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紫霄回到房舍,速度换了一身衣服,红鸾进来的时候,她已经将头发扎好准备出门了。

红鸾压低声音说道:“虽然公子说让我给你做辅助,但是,你还是别想了,我不会帮你的!”

云紫霄嘴角一翘:“不需要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云紫霄一个闪身,倏然消失在了房间之中。

夜色是一道很好的保护色。

穿着夜行衣的云紫霄,矮着身形,在屋顶上快速行走。

的确,没人比她更了解云府的构造了。所以让她来找东西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只是,真的那么简单吗?

云紫霄可不那么认为。

谁知道前面张开的是不是陷阱呢?

在云紫霄身形掠过的地方,一个身影从树影之后闪了出来。

挺拔的身影,俊美的容颜,让姣姣月色都有点羞涩。

一个更小的身影从后面闪了出来,轻声问道:“公子既然知道她这次回去是自投罗网,为什么还要让她去呢?”

令狐伤清淡的声音悠然响起:“多事。”

对方马上退后两步。

令狐伤却又开口解释了:“总要让她知道,云府已经不是她的退路,除了为我做事,别无他选。”

云紫霄很快就到了云府的屋顶之上。

只是云紫霄并没有直接下去,而是抱着手里的长剑,就那么坐在了屋顶上耐心的等着。

城防图,这种东西,怎么会在云府呢?

以当今皇帝的猜忌,城防图出现在云府只会有几种可能。

第一, 这是假消息。目的是吸引关注城防图的人出现,然后一网打尽。

第二, 这是真消息。只是这里已经布下天罗地网,就等对方主动出现,然后瓮中捉鳖。

第三, 有人想要一石二鸟,不仅干掉云府,也干掉令狐伤。自己不过是个棋子。

第四, 布局的人,可能是皇帝,可能是令狐伤,也可能是别人。

总之,这就是个局。

傻瓜才会一来就下去。

云紫霄决定耐心的等下去,说不定接下来会看到很多有趣的事情也说不定呢?

果然,月上中天的时候,更多的人影从远处飞驰而来。云紫霄一个闪身,跳上了附近的一棵大树的枝丫,用树枝掩藏好了自己的身形。

刷刷刷刷,十几条身影,同时赶到。

云紫霄马上屏气凝神,不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存在。

显然,那些人似乎也不在意树上有没有人,因为他们的目的很明确。

那就是,杀人。

刀光闪烁。

这些人毫不犹豫的就跳了下去。

果不其然,没过多久,下面就传来了交战的声音。

云紫霄心底一阵冷笑。

今晚的云府注定是要热闹起来了。

只是不知道自己的那位了不起的父亲,这次又要布什么局呢?

云紫霄正准备看热闹,身后一个清冷的声音悠然响起:“你打算看到什么时候?”

云紫霄差点一个趔趄从树上掉下去!

不用回头,都知道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个人是谁?

云紫霄忍不住一阵磨牙,他都来了,却要自己去找城防图,这是故意的吧?

“公子这是不放心紫霄,亲自来监督了?”云紫霄轻轻的开口说道,眼底冷眼旁观着下面的厮杀。

令狐伤轻轻的笑了起来:“算,也不算。”

云紫霄一阵磨牙,准备离开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令狐伤忽然低声开口说道:“这个城防图是假的。”

云紫霄的身形一顿,随即问道:“那公子为什么要让紫霄来这里偷取城防图呢?”

“跟我来。”令狐伤说完这句话,身形一闪,就离开了树冠。

云紫霄看着他飘飘若仙的身形,再次一阵咬牙,却没有任何迟疑,瞬间就跟了上去。

令狐伤放慢了速度,让云紫霄堪堪追的上他的脚步。

云紫霄左转右转,跟着令狐伤很快就离开了云府,大概跑了一刻钟之后,在一个郊外的空地上停了下来。

这片空地,是人为砍伐出来的。

因为这片空地是用来做坟墓的。

云紫霄看着令狐伤站在原地,下意识的朝着墓碑上看了过去。

呵呵,这是云府第一位夫人的墓碑,也就是云紫霄的亲生母亲的墓碑。

令狐伤抬手就要去拍墓碑,云紫霄一个闪身拦住了他。

不管怎么说,这位夫人当初是为了生云紫霄才难产而亡的,后来的云紫霄占了这个身体,自然也要负责保护对方母亲的坟墓。

“城防图就在这里。”令狐伤淡淡的看着云紫霄:“今天你主动将城防图从这个坟墓里取出来,我就相信你是真的向我投诚,否则,我有理由怀疑你接近我的目的。”

云紫霄差点一口盐汽水喷过去!

这个混蛋!

竟然用这种方式考验自己?

什么城防图?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