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若娜笑着给易阳道长介绍说道;“他叫林枫,是个十八线的小演员。”

十八线演员林枫,摸摸鼻尖,放低了姿态:“道长您好。”

“他就是这里的观主,从来不接受香火钱的易阳道长。因为他的倔脾气,经常得罪同行,要不是他资历高辈分高,大概就要被排挤了。”沐若娜毫不留情的拆穿易阳道长的底细:“所以他现在穷的要靠自己种菜生活。幸亏国家每年都会拨点款,不然那,估计连馒头都要吃不起啊!”

林枫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沐若娜伶牙俐齿了,不过现在听到沐若娜这么调侃这位德高望重的观主,是不是有点嚣张啊?

易阳道长果然瞪了沐若娜一眼,说道:“就你嘴贫!这次过来,打算给我晒哪本书?”

“今天就不晒书了吧?”沐若娜指着茶水说道:“我是来喝茶的。再说,我看着明天有雨,不适合晾晒。要不,我就捐一批樟脑丸,省得把你的那些宝贝都给蛀坏了。”

易阳道长摆摆手,说道:“算了算了,你想捐什么就捐什么吧。走走走,去我的房间喝茶,我那儿有好茶。”

“好嘞。”沐若娜也不跟他客气,拉着林枫,颠颠的就跟着去了易阳道长的房间了。

易阳道长的房间,跟外面一样,如出一辙的清贫啊。

林枫乖巧的跟在了沐若娜的身后,易阳道长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。

林枫面对易阳道长的打量,略微讨好的笑了笑。

易阳道长让自己的小徒弟重新上了茶水,沐若娜就拉着小徒弟说道:“你师父又压榨你了吧?”

“若娜姐姐。”小徒弟脸蛋红红的说道:“师父很好的。”

沐若娜也不逗他,放开了小徒弟,对易阳道长说道:“他还小呢。”

“身为道门子弟,就要受得住清贫,忍的了枯燥。”易阳道长老神在在的说道:“如今已经是太平盛世,有吃有穿有住的地方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?”

沐若娜想想易阳道长的脾气,也就怂的不说什么了。

要说易阳道长,还真是有底气说这样的话的人。

当年易阳道长的师父和兄长,正是当年抛头颅洒热血,用性命捍卫国土尊严的人。

他是最小的徒弟,也是唯一一个被师父支使派出去避祸的一个。

于是,整个道观的人都牺牲了,只存下了他一根独苗。

所以,易阳道长的辈分高啊。

但是他一直对这个事情耿耿于怀,始终放不下,所以他才一再的保持清贫,就是要让自己时刻不忘师父和师兄的牺牲。

沐若娜对此也是无可奈何啊。

算了算了,小道士跟着易阳道长也挺好的,至少不会学坏。

沐若娜端起茶杯,品了品,说道:“咦?”

“品出来了?”易阳道长微笑着看着沐若娜。

沐若娜说道;“这不是云家的茶叶吗?”

易阳道长哈哈笑了起来:“就你嘴刁,一下子就品出来了。”

沐若娜笑着说道:“难得啊!能让您舍得买这么贵的茶叶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”

“不是我买的,是云家送的。”易阳道长看了一眼林枫,虽然只是不经意的一撇,林枫马上就明白了什么。

林枫站了起来,对他们两个充满歉意的说道:“我去一下洗手间,麻烦问一下,怎么走?”

沐若娜也没多想,随手一指:“出门左拐,再右拐,你到里面的那个院子里。”

“好。”林枫转身离开了。

“能让你带在身边的人,可不多啊。”易阳道长说道。

沐若娜马上反应了过来:“嗨,就一个小孩。道长你可别乱猜,我跟平山虽然有矛盾,但是我们婚姻还算稳固。”

某个人完全忘记了,前几天是谁在酒店狂喊要离婚的。

“那就好。”易阳道长点点头说道:“这个小伙子,眉宇间带着桃色,你跟他不要走的太近。”

易阳道长是真把沐若娜当自己的晚辈了,不然的话,是不会说这么多话的。

“我知道。”沐若娜点点头。

她当然知道!

她亲眼见着周艺带着林枫的好不好。

她又不是要养小明星,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男孩不错而已。

“我都八十多岁的人了,其实不太想管这些俗事。”易阳道长缓缓开口说道。

“哪儿有八十啊?您看着也就五十多。”沐若娜赶紧奉承。

易阳道长保养的确实很好,看着不过六十来岁,但是说他五十,就有点夸张了。

“调皮。”易阳道长没有说的太具体,只是笼统的说道:“既然你心里有数就好。那个孩子,确实聪明,如果能将他从泥潭中拉出来,也是功德一件。”

沐若娜对易阳道长也没什么不能说的,点点头,回答说道:“我知道,我就是这么打算的。我觉得这个小孩本质上还是挺好的,所以不想让他继续走歪路,才想着拉他一把,回归正途。”

易阳道长满意的点点头:“这就好。”

窗外的林枫,将他们的对话,听到了心底,他的心都在微微颤抖着。

沐若娜真的没有嫌弃自己?

她还想拉自己一把?

她,当真不知道自己接近她的目的是什么吗?

林枫一想到,周艺让自己接近沐若娜的目的,就忍不住的挣扎了起来。

怎么办?

他是听从周艺的安排,偷了沐若娜的标的?

还是出卖了周艺,给沐若娜一个投名状?

林枫不敢再听下去了,急匆匆的离开了原地。

易阳道长在林枫离开的时候,不动神色的朝着窗户的位置看了一眼,随即收了回来。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