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紫霄傲然挺立:“是吗?那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!”

云沁雯气笑了:“你算什么东西?来人,给我毁了她这张脸!”

云紫霄手里的匕首刚刚从袖口滑出,还没来得及动手,就听到门口传来了三皇子的一声怒吼:“住手!”

云紫霄从容的将匕首塞了回去,后退两步,眼泪汪汪的看着三皇子,轻声慢语的说道:“瑛娘从未想过攀龙附凤,也从未想过跟别人争抢夫君。既然公子的妻子已经找到了这里,瑛娘就此拜别公子,多谢公子这些日子的细心照顾,瑛娘永生难忘!”

说完,云紫霄一个转身就要离开。

三皇子看到云紫霄真的要走,顿时大急,伸手就拉住了云紫霄的手腕:“瑛娘,你听本宫解释!”

云沁雯见到三皇子竟然丢下她不管,却抓着那个小三死活不松手,云沁雯的怒火就蹭蹭蹭上来了。

云沁雯从小娇养着长大的,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要抢别人未婚夫就抢别人未婚夫,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冷遇?

云沁雯急了,上前一下子就抱住了三皇子的手臂,声泪俱下的叫了起来:“三皇子,您不要被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给骗了啊!她分明是要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。三皇子,我们马上就要成亲了,如果让外面的人知道了……”

“知道了又能怎么样?”三皇子一下子打断了云沁雯的话:“本宫收个女人,还要你同意吗?”

一句话,成功的把云沁雯给噎住了。

站在一边的云紫霄看着云沁雯的脸色越来越黑,终于忍不住露出了一丝丝的笑容。

果然是风水轮流转啊。

云沁雯,开不开心?意不意外?

三皇子冷冰冰的看着云沁雯说道:“做本宫的女人,已经是给你最大的抬举了!云沁雯,本宫奉劝你,最好别拿云府的前途开玩笑!”

云沁雯的脸色越发的惨白了,马上松开手跪了下去:“沁雯不敢!求三皇子恕罪!”

“回去吧,如果再敢来这里闹事,这门婚事就算了吧、”三皇子继续冷冰冰的说道:“云府,可不仅仅只有你一个女儿。”

云沁雯一下子想到了,云府还有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庶女云兰。

难道说这个小贱人,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,勾搭三皇子了?

不行,她一定要回去调查清楚!

她好不容易将三皇子从云紫霄的手里夺过来,绝对不能让别人挖了她的墙角!

就算三皇子喜欢这个野女人,那又如何呢?

身份不明,来路不明,无依无靠,就算她进了三皇子的府邸,也有的是办法弄死她!犯不着现在就得罪了三皇子。

想到这里,云沁雯马上温顺的回答:“沁雯明白了,沁雯不会让三皇子为难的!沁雯告退!”

说完,云沁雯狠狠瞪了云紫霄一眼之后,快速带着人马离开了。

三皇子马上一脸爱怜的看着云紫霄说道:“瑛娘不必担心,我……“

云紫霄却是一下子跟三皇子拉开了距离,一脸的凄婉:“瑛娘不知道公子身份竟然如此尊贵,是瑛娘的不好,瑛娘不该肖想着遇一人白首,择一城终老!瑛娘不敢当!”

说完云紫霄的演技爆棚,转过了身体背对着三皇子,嘴角却是噙起了一抹冷笑。

云紫霄的手心里,握着的一张纸团,纸团上写着的是,令狐伤刚刚给她布置的新任务。

取得三皇子的信任,偷走三皇子身上的虎符令牌!

云紫霄当然知道这个虎符令牌意味着什么,她也知道三皇子手中握着的这支军队是负责护卫京畿重地的铁甲军。

云紫霄没有想到的是,皇帝竟然如此信任三皇子,竟然把这么一支重要的军队交给了三皇子。

那么显然,三皇子更得老皇帝的心思。

难道说,三皇子要立储君了?

如果是这样的话,云紫霄似乎明白了令狐伤为什么让自己接近三皇子,并且让三皇子爱上自己的原因了。

温柔乡是英雄冢。

沉浸温柔乡的三皇子,就有了软肋,就有了心灵空隙。

这样的三皇子,很脆弱的。

然后如果自己再从三皇子手里偷走虎符的话,就算不能给予老皇帝一记重创,也能让三皇子失去了斗志,成为了一个废物。

不管是哪个结果,对令狐伤来说,都是一个好事。

因为三皇子是皇后所出,如果三皇子废掉了,贵妃所出的五皇子势必虎视眈眈。老皇帝为了平衡几个儿子,就没那么多精力盯着长公主府和红巾军了!

这果然是一举多得的好主意。

只是,让自己勾引三皇子,令狐伤是认真的吗?

云紫霄的心底一阵苦笑。

也是,他不是戚君哥哥,怎么会介意自己做什么呢?

罢了,那就帮他这个忙,然后用虎符跟令狐伤做个交易,让他从云侯爷的手里拿到解药,自己彻底远走高飞吧!

云紫霄打定了主意,马上转身对三皇子眼泪汪汪的说道;“瑛娘见过三皇子!瑛娘恳请三皇子庇佑!瑛娘漂泊无根,无所依靠,如今唯一能依靠的,就只有殿下您了!”

说完,云紫霄声泪俱下!

果然,三皇子心底大痛,仿佛看到了幼年时期的小豆,仿佛看到了被杖择而死的小豆那绝望的眼神。

三皇子一下子拉起了云紫霄,将她一下子抱入怀中:“瑛娘本宫答应你,绝对不会让任何伤害带你的!本宫,一定会护着你!”

云紫霄嘴角微微翘起,主动抱住了三皇子的腰身。

长公主府内。

令狐伤听完了属下的汇报,只是淡漠的说了句:“知道了,退下吧!””

等所有人都退下之后,令狐伤手里的酒杯,瞬间被他捏碎!

无数的白色粉末从指缝滑落,随着一阵风,倏然消失。

令狐伤一身杀气的站了起来,下意识的就要冲过去,可是走到门口,又硬生生顿住了自己的脚步。

当他听属下的汇报说,云紫霄跟三皇子过从甚密的时候,一种酸涩疼痛的感觉,瞬间充盈了他的心头,让他全身都不舒服了起来。

这种感觉从来都没有过,来的那么突兀,也来的那么措手不及。

这种感觉,让令狐伤觉得特别的暴躁,总是下意识的想冲过去,将云紫霄带回来,让她彻底远离三皇子。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