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为了自保和保护你,我必须变得更强。就算前途凶险又如何?就算当今的皇帝也不过是利用我,转身就想卸磨杀驴又如何?上一世,你拼死护住了我。这一世,该轮到我拼命护住你了。”

“云府的人都被软禁了起来,一个都没有杀。他们的生死,都在你的一念之间。这是我给你的第一份大礼。”令狐伤将一个铜制的令牌塞进了云紫霄的手里:“这是天牢的令牌,他们是生是死,你说了算!”

令狐伤三言两语就说清楚了他这两年来遭遇的事情。

云紫霄何其聪明,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凶险。

现在的定王看似繁花似锦,其实是烈火烹油。

令狐伤因为从龙之功获封定王。

却也因为这滔天的功劳,早晚会被现在的皇帝所忌惮。

如果令狐伤没有足够自保的能力,下场只会比从前更惨。

令狐伤将云紫霄拉到了自己的面前,定定的看着她,说道:“紫霄,我心悦于你。”

云紫霄的心,不争气的跳了起来。

当年,戚君哥哥就是这么对自己说的。

如今,令狐伤又……

云紫霄抬头看着令狐伤,他的面容与戚君一点点的重合重合,让云紫霄的心,瞬间乱了起来。

“我知道你现在还接受不了这些事情,没关系,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去接受。”令狐伤开口说道:“平县是我的封地,从此之后,你在平县再也无须任何顾忌,你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这是我给你的第二份礼物。”

说完,令狐伤慢慢松开了手,眼神温柔的看着云紫霄:“我该走了。”

云紫霄只觉得心底一片空白,脱口而出:“你不是说要住下的?”

令狐伤顿时轻笑了起来:“房间给我留着,我早晚会回来住下的!只是,我今天还要去做一件事情。”

“什么事情?”云紫霄知道自己不该问出这个问题,可是她就是情不自禁的问了出来。

令狐伤眼眸瞬间温柔了几分,抬手轻轻抚摸云紫霄的头顶,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:“三哥的余孽,一直都在京畿捣乱。我一直追到了这里,怕你受伤所以特地过来跟你打个招呼。放心,不会有事情的,我已经让人暗中将这里保护了起来。除了你自己,没人可以伤害到你的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令狐伤一脸宠溺的捏捏云紫霄的脸庞,转身大步离去了。

卷帘外,欣长的身影,倏然消失。

云紫霄只觉得自己的心,也跟着一起空了。

云紫霄呆呆的站在原地,脑子里反复回想着令狐伤刚刚说的那些话。

他,真的是戚君哥哥吗?

如果他不是,他怎么会知道自己跟戚君哥哥发生的那些事情呢?

这个世界,可是没有人会知道自己的底细的呀!

那,如果他真的是戚君哥哥,自己真的要跟他相认吗?

自己真的可以相信他吗?

云紫霄瞬间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小二殷勤的出来,左看看右看看,空无一人。

“老板娘?”小二抓抓头顶不解的问道:“还住店吗?”

云紫霄这才回过神,说道:“挂上牌子,休业三日。”

小二一甩毛巾:“好嘞!——嗯?休业?”

“我想静静。”云紫霄淡淡的说道:“谁都不准打搅我。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说完,云紫霄就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,任由如麻的心绪霸占了全部的心神,反复的想着过去的那些事情,以及跟令狐伤相处的点点滴滴。

时间过的飞快。

一眨眼又是十天过去了。

云紫霄这天正准备开门营业,门口一道疾驰的身影倏然而至。

一个穿着军服的士兵,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。

他一见到云紫霄,马上单膝跪下了,抬头对云紫霄行礼说道:“云姑娘,求求您,救救殿下吧!”

云紫霄手里的酒杯,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,瞬间四分五裂。

云紫霄下意识的站了起来,面色清冷却无比冷静的问道:“出什么事情了?”

“殿下中了敌方奸计,陷入包围。如今群龙无首,请云姑娘前去解救殿下!”小兵一脸恳求的看着云紫霄。

云紫霄的大脑嗡的一下响了起来。

这一幕,何其相似?

当年,戚君哥哥也是被人包围,她率领军队前去救援的。

如今,这一幕再次重现。

她,该不该去呢?

她已经金盆洗手,再也不过问江湖。

这两年来的沉寂,已经让她许久都没有摸过武器了。

难道要再次为了令狐伤破戒吗?

她要重返战场吗?

值得吗?

