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……”云莫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这个一染,现在做的事情,处处,件件,桩桩,都是为了她好。

不,是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好。

不管是在山里还是在这湖边,空气都是极好的。

而且这个原生态的湖水,水质特别好,一点都没有污染过。

都能直接饮用的。

可见,一染为了挑这么个好地方,也真是用心了。

说白了,这辈子,除了蒋逸海之外,一染是唯二对她如此用心的男人了。

不管是屋子里的还是屋子外的,简直是事事儿都想在了前面,做在了前面。

坦白说,如果不是因为早遇到了蒋逸海,云莫容都不敢保证,自己真的不会对一染动心。

姑且不说来自灵魂和血脉之中的羁绊和天生的好感,单单就说一染这个人的聪明、细心以及学识,乃至他的脾气性格,都是丈夫的上上之选。

虽然年龄大了点,但是,人实在是太过优质了。

就算是墨梓忻都比不过的。

当年她跟墨梓忻订立婚约的时候,她还小,墨梓忻也小,又因为她身体不好,所以跟墨梓忻相处的时间也不多。

所以,那个时候的墨梓忻还不如现在这么成熟这么温柔。

这么两项比较之下,一染身上的光环buff,嗖嗖嗖的往上提升。

想想看,这个世界上,有几个人是敢耍尹司宸的?

这个一染,就占据了一个席位。

这次游击战,一染全身而退。

尹司宸等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大摇大摆的离去,却不能做任何行动。

投鼠忌器啊!

所以,这个一染,还真是令人无法小觑的。

只是可惜了。

她已经有了蒋逸海,就算一染再好,她也不能动心了。

云莫容神色复杂的看着一染,一染接收到了云莫容的目光,顿时开玩笑的说道:“怎么?终于发现我的好了?要不要考虑一下,改嫁我吧?”

听到一染的话,云莫容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好感,一下子就给打消了。

云莫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:“然后用不了几年就做寡妇吗?那还是算了吧,我跟逸海白头到老就很好!”

“哈哈!”一染听到云莫容的话,顿时爽朗的笑了起来。

笑声惊动山林中的一群鸟,扑啦啦飞了过去,引起湖面一层涟漪。

“云喏,你终于承认你对我不讨厌了,是吗?”一染低头看着云莫容。

虽然他偏瘦,可是骨架大,个子高,娇娇的病弱美。

云莫容强忍着来自血脉的好感,转过了视线,说道:“讨厌,必须讨厌!如果不是你,我现在应该在舒服的家里,养养花,喂喂鱼,跟兮兮吃着饭,而不是被你禁锢在这里,孤孤单单的发呆。”

“没关系,忍一忍,生了孩子就好了。,”一染像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一样,温柔的劝慰着:“多接触大自然,对孩子有好处。我染部族天生与大自然亲近,未来的大祭司,怎么可以远离大自然呢?”

听到一染提到孩子,云莫容脸上的笑容倏然隐去。

“昨晚,他们怎么样了?”云莫容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兮兮他们回去了吗?”

“不回去还能住山上吗?”一染轻笑了起来:“他们还真是够狠的,把山上的别墅给夷为平地了。不过,你种的菜和花儿却保留了下来,被蒋逸海给移走了。”

听到一染提到蒋逸海,云莫容的眉眼,是慢慢的温柔。

她的丈夫,总是最懂自己的。

“那真是抱歉了,毁了你的房子呢》”云莫容话是这么说,口气里可一点没有抱歉的意思。

他在那个山头禁锢了自己这么多天,尹司宸他们只是毁了房子,已经很客气了好吗?

“没关系,我的房子多的是。”一染不在意的说道:“想毁多少就毁多少。”

“原来你这么有钱。”云莫容说道:“那你为什么还要做大祭司?外面的世界,这么美这么好,你完全可以丢下他们不管的。”

一染奇怪的看了一眼云莫容:“云喏,你不该说出这样的话的。我以为,云家女都是身负重任,最懂得责任二字的。”

云莫容的脸上莫名的一红。

是啊,云家女,都是身负重任。

一如当年为了情郎赴死的云家幼女。

一如当年为了数万将士,舍弃心爱之人,加入王府的云紫霄。

一如当年的她,为了云家与墨家的婚约,放弃了心上人蒋逸海,成了墨梓忻的未婚妻。

一如顾兮兮身负重振云家希望,力挽狂澜几次险死还生。

云家女,只要背负了这个身份,注定一生都要为家族付出。

好沉重的付出啊。

“可是,我已经不是云喏了。”云莫容看了一眼一染:“属于我的责任,我已经完成了。”

一染若有所思的看着云莫容,却是回答了这个问题:“那我的责任,还没有完成。是啊,我现在在外面的世界,虽然不能想尹司宸和墨梓忻那样呼风唤雨,也不能跟蒋逸海那样高贵清冷如仙君般超然世外,可也算不错了。虽然那些身份都是假的,可也都给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。然而,我真正的身份只有一个,那就是染部族的大祭司。云喏,你没经历过那种被数千人无条件崇拜信任过,所以你不明白,这不仅仅是一份责任,还是一种偿还。”

“每次祭祀的时候,整个部族的人,都会匍匐在我的脚下,虔诚的跪拜,唱着歌曲,恭敬,胆怯的祈求着,我降临福祉给他们,保佑部族人丁兴旺。那种被全身心的信任,那种被寄予了全部希望的感觉,让我在外面就算再舒服,都不会忘记我身后的责任。”

“所以,我还是回去了。继续做他们的大祭司。虽然吃不好穿不好住不好,可是,人生归处是责任。”一染温柔的看着云莫容:“记得当年你就是这样做的,不是吗?”

云莫容怔怔的看着一染。

是啊,人生归处是责任,人心归宿是心安。

人,总是要负责的。

外面的诱惑再多,都抵不过一个责任的重量。

云莫容觉得自己有点懂一染了。

在某些方面,他们俩确实很像。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