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爸,您说着是祭台?”尹司宸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。

他想了那么多可能,唯独没想过这个可能!

云先生看到尹司宸的脸色不对劲,马上追问:“是不是兮兮和莫容出事了?”

猜的还真是够准的。

但是现在,尹司宸是绝对不敢承认的。

“爸,没有的事情。”尹司宸当即否认:“兮兮还在汉斯的基地,陪着孩子们呢。我不过是顺便看热闹的!因为不认识,害怕犯了什么禁忌,所以才来问问您的!”

听到尹司宸这么说,云老先生这才放下了心。

现在两个女儿失而复得,他这把老骨头,实在是再也经不起挫折打击了。

云先生认真的看了看尹司宸发过来的视频,说道:“我先去查一下资料,半个小时后回复你。”

挂了视频电话。

尹司宸深呼吸一口气,对蒋逸海说道:“爸刚刚的话你也听到了吧?”

虽然尹司宸跟蒋逸海是表兄弟,但是也是名义上的连襟。

谁叫云莫容也被云家收养了呢?

这么一来,尹司宸跟蒋逸海的关系,既是表兄弟,也是连襟。

嗯,就是这么复杂的关系。

蒋逸海也是要称呼云家先生为岳父的。

不过,刚刚蒋逸海怂的不敢去跟岳父大人视频,他害怕自己控制不好自己的表情管理,在老丈人面前露出了破绽。

挂了电话之后,蒋逸海才解除了屏气凝神,松口气说道:“听到了,祭台这种东西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我对部落文化了解的不多,所以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尹司宸苦笑一声:“我们身为家族的继承人,从小只学了如何管理企业,如何经营公司,如何挖掘财富,如何传承下一代,却没人会教我们这些。说起来,还是云家最厉害,知识储备最强。”

“是啊,每次听到喏喏说起这些知识的时候,都觉得她整个人神采飞扬的样子,美极了。”蒋逸海下意识的说道。

尹司宸瞪了他一眼。

呵呵,秀恩爱是吧?

来啊,谁怕谁啊!

“兮兮也是,没事就会跟我聊这些话题,记得以前她还靠着弹琴救了墨家的老爷子呢!”

蒋逸海:“……”

表弟,你变得不可爱了!

我们怎么可以这样互相伤害呢?

半个小时之后,云先生果然准时跟尹司宸发起了视频连接。

尹司宸一打开,就看到云先生竟然站在了一个巨大的题板面前,仿佛给他远程授课一般,就滔滔不绝的讲述了起来:“司宸啊,你们这次真走运,竟然让你们找到了如此缘故的文字和祭坛。我刚刚翻阅了一下关于祭祀一类的书籍,还真是让我找到了这方面的知识。这是一个崇敬黑武神的部族,这个部族与外面的世界,是半沟通的状态。也就是说,只有一些特定的人群,会跟外面的世界接触,而大部分的人都会隐藏在自己的部落中,一辈子都不跟外面的人接触。这个部落的名字叫“染”。染这个部落存在的历史,大概已经有数千年了,很奇怪,一直在如此低下生产力的状态下,竟然还没有消失。”

云先生将一个图腾画在了题板上:“你可以仔细观察一下,有没有这个图腾。这是染这个部落的守护图腾。而部落中地位最高的,就是他们的大祭司。大祭司是世代相传,传闻这个部落的大祭司有沟通天地的能力。当然,这只是传闻,我并不相信这会是事实。如果这个大祭司这么厉害的话,早就走出这个原始丛林了。”

“我年轻的时候,曾经参加过一次隐藏文明的发掘活动,就接触过这个部族的大祭司,那是一个非常苍老的男人,特征是面色苍白。因为他们需要自己的鲜血,沟通神灵。在染部落里,大祭司的血液是非常神圣的,是带有神的后裔血脉的。当然,这只是传说。他们这个部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祭神仪式。而祭神仪式中,最隆重的环节,就是像神灵供奉祭品,这个祭品有点血腥,基本上都是以美貌的少女血液为主……”

尹司宸跟蒋逸海听的心底咯噔一声。

顾兮兮跟云莫容的颜值……

可顾兮兮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,对方为什么还要抓她呢?

云先生果然不愧是学术界的NO。1,滔滔不绝的讲述,丝毫不打顿的。

然而尹司宸这个学生,却是越听越心惊胆战。

如果真的跟老丈人说的那样,那兮兮跟云莫容,岂不是身在虎穴之中?

好不容易挂了视频电话,尹司宸再也站不住了,点了队伍就要开始搜索。

一直没开口的沐若娜,凝重的说道:“是煌煌带我们过来的,那就继续让煌煌帮我们寻人吧!”

其他人同时点头,认可了这个提议。

云莫容温柔的为顾兮兮打着扇子,这样可以让顾兮兮多睡一会儿。

她抬手轻轻为顾兮兮抚好头发,温柔的像一个母亲。

看到顾兮兮呼吸冗长,云莫容才收回了手,开始思索自己的处境,以及想办法脱身。

虽然她至今还不明白,她跟顾兮兮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。

有古怪是肯定没跑了。

那么对方想要她们身上的什么东西呢?

虽然云家的女儿颜值都很能打,但是也没到美的倾国倾城的地步。

所以,对方冲着美色的可能不大。

更何况,她现在顶着的是云莫容的脸,更是算不上什么大美人。

既然不是冲着美色,难道是冲着她们云家的学识?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