云紫霄瞬间陷入了矛盾与挣扎之中。

小兵从怀中掏出一封信,连同半截玉佩递给了云紫霄,一脸恳求的说道:“云姑娘这是殿下给您的亲笔信和信物。殿下现在能信得过的人,只有姑娘您了!皇上看似信任殿下,其实何尝不是存着让三皇子的余孽与殿下同归于尽的心思呢?殿下什么都明白,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。只因为,皇上答应了殿下一个要求。如果殿下这次能活着回来,皇上不再干涉殿下的婚姻大事。云姑娘,求您了!求您去救殿下吧!这半块玉佩就是调兵信物!只要您持有这玉佩,殿下的所有队伍,都可以听候您的差遣!”

云紫霄一蹙眉:“既然你有这玉佩,你自去调兵救援就是。何必来找我?”

“云姑娘,殿下说过,普天之下他唯一能信得过的人,就只有姑娘。殿下也说过,唯有姑娘的用兵策略与殿下一致。”小兵说完这句话,将信函和半截玉佩放在了地上,然后重重的磕了三个头,转身便离去了。

云紫霄看着地上的东西,挣扎了许久,终究还是捡了起来。

回到房间,打开信封,上面只有一行用血迹写的一句话:紫霄,我等你与我再次并肩作战!

收好信函,云紫霄用力一握,轻轻闭上了眼睛。

体内,已经沉寂的战斗血液,仿佛在这一刻被点燃。

全身都在喧嚣着战斗的号角声音。

云紫霄,原本就是为了战场而生。

当年离开战场,也是迫不得已。

为了上万士兵的性命,为了那些信赖的兄弟们,为了那些信任自己的亲人们。

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卸甲嫁入了王府。

嫁入王府的那些岁月,是她一生之中最灰暗的颜色。

就在她以为这辈子大概也就这样的时候,没想到命运竟然给了她一次有一次的奇遇,不仅让她亲眼目睹了来自未来的生活,还让她来到了这个更为古老的世界。现在还给了她这么一个惊喜!

她真的可以吗?

真的可以重返战场,与戚君哥哥一起并肩作战吗?

令狐伤真的是戚君哥哥吗?

这真的是老天爷给自己和戚君哥哥的再一次机会吗?

暮色降临。

云紫霄站在窗前一直呆呆的看着外面的景色,可是眼神虚无,显然并没有聚焦任何事物。

厨房里负责颠勺的大厨,擦着手从里面走了出来。就那么径直走到了云紫霄的身后,一声不吭的就给云紫霄跪下了!

“王婶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云紫霄在大厨走近的那一刻,就已经回神,所以她马上转身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大厨,说道:“不,我应该问,王婶,你到底是谁?”

大厨王婶终于咧嘴笑了,回答说道:“其实姑娘早就开始怀疑我的身份了,不是吗?”

“以前并没有怀疑过。我以为,你真的只是一个需要赚钱给儿子娶媳妇的大婶。”云紫霄轻轻回答说道:“可是自从他来了之后,我就知道,我身边的你们,大概都不简单。”

王婶点点头,说道:“是,我曾经是红巾军的一员。”

云紫霄马上了然的点点头: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。好了,别说了,我不会去的。”

王婶依然跪在了地上,一脸郑重的对云紫霄说道:“我这次不是为了殿下求姑娘,而是为了天下苍生求姑娘眷顾。姑娘在平县已经两年了,比谁都清楚百姓过的有多苦。姑娘曾经对我说过两句话。兴,百姓苦。亡,百姓苦。”

“姑娘既然如此悯怀人世,为什么就不能出手拯救百姓一把呢?这两年来,战火荼荼,百姓民不聊生!战火下,生灵涂地,百姓易子而食。姑娘真的就忍心看着天下就此打乱吗?姑娘有所不知,如果殿下有个三长两短,红巾军不管在役还是退役的老兵,都会起兵造反,为殿下求个公道!”

“届时,好不容易从战火中爬出来的百姓,势必将再次淹没在战火之中。老人病苦无依,儿童流离失所,大地一片荒芜。即便是知道这个结果,我们红巾军也会义无反顾!”

云紫霄心底一动:“你为什么就那么相信我能做到?”

王婶咧嘴一笑:“我见过姑娘房间里的兵书,我知道,姑娘表面上看着已经金盆洗手,其实姑娘从未放弃过自己的梦想!红巾军恳请姑娘施以援手,拯救殿下吧!”

说完,王婶重重的给云紫霄一拜!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