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汪汪汪,汪汪汪!”狗叫声越来越近了。

讲真,在这个时候听见一个狗叫声,真心觉得很亲切!

因为野狗都不是这样叫的!

沐若娜突然想到了什么,顿时高声说道:“云莫容不会是带着狗一起来的吧?”

一句话提醒了其他人!

对啊!

如果云莫容带着狗来的,那么找到了狗,岂不是就是找到了人?

不等大家去找这条狗,尹司宸就接到了蒋逸海的电话:“司宸,我已经降落在了你们刚刚定位的地方,你们现在在哪儿?”

尹司宸当即把自己的路线和方向告诉了蒋逸海,随即问道:“哥,云莫容来的时候,是不是带了一条狗?”

蒋逸海还没说话,就听见了话筒那边的狗叫声,顿时快速回答说道:“是,煌煌是莫容收养的狗,很聪明,它居然找到你们了?你原地别动,我马上就过去!”

挂了电话,尹司宸转头对其他人点点头:“这是云莫容养的狗,叫煌煌,果然聪明,竟然找到了我们!”

说话的功夫,煌煌已经朝着他们奔驰了过来。

煌煌的身上带着斑斑血迹,显然是经历过了一场恶战,他背上的毛发被抓掉了一块,鲜血浸染出来,毛发一绺一绺的,别提多狼狈了!

“汪汪汪,汪汪汪!”煌煌看到了跟妈妈一样的人类,顿时兴奋坏了,不顾一切的就扑了过去:“呜呜呜,呜呜呜……”

你们快去救救妈妈啊!

沐若娜蹲下身体:“煌煌?”

煌煌听到对方能叫出自己的名字,顿时开心的要疯掉了。

“汪汪汪,汪汪汪!”

是啊是啊,我是煌煌,你一定认识我妈妈吧?你快去救救我妈妈啊!

沐若娜得到了煌煌的回应,顿时兴奋了起来:“你是不是知道云莫容在哪儿??”

煌煌更加兴奋了,用嘴咬着沐若娜的裤子就拼命的往外拽。

看着这只小土狗疯了似的拉人去救自己的主人,在场的几个老爷们,都看的眼睛有点湿润了。

“这畜生倒是忠心护住。”平山次郎开口说道。

沐若娜白了他一眼:“它有名字,她叫煌煌。”

煌煌急的原地打转,充满哀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人类,眼泪大颗大颗掉出了眼眶,看的沐若娜都有些不忍心了!

“煌煌不急,我们在等人,等人齐了,我们马上就去找你的主人。”沐若娜摸摸煌煌的头顶:“煌煌乖!”

煌煌听懂了沐若娜的话,乖巧的趴在了沐若娜的脚边,蜷缩成了一团,默默的等着。

“药给我。”沐若娜看的心软,跟平山次郎要了治疗外伤的药,然后动手给煌煌剪出了伤口附近的毛发,给它消了毒,上了药。

煌煌痛的都在颤抖,可它还是乖乖的趴着。

它知道,眼前这个人,是在给它治疗伤口。

它要快点好起来,才能去救主人!

煌煌刚刚上好药,耳朵一动,如同离玄的箭,刷的就朝着远处的来人扑了过去。

“呜呜呜。”煌煌准确无误的跳进了蒋逸海的怀中,开始诉苦:“呜呜呜。”

蒋逸海摸摸煌煌的头顶,顿时明白了过来:“煌煌辛苦了,煌煌一直都在保护妈妈?”

煌煌撒娇的把自己的下巴放在了蒋逸海的手臂上,轻轻撕咬着蒋逸海的衣服,拉着他往前走。

“哥。”尹司宸迎了上来,眼底的红血丝清晰可见:“煌煌应该是知道路,我们尽快过去吧!”

蒋逸海点点头,摸摸煌煌的头顶,温柔的说道:“煌煌,带我们过去吧!”

煌煌一下子跳下了蒋逸海的怀抱,跑到了前面给大家带路。

一想到这么多人来救妈妈,煌煌觉得全身都充满了力量!

煌煌跑一段路,就会停下来,等他们跟上来之后,再继续往前跑。

它一路上都留下了自己的气味,它记住了妈妈消失的位置!

“等一下!”尹司宸看到煌煌一个助跳,蹦到了一个裂谷的对面时,抬手招停了队伍。

蒋逸海看了看这个裂谷,差不多有两米多的宽度。

往下一看,深不可测。

如果是在平地上的话,也许一个助跳,也就跳过去了。

可是在这个裂谷的上面,大家反而没那么多胆量了。

尤其是队伍里,还有一个弱鸡的平山次郎。

蒋逸海带来的搜救队,装备就齐全多了。

不一会儿,就在裂谷的上面,咔咔咔建立了一个人工的桥梁。

沐若娜,平山次郎和蒋逸海稳稳当当的就走了过去。

“我们以为云莫容只是单纯的走丢了,却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。”沐若娜叹息一声,说道:“所以我们也没带太多的东西,如果早知道……唉,算了,不说了。”

蒋逸海点点头表示明白:“你们也是临时过来找人,能准备这么多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

毕竟汉斯是海盗,又不是搜救团,他那边自然没有这些东西。

更何况,附近的基地,也不是大本营,而是一个据点。

一群人过了裂谷之后,沐若娜突然站定:“等等!云莫容也是个弱女子,她在没有器械帮助的情况下,是怎么过来的这个裂谷?”

一句话把所有人都给问住了。

是啊,云莫容是怎么过来的?

众人的视线纷纷看向煌煌,煌煌可以跳跃过来,可云莫容也能像煌煌这么跳过来吗?

煌煌不解的看着他们,它只是一条狗,根本没办法解释,因此只能急的在原地团团转。

“先找到人再说。”尹司宸急的不行不行的,即便如此,还是沉声说道:“既然煌煌跳过来,那就说明她过来了,不管是用什么手段过来,这个事情以后再说。”

沐若娜当即点头:“对,我们先去找人!”

煌煌再次往前跑了过去。

后面的人,行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
终于,煌煌站定在了一个小河边,冲着水面呲牙呜呜呜的叫了半天。

蒋逸海看懂了煌煌的意思,蹲下身体问它:“你是说,莫容是在这里消失的?”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