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如说,从来低调的不得了的长公主府,在皇帝病危的那一刻,伤公子忽然出现在了皇宫之中,手持虎符令牌,号令军队包围了整个皇宫,威逼老皇帝写下遗诏,立五皇子为储君。

比如说,老皇帝驾崩之后没过多久,三皇子就被遣送到了封地,无诏不得回京。

比如说,二皇子的痨病之症忽然得到了缓解,并且出现在了朝堂之上,辅佐五皇子处理政务。

比如说,六皇子被封王,却又变相软禁在了京城。

更比如说,曾经门可罗雀的长公主府,如今已经成为整个京畿权利最重的地方。

是的,令狐伤在他二十岁生辰那一年,成为了整个帝国除了皇帝之外,权利最重的一个人。

当今的皇帝,为了表彰令狐伤的鼎力支持,特地赐予封号定,封为定王。

然而这一切都跟云紫霄没有任何关系了。

如今的云紫霄,只是距离京畿千里之遥的平县小酒楼的老板娘。

她依靠在了柜台上,听南来北往的客人们聊着外面发生的事情。

“哎哎,你们听说了没有?当今的皇上,现在广招秀女,要为定王选妃呢!听说定王那真是一表人才,人中龙凤!”

“我也听说了!当今的皇帝与定王本来就是表兄弟的关系,两个人从小关系就好,所以不仅封王,更是封了不少的封地,我们平县就是定王的封地之一呢!啧啧,这如果没有从龙之功,我是绝对不信的!”

“嘘,你小点声,你不想要脑袋了?敢这么议论定王?当年兵变的时候……我可是听说……定王一剑就砍断了……”那个人的声音越来越低,饶是云紫霄都已经听的不真切了。

虽然她远离了那一摊子的浑水,可是猜也猜得到,当年的兵变是如何的惨烈。

她也是带兵打仗的人,自然知道,战争是有多残酷。

可是那一切,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?

他不是戚君哥哥,所以,她没必要帮他,不是吗?

云紫霄还在出神,身边有人高声叫了起来:“老板娘!老板娘!”

云紫霄这才回过神:“啊?什么事情?”

“老板娘,这是定金,我家公子要包下这个酒馆。”一个带着独特的公鸭嗓子的人开口说道,手里顺便放下了一锭十两重的黄金。

云紫霄蓦然抬头,一眼就看到了对方面白无须,没有喉结的男人,正冲着自己一脸讨好的笑。

云紫霄马上转头,朝着门口看去。

只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个龙姿凤章的男人从外面缓缓走了进来。

紧接着马上有人将其他人全部清场。

不一会儿,整个酒馆,就只剩下了云紫霄和店小二站在了这里。

男人缓缓解下了身上的披风,露出了熟悉的容颜,他朝着云紫霄微微一笑。缓缓开口说道:“紫霄,好久不见。”

云紫霄抬眸看过去,整个人如遭雷击。

他,来了。

云紫霄马上对小二说道:“去把最好的房间收拾出来,请贵客入驻。”

小二战战兢兢的转身就窜了。

妈呀,气势太强了!

老板娘好厉害!

面对这么强大的气场,竟然还能面不改色!

令狐伤一抬手,其他人都退了出去,整个大堂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。

令狐伤眼眸凝视着云紫霄:“我还没吃过午餐……”

云紫霄马上回过神,说道:“那你坐一会儿,很快就能好。”

说完,云紫霄转身去了厨房,亲自挽起袖子,叮叮当当就做了几个菜端了出来。

“小地方也没什么好吃的,都是几个家常菜,凑合吃吧。”云紫霄将碗筷拿了过来,给他倒了一杯酒:“这是我自己酿的果酒,不上头。”

说完,云紫霄就要离开。

令狐伤一下子抓住了云紫霄的手腕,淡淡的说道:“陪我一起吃吧。母亲终究是没有能够熬到舅舅去世,先他一步离开了。这两年,我都是一个人吃饭。每次回到空荡荡的家里,都觉得好冷清。”

云紫霄是知道这个事情的。

长公主病殁之后七天,令狐伤就带着军队逼宫了。

新仇旧恨,老皇帝的下场只怕不会太好。

当时政变成功之后,整个寝宫里的宫女和太监,全部被灭口。

没人知道,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云紫霄用脚趾头想想,也明白,能灭口的事儿,肯定不是小事儿。

但是云紫霄不打算多嘴,因此淡淡的回答说道:“好啊,陪着吃的话,收费翻倍。”

看着云紫霄一本正经的样子,令狐伤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
自从云紫霄离开之后,他就再也没有笑过了。

好像,只要云紫霄不在,他就失去了微笑这一项功能似的。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