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染的头发有些凌乱,呼吸也有些重,似乎——刚刚奔跑过一般。

这是怎么了?

“为了给你打听顾兮兮的消息,我差点被尹司宸给抓住。”一染非常直白的说道:“不过,我还是打听到了。”

云莫容眼神一动,瞬间亮了几分:“兮兮她怎么样了?其他人怎么样了?我家里人知道了吗?他们是不是都还好?”

一染苦涩一笑:“你倒是关心他们,都不问问我是怎么从尹司宸的手里逃出来的?”

云莫容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你的本事多的很,你能好好的坐在我的面前,显然你赢了尹司宸。既然你都赢了,我还有什么可问的呢?”

一染轻笑了起来:“还真是冷血呢!算了,不难为你了。我专程走这一趟,本来就是为了打算告诉你的。”

云莫容坐直了身体,看向一染。

“顾兮兮很好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我知道你很惦记着这个妹妹,所以我先去打探了顾兮兮的消息。不过,你的丈夫蒋逸海似乎不太好,尹司宸几乎一直都陪着他。”一染嘴角浮起一抹玩味的笑意,说道:“所以这些天,顾兮兮居然是跟墨梓忻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。尹司宸居然也默许了,啧啧,你们家的人,还真是复杂啊!”

“那是因为尹司宸知道,兮兮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。”云莫容听不得任何人抹黑顾兮兮的话:“兮兮一直都是懂事的,墨梓忻的事情,她比谁都拎的清。风风雨雨那么多年都过来了,如果她要变心,早就在一诺出生之前就变了,还用等到现在?尹司宸相信顾兮兮,顾兮兮也相信自己!更何况,墨梓忻的为人,我很了解。他虽然……喜欢兮兮,可是他不是个没有分寸的人,他是个谦谦君子,而不是卑鄙小人!”

“嗯,我是卑鄙小人。”一染扒拉扒拉凌乱的短发,说道:“我这个卑鄙小人不仅把你绑架了,还要强求你跟我孕育一个孩子。”

“总之,我不许你污蔑兮兮!”云莫容真的生气了。

“好好好,我不污蔑,你是对的。”一染马上对云莫容投降:“我错了,我说错话了,我向你道歉。”

云莫容一下子扭头不说话了。

血脉羁绊这种事情,可不是只对云莫容一个人有效。

对一染,同样有效。

一染也没办法抗拒这种来自血脉带来的天生好感。

一染对自己也是很无奈,他原本可以不去的,可是他……

好吧,他蠢。

“除了顾兮兮之外,云家的人应该没人知道。”一染继续说了下去:“因为我没有看到R市有云家的身影。看来,顾兮兮将消息封锁掉,外面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云莫容点点头,稍微有点放心了。

她也害怕家里人知道,会受不了这个刺激的。

“现在全市明着暗着的道路都已经被他们彻底把控了,每一辆车过去,都会实时监测到车主的信息。”一染苦笑着说道:“我的好多马甲都已经被扒掉了,有一辆车被他们抓住了,好在我的人跑的快,丢卒保车,放弃了一车的物资,跳河才逃出了包围圈。”

云莫容眉心一动,朝着一染看了过去。

“我的车,也险些回不来了。一路换了三两车,才成功的摆脱了对方的追踪。”一染苦笑着说道:“最后我甚至只能放弃汽车,靠步行逃离他们的追踪。不然的话,我不会这么狼狈。”

云莫容这才注意到一染身上似乎还沾染了草汁露水。

显然他说的话,没有水分。

“可是即便如此,还是被你逃了。”云莫容咬着嘴唇说道:“大概他们现在也很气恼吧?”

一染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应该吧。尹司宸跟墨梓忻那么自负的人,眼睁睁的看着我,逃出了他们的包围圈,气的跳脚是稳稳的了。”

云莫容看到一染的得意神色,无奈的摇摇头。

“既然知道危险,你还去冒险?”云莫容开口说道:“这似乎不是你的作风啊。”

“的确不是我的作风。”一染收敛笑容,定定的看着云莫容:“可是在遇到你之后,所有的曾经的原则,都被一一打破了。我忍不住想去靠近你,忍不住想看到你,忍不住想拥有你。我以为我可以抗拒血脉的纠缠羁绊,可我做不到。明知道你不会喜欢我,明知道你一直都在想办法逃走,我什么都知道,可是我却对你无能为力。云喏啊,随着时间的增长,这份羁绊,会越来越强烈。到时候,你也会有这样的感受了。”

云莫容没有说话,心底却是已经有点慌了。

她不能对蒋逸海以外的任何人有感情!

绝对不可以!

“这是天性。就像老虎的天性就是占山为王,鱼儿的天性就是在水里自由自在。”一染开口说道:“我努力抗拒过了,可是,我失败了!我倒是想看看你是否能够抗拒成功。”

云莫容不想听这个话题,就继续问了下去:“那其他人呢?逸海他怎么样了?”

“还能怎么样?”一染略带嘲讽的说道:“因为你的失踪,备受打击,如果不是有尹司宸和顾兮兮,他根本不是对手。”

云莫容的心底难过极了。

自己好像总是给他带来伤害。

自己这辈子最愧疚的,就是他了。

原以为自己嫁给他,就能补偿他的后半生了。

没想到,自己还是又一次的让他受伤了。

所以,自己坚决不能跟一染有任何的牵扯。

是,她可以控制不住自己的心,可能会为一染而心动。

可她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啊!

她是人,不是禽兽!

如果人不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,那就是禽兽!

她就算是死在这里,都不会辜负蒋逸海对她的深情一片!

打定了这个主意,云莫容轻轻闭上眼睛,等自己的呼吸平稳之后,才蓦然睁开眼睛,转身就往外走。

“云喏!”一染开口叫住了她:“你还真是够狠心。你都不问问我,受伤了吗?”

云莫容脚步一顿,猛然回头,却正好看到一染的胸口竟然爆出一团血花,整个人朝着地面栽倒了下去!

“一染先生!”周围的人们看到他倒下,纷纷的簇拥了过去,一把扶住了他。

一染虚弱的对云莫容笑了笑:“这一枪,是蒋逸海打的。云喏,我是为了你,才受了这一枪!”

云莫容整个人都惊呆了!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蒋逸海对他开枪了?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