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山春上笑呵呵的跟沐若娜打招呼:“弟妹能来,我很荣幸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尊重沐若娜,只要会说中文的,都尽量讲中文。

“堂哥大婚,我们自然是要回来的,我们毕竟是一家人。”沐若娜咬中了一家人三个字,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井上红姬。

跟姐玩宅斗》?

姐可是商斗高手!

就你那点挑拨手段,压根不够瞧!

“次郎能够跟你结婚,真是他的幸运。”平三春上也看了一眼井上红姬。

井上红姬跟平山次郎有婚约这事儿,又不是什么秘密。

如果不是因为平山次郎不开窍,到了二十五岁还是处男,井上红姬也不会转身投身平三春上。

也幸亏俩人没什么关系,所以井上红姬才能嫁给平山春上,不然的话,这事儿就真不好说了。

沐若娜抚摸着肚子,说道:“是,我也很幸运。现在我们一家三口,也算是求仁得仁。”

井上红姬的脸色开始有点不自然了,说道:“春上,我们去看看其他的准备做的怎么样了吧。弟妹现在怀着身孕,要好好休息才是。”

井上红姬说出身孕两个字的时候,简直是咬牙切齿。

她突然痛恨她为什么会讲中文!

“好,那我们先告辞了。”平山春上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井上红姬,对沐若娜说道:“我父母想邀请弟妹跟次郎到家里吃饭,不知道是否可以赏脸。”

沐若娜微笑:“我当然没有问题,就看次郎有没有时间。”

“好,明白了。”平山春上马上带着井上红姬离开了。

看着两个人的背影,沐若娜莫名的觉得这两个人的结合,似乎有点问题。

这个平山春上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蠢人。

他跟井上红姬结合,真的是出于感情吗?

算了,别人的事情,自己还是不要过度关注了。

沐若娜收拾了一下,也去找平山次郎了。

当平山次郎听说平山春上的家里邀请去做客的时候,一口拒绝了:“不去。”

他一直都是这么的特立独行,平山家里早就习惯了。

他说不去就是不去。

从来不会带有任何回旋的余地。

沐若娜也不违拗他。

在日本,毕竟是平山次郎的主场。

她做妻子的,自然是要跟自己的丈夫共进退。

在沐若娜跟平山次郎参加婚礼的时候,顾兮兮终于单独见了尚夫人一面。

顾兮兮拎着小香包快步走了过来,身后的小王和几个保镖远远的跟在一侧。

“抱歉,尚夫人,我来晚了。公司开会开到现在。”顾兮兮充满歉意的说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,让您久等了。”

“没关系,先吃点东西吧,这都下午一点多了。”尚夫人体贴的说道。

“好。”顾兮兮也不跟她客气,她是真的饿急了。

顾兮兮尽管吃的很快,却仍旧不失用餐礼仪,不失优雅。

等顾兮兮吃的差不多了,尚夫人才开口说道:“兮兮,可不可以求你一个事情?”

“请说。”顾兮兮回答说道:“什么求不求的,我们两家很熟悉,能帮的我自然就会帮。”

尚夫人轻叹一声:“兮兮啊,我是真的知道错了……”

尚夫人说到这里,眼眶竟然一下子红了起来。

顾兮兮一头雾水:“夫人,您这是怎么了?好端端怎么就……”

“你知道吗?尚柯那个孩子昨天竟然找律师公证遗嘱了。”尚夫人说到这里,一下子捂着嘴,轻轻啜泣了起来:“这个孩子是不是要想不开啊!兮兮,你跟尚柯也算是朋友,可不可以求求你去帮我看看他,顺便帮我劝劝?我真的……不能……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!”

顾兮兮张大了嘴巴。

公证遗嘱?

这种事情,自己都没有做过。

尚柯怎么就?

难道说,这也是尚柯故意做的手段?

“夫人,只是一份遗嘱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吧?毕竟很多人的意识很超前的,比如说我……嗯,你看,我女儿还没出生的时候,顾渺这个女婿我都已经定下了!顾渺甚至还把订亲的信物给我了!很多事情,您不要想多了。”顾兮兮安慰尚夫人:“或许只是一个恶作剧。”

“兮兮啊,如果你知道公证的内容是什么,你就不会这么说了。”尚夫人哽咽的说道:“他一分钱都没有给自己的孩子留下,而是全部留给了沐若娜跟平山次郎的孩子。”

“啊?!”顾兮兮也愣住了:“怎么可能?再说了,若娜也不缺他的那点钱啊!”

“是啊。”尚夫人眼泪汪汪的说道:“他的遗嘱里,甚至连我都没有提到。兮兮,你说,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?是不是我真的把一个好好的儿子给逼出了家门?”

顾兮兮真不敢回答这个问题了。

难道让她回答说,是啊是啊,就是你干的。如果不是你这么作,你儿子跟若娜现在幸福着呢!

“尚柯现在不接我们家里的任何电话,毛珊的肚子眼看着也要起来了,你说,他不接电话怎么举行婚礼?”尚夫人擦了一把泪水,说道:“兮兮,我是真的没办法了!我只能求到你这里了。你就看在我们两家的关系上,帮我一把好不好?”

顾兮兮叹息一声:“好吧,我去试试。可是我也不保证有效果。毕竟,我只是个外人,不好过多的干涉参与。”

“好好好,你肯帮这个忙,我就已经很开心了。”尚夫人悔恨的说道:“如果早知道是这样,当时我干嘛要反对他们在一起?兮兮,你说,如果若娜跟平山次郎离婚,还有没有可能……”

“没有!”顾兮兮一口否决:“若娜跟平山不会离婚。因为平山对若娜做到了足够的真心真诚,如果说尚柯爱了若娜八分,那么平山给了若娜十分。若娜一直都很清楚,她要的是什么。她在奥德司公司工作的时候,就不是为了贪图尚家的财富。那么现在,她更不会因为尚家的财产,放弃自己的婚姻和幸福。况且,平山家族论财力势力,并不比尚家差。而且,平焊次郎也是嫡次子,他拥有合法继承权。”

尚夫人默默的点点头:“是啊,平山家族也不差的。我果然是痴心妄想了。”

顾兮兮没有再说话。

“是啊,开弓没有回头箭。他们再也没这个机会了。”尚夫人轻叹一声:“好了,你休息会儿,我先走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