像她爸爸!”

尹司宸一脸的得意:“那是那是。”

沐若娜在旁边吐槽:“闺女随爸,儿子随妈!”

平山次郎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沐若娜的肚子:“这么说,我们还要再生一胎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沐若娜警惕的看着他。

“总得生个像我的。”平山次郎理所当然的回答。

沐若娜憋了憋,终于回过神来,抬手一拧平山次郎的手臂:“你什么时候给我测过孩子的性别了?”

平山次郎疼的一阵呲牙利嘴:“就是上次你验血的时候,我顺手截了一点血样做纪念品啊……啊啊啊……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!下次截留血样的时候,一定跟你打招呼!”

“嗯?还要血样做纪念品?”沐若娜差点冒火了!

为什么她家老公这么与众不同!

别人都是收集手印脚印胎发等等做纪念品!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