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看着三皇子已经醉了,云紫霄抬手扶着三皇子说道:“殿下,您该回了。”

三皇子一转身一下子抱住了云紫霄:“我今天就歇在你这里了。”

云紫霄笑了笑,说道:“殿下稍后,我让您的小厮收拾房间,伺候殿下休息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云紫霄对三皇子的近身太监说道:“殿下一直都是你照顾的,今天便还是你照顾吧!”

小太监松口气:“还是瑛姑娘明事理。”

说完,小太监就过去接过了三皇子。

云紫霄飞快的收回了手。

就在刚刚,她已经从三皇子的胸口位置,摸到了虎符令牌的存在。

可是现在周围人太多,她不方便下手。

只能等三皇子歇下之后,从三皇子的手里偷走虎符了。

很快,夜幕降临。

三皇子在贴身小太监的帮助下,已经在云紫霄的客房之中休息了。

等其他人都退到门口守着的时候,云紫霄对着镜子,慢慢的卸掉了脸上的妆容,换上了另外一张脸。

是否成功,就看今晚了!

这几个月里,云紫霄表现的特别的坦荡。

一点都不愿意跟三皇子过从甚密,一点高攀的意思都没有。

久而久之,三皇子身边的人,也就明白,这位姑娘是真心不想嫁进三皇子府,不愿意做人上人的。

所以,他们对云紫霄的警惕之心也就慢慢的松懈了下来。

云紫霄看着镜子中完全陌生的一张脸,捏捏自己贴的假鼻子,以及可以贴出来的大圆脸,轻轻的笑了。

如果他么的这样都能被认出来,她就真的认输!

月上树梢,周围的一切都陷入了沉睡之中。

在门口守着的几个小太监,也开始打起了瞌睡。

云紫霄轻手轻脚的翻身上了屋顶,慢慢的踩着瓦砾溜了过去。

在靠近三皇子休息的那个房间前三米的时候逐渐停了下来,反复确定下面的几个人,真的睡着了之后,云紫霄试探性的将手里的一枚石子投到了窗户上。

扑,一个细微的声音传了过去。

门口的小太监果然瞬间惊醒,可是看了看周围没人之后,又重新睡了过去。

云紫霄耐心的等着,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,又丢了一块石子。

小太监再次醒来,发现依然没有任何人,终于彻底的放松了下来,靠着墙壁沉沉的睡过去了。

云紫霄约莫着已经过了子时,是所有人防御戒备最低的时候了。

她慢慢的沿着屋檐滑了下来,抬手一下子捏住了一个小太监的脖颈。

不过五秒钟,小太监身体一软,昏死在了云紫霄的怀中。

云紫霄将他慢慢放在地上,如法炮制,将其他人也都全部弄晕。

这样,他们醒过来的时候,只会以为是自己太困睡着了,而不会查出任何迷药的成分。

云紫霄慢慢摸进了房间,三皇子在床上睡的正香。

那枚虎符令牌就系在了他的腰间。

还真是日夜不离身啊!

云紫霄一步一停,确定三皇子是真的睡着,而不是故布疑阵的时候,这才慢慢的摸了过去。

比起偷云潇然的城防图,显然偷虎符令牌更有难度。

万一,三皇子中途醒过来的话……

说不好,就得灭口了。

云紫霄的眼底闪过一丝锋芒,袖子里的匕首一下子滑了下来,一步步的朝着三皇子走了过去。

云紫霄朝着三皇子慢慢伸出了手。

就在云紫霄的手指即将碰触到三皇子身体的那一刻,蓦然出现一只手,稳稳的抓住了云紫霄的手指!

云紫霄大吃一惊,下意识就要朝着对方攻击过去!

然而紧接着对方似乎早就猜到了她会怎么做,反手一下子将她的身体圈进了怀中,下一秒,云紫霄就闻到了对方身上熟悉的气息!

是令狐伤!

他怎么会来这里?

云紫霄一抬头,就撞入了令狐伤潋滟的眸光。

令狐伤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女人,轻轻一笑,抬手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然后才松开了云紫霄。

云紫霄不解的看着令狐伤。

要偷虎符令牌的是他,阻止自己动手的也是他。

他到底要怎么样?

令狐伤从怀中掏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虎符,俯身在云紫霄的耳边低声说道:“用这个假虎符换出真虎符!”

令狐伤的唇瓣似乎是不经意的刷过云紫霄的耳垂,云紫霄的身体忍不住的轻轻一颤,快速跟令狐伤拉开了距离。

令狐伤退后两步,眼底意味不明的看着云紫霄。

这个女人……

有趣啊。

云紫霄瞅准时机,手指飞快的解开了绳子,刷的抽走了真的虎符令牌,另一只手敏捷的将假的虎符系好。

做完这一切,令狐伤跟云紫霄对视一眼,同时转身刷的逃出了房间。

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回到了云紫霄的房间里,云紫霄将房门一扣,直接开口说道:“解药呢?解药给我,虎符给你!”

令狐伤轻笑:“如果我不给呢?”

云紫霄马上将虎符握在了手心,挑眉看着令狐伤说道:“如果我此时高喊一声,三皇子救命,有人要抢虎符,你说你能不能顺利从这里离开呢?”

令狐伤闻言,顿时轻笑了起来。

这一笑,千树万树梨花开,简直美的不像话。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