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莫容在苏家一忙就是忙了三天。

有她掌舵,整个丧礼总算是完完整整圆圆满满的进行下来了。

云莫容也是累的够呛。

苏家人也是越发的感激云莫容了。

顾兮兮给她打电话的时候,云莫容正坐在旁边的休息室里吃茶点,她忙的都过错了中午的饭点,只能随便吃几口填填肚子。

蒋逸海在前面,跟几个师哥们一起招呼着男宾。

云莫容就在后面,带着苏家的女眷们,招待女宾。

两口子都在为苏家的事情,忙的团团转。

虽然他们都是外姓人,可是蒋逸海是正经磕头敬茶的弟子,自然也是苏家自己人,因此忙前忙后也是应该的。

所以,没人会有异议。

更何况,云莫容处理事情的机敏程度和交际能力,在这三天里,折服了不知道多少人,不知道多少人都在暗暗观望打听,云家是不是还有别的女儿,如果能够求娶回家的话,那简直是太赚了!

不管是人脉还是背景,还是能力,简直是无可挑剔啊!

不过这些都是后话,目前的云莫容是简直累的腿都要断了,于是一边吃东西一边跟顾兮兮说道:“也不知道苏家是怎么传家的,女眷们没有一个能顶的起来的。我这几天手把手的教,才勉强撑得住场面。”

顾兮兮说道:“我就猜到会是这样。”

“哦?有什么说法?”云莫容忍不住问道:“我来了这三天,都没什么时间聊天,全程忙成陀螺。”

“这事情,是尹家的一个分支婶婶过年的时候来串门,跟我说的八卦。”顾兮兮就在电话里跟云莫容分享了这八卦:“苏家可是世代美食传承的家族,老爷子也算是惊才绝艳的人才,可惜子孙都不争气,传到这一代更是有点烂泥扶不上墙。”

“嗯。”云莫容喝了口茶水,问道:“这苏培君跟苏真可有关系?”

“有啊,怎么没有?他们可都是苏家人。”顾兮兮当即说道:“这苏培君跟苏真也算是堂兄弟,但是命运却不同。苏培君的父亲当年跟苏真的父亲决裂,苏培君的父亲就一怒之下离开了家乡,去了国·外发展,两家就这么分开了。”

“我怎么听说,苏真的父亲,也是一根独苗单传的?哪儿来的兄弟?”云莫容忍不住好奇的问道。

“这话要从头说起了。”顾兮兮叹息一声,说道:“当年苏家历史上几百年起起伏伏,在军阀混战时期再次崛起,你也知道的,那个年代乱的很,男人的身边又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?所以,苏培君的父亲,就是当时苏家老祖宗在外面女人生的私生子,并不入苏家的族谱,所以外面的人只知道苏集一个人,却不知道,苏集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。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,其实也得了苏家的传承,只是因为跟弟弟关系不和、理念不和,所以两兄弟决裂分开。”

“苏培君的父亲去了国·外,用苏家菜的调料也开创了自己的事业。只不过,后来放弃了苏家的调料,开始转战快餐行业,慢慢的也做大了规模,后来开始涉猎其他的行业。而国内苏集一脉,就成了苏家菜的唯一传承。不过我听说苏集那边也似乎不太好,他的独子苏真一直没有孩子,于是收养了一个女儿,叫苏如倩。”

“也不知道是不是苏家的门风这样,苏培君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顾兮兮继续说道:“他也算是玩物丧志的典型代表,但是玩出了花样。少年时期才华横溢意气风发,中年的时候流连花丛,老年的时候反而修身养性开始转战丹青,竟然也都做出了成绩。少年时候因为赌气去国·外开创自己的事业,于是做成了快餐连锁品牌,中年风流于是留下一堆私生子,结果都被人给剪除了,老年的时候醒悟过来,把家里的事业交给儿孙打理,自己专心画画,竟然也成了国际上知名的国画大师!”

“是,蒋逸海就是跟他学的丹青。”云莫容点头说道:“如果不是你跟我普及这些,我都不知道苏家的这么多密辛。”

“这些事情,其实都是些八卦。”顾兮兮笑着说道:“这些年你没关注过,所以不知道也正常。毕竟,苏培君这一脉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国·外,国内偶尔回来小住几天,也不跟苏集那一脉打交道,多的是人不知道。不过,苏家的人,你还是不要打太多的交道,帮忙可以,但是别让他们缠上。苏家的老夫人,陪伴苏培君风风雨雨这么多年,其中的爱恨情仇,是很难说的清楚的。”

云莫容深呼吸一口气:“难怪我见她前几天还难过的很,这几天反而气色好了很多,跟逸海有说有笑的了。你这么一解释,我倒是明白了。她大概也是觉得松口气吧。”

“能不松口气吗?当年全世界灭小三,也是很辛苦的吧。”顾兮兮说道:“她今年也是八十多的高寿了,能有几天舒服日子呢?”

“还真是复杂啊。”云莫容说道:“我心里有数了。”

“苏家的后代,虽然都还在国·外,但是难保没有打算回国发展。”顾兮兮再次叮嘱了她一句:“尹家的根基也在国·外,不也是回国发展了吗?”

“我明白。”云莫容看看时间,说道:“行了,我不能跟你多说了,过了今天,大头的事情就都过去了,我也能跟逸海功成身退了!”

“你自己多注意着点身体。”顾兮兮也不多说了,只是叮嘱云莫容照顾好自己,就挂了电话。

云莫容还没起身,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云家女眷的声音:“蒋少夫人,您看这家贵客该怎么安排啊?”

云莫容叹息一声,随即站了起来,说道:“来了!”

忙到了晚上,苏家有人过来接手了手头上的事情,云莫容总算是可以松口气了。

前面有人过来跟云莫容说道:“蒋少夫人,您今天辛苦了!”

云莫容笑着说道:“应该做的。”

“前面有个客人,想要见见您,说是您的朋友。他说,您看了这个东西就会过去见他。”这人将一包茶叶递给了云莫容。

云莫容伸手接过来,放在鼻端一闻,脸色骤然大变:“是谁让你过来的?他人呢?在哪了?”

那个人马上指着门口的方向说道:“就在那边。”

云莫容将茶叶往他手里一递,转身就朝着大门口急匆匆的走了过去。

这茶叶,分明就是跟她那天得到的茶叶一模一样!

难道说,那个该死的大祭司,竟然追到了这里?

他要做什么?

疯了吗?

她要问问他,到底想做什么!

“蒋少奶奶?”那个人一愣,没反应过来。

“快去通知蒋逸海。”云莫容一边说一边对他说道:“快让他去门口接应我!今天一定要抓住这个混蛋!”

“是是。”那个人转身就去找蒋逸海了。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