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莫容朝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,就看见一染竟然脸色带着不正常的红,正艰难的靠在了墙上。

云莫容想要招呼别人过来帮忙,可此时竟然一个人都找不到。

云莫容只能赶紧过去扶住他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莫容,我这是怎么了?全身好烫。”一染一下子靠在了云莫容的身上:“他们给我喝了杯很甜的水,说是,说是……”

一染的声音越来越低,云莫容忍不住靠过去:“你说什么?你大点声!我听不清楚。谁带你过来的?”

“莫容,莫容,我好热。”一染的声音越来越低,全身滚烫的不行。

“你这是生病了还是怎么了?”云莫容顿时急了,扶着他就往洗手间走:“我带你去洗把脸,然后回去……”

云莫容一下子将一染的手臂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,艰难的扶着他朝着洗手间走过去。

因为没有毛巾,只能用手捧着冷水,给他降温。

不多时,一染身上的衣服因为水渍而湿透,贴在了身上,露出了他纤细瘦弱的曲线,看着更加的令人心酸了。

怎么就瘦成这样了?

“一染?到底是谁带你来的?给你喝了什么?”云莫容抬手摸了摸一染的额头,似乎更烫了。

“莫容,我……我……受不了了……”一染一下子倒在了云莫容的身上。

云莫容吓了一跳,当即就要掏出电话,可是电话还没解锁,就被一染一把夺了过去。

“莫容,我大概是被下药了?”一染艰难的开口说道:“就算现在去医院,只怕也来不及了。”

“一染。”云莫容定定的看着他:“你何苦呢?”

“我不知道他们会算计我。”一染的呼吸都有些重了:“我这几天心情很不好,我想找人说说话,可是你要陪着你的先生,我想出去走走,可我的身体根本不允许走太远。所以,我就说,我想散散心,他们就带我来这里了。莫容,你知道,这些天我是怎么过来的吗?”

“胡说什么呢。”云莫容抬手就要推开一染,不料他竟然死死的抱住了她,一点不肯撒手。

摸着他瘦骨嶙峋的身体,云莫容也怕弄伤了他,只能任由他抱着:“你喝醉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我没醉。”一染沮丧的说道:“他们递给我那杯水的时候,我其实就猜到了,水里一定放了东西。”

“那你还喝?”云莫容有点生气。

“因为,我忽然不想活下去了。”一染无奈的一笑:“你都不理我了,我还活着有什么意义?我唯一的朋友,都不理我了。”

“我不是……”云莫容不太好承认,她的确是想着避嫌,所以才一直没去联系他的,如果不是因为工作需要,她还是不会联系的。

“看,你连否认都这么没底气。”一染的身体朝着云莫容压了过去,逼着她用手抵住了他的胸口,轻轻说道:“你感受到这颗心了吗?它在为你跳动。莫容,我知道,我不该说这样的话。可我知道,如果今天我再不说,我可能这辈子都没有说出口的机会了。你那么好,那么的出色,喜欢你的人那么多,他们可以把对你的爱意,深深藏在心底,慢慢的品味。而我,却没有时间了!我知道,我这颗心,随时都会停止跳动。我知道,我配不上你,在蒋逸海面前,我自惭形秽。我一次次的告诉自己,不能说不能说,说了连朋友都没的做了。说了,你可能再也不会理我了。”

“可是,我真的没机会隐藏这份感情了。你说的对,我因为从小到大都被家里养在房间,没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人,所以才会对你动心。可动心这种事情,不分条件,不分时间。动心就是动心了,我没办法否认。那天,看到你跟蒋逸海甜蜜的样子,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?我想唾弃我自己,我怎么可以让你为难?”

“我极力的忍耐,不让自己去联系你,不去翻你的微博,不去看你的动态。我逼着自己忘记你,忘掉这些日子你跟我相处的点点滴滴。可是,我好像失败了,不管我多么努力,却只能让你在我脑海中越来越清晰。莫容,你为什么要来找我?你不该来的。就让我死在这里,悄无声息的离开这个世界。这样,你也就不会为难,你也不必听我说这些话。”

“可是你来了,我好痛苦。我好想抱抱你,好想拥有你。可是我又怕你会因此厌弃了我,怕你不再认我这个朋友。咳咳,咳咳。”一染剧烈的咳嗽了起来,全身都在颤抖着,虚弱的仿佛随时都能断气了。

云莫容心情说不出的复杂,面对如此滚烫的表白,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一染的身体一滑,云莫容下意识的就抱住了对方。

云莫容坐在了地上,就那么轻轻的抱着一染,开口说道:“一染,别让我瞧不起你,一个大男人说什么生生死死,不觉得丢人吗?”

“就这一次,好不好?过了今天,我还是从前的一染。”一染靠在云莫容的怀中,带着脆弱的说道:“莫容,对我好一点,好吗?就我这个身体,想对你做什么都做不了了。”

云莫容脸上闪过一丝尴尬:“说这个做什么?”

“我现在虚弱的,连站直的力气都没有了。”一染目光带着一丝眷恋和贪婪,伸手轻轻触摸着云莫容的脸庞:“我就算中了药,都不能对你做什么了呢。我果然是个废物了。”

“别胡说。”云莫容的视线扫过一个地方,知道一染的生理是正常的,只是身体真的是太弱了。

“莫容,就容我放肆一次吧。”一染剧烈的咳嗽了起来,身体越来越烫,眼神也越来越模糊了:“如果我注定要死,就让我死在你的怀中,好吗?”

“我已经联系了我的助理,他们很快就过来了,别乱想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云莫容将手机丢在了一遍,坐在地上,让一染枕在自己的腿上。

从小到大,她云喏都是女神。

不知道被表白过多少次。

可是,这样的表白,却还是生平第一次。

别人的表白,她可以含笑随口就拒绝了,可是一染的这个表白,带着生命的脆弱,她反倒不好直接拒绝了。

一染越懂事越克制,她只会越觉得心疼。

他明明中了药,只要他愿意,就可以对她做出失礼的事情。

可他没有。

他一直都在强撑着,极力的忍着。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