沐若娜心软了。

她本来就是把林枫当小弟弟看待的。

现在看着他一副哀求的样子,请求自己留下,就觉得一阵心疼。

所以沐若娜也真没多想,当即叹息一声说道:“好吧,下不为例。”

“嗯嗯嗯。”林枫眼底都是光彩:“我给你做晚饭去!”

沐若娜没来得及拦住他,林枫已经开开心心的去厨房干活了。

沐若娜没事可干,只好在客厅等待。

无意中视线扫过影视墙上的置物架上,上面有一个相册,是打开过的。

沐若娜忍不住拿过来翻看了一下。

相册里的照片,从襁褓中开始,一张张记录了林枫的成长路线。

当沐若娜看到一个明艳的女人抱着只有三岁的林枫的照片时,顿时愣了一下。

沐若娜莫名觉得自己的眉眼跟对方有点像。

难怪林枫会那么依赖相信自己,他不会是把自己当成母亲的替代品了吧?

这个孩子,还真是……让人心疼啊。

乖巧的像个孩子。

后面的照片里,林枫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逼人,只是眼底再也没有了过去的那份光彩了。

相册翻到后面,就只有他的一些公司拍摄的个人形象照。

虽然好看,但是少了很多生活的气息。

显然,他自己除了工作之外,已经懒得拍照了。

林枫的速度很快,一会儿就做好了晚餐,对沐若娜说道:“可以吃饭了!不好意思啊,没有提前跟物业预约送来新鲜的蔬菜,所以有什么就做了点什么。明天,我请你吃饭,好不好?”

“没关系。”沐若娜来到了餐厅,看到面前精致却充满生活气息的晚餐,伸手接过了林枫递过来的米饭,说道:“这样就挺好的。哪儿能天天在外面吃,还是在家吃的更舒服。”

“嗯。”林枫乖巧的应了一声,坐在了沐若娜的面前。

他虽然没有吃米饭,但是却多吃了几口菜。

“你现在还怨恨她吗?”沐若娜想起自己刚刚看到的画册,随意找了个话题。

“以前是恨的,后来就不恨了。”林枫笑着摇摇头:“她现在过的挺好的,当初,她要离开也是情非得已。我爸有家暴的习惯,在外面演戏演的可好了,就是一个二十四孝好老公,可是回到家里,对我妈非打即骂。我那个时候小,觉得我妈丢下我跟我爸离婚,就是错的。加上我爸总是在我耳边不停的说,是我妈嫌贫爱富,嫌弃他穷才走的。可是他就没想过,我妈要是真嫌弃他穷,怎么会跟他结婚?怎么会生下我?大概是她攒了太多的失望和绝望,才不得不离开的吧?”

沐若娜认真的听着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“我爸身体不是很好,经常酗酒所以得了酒精肝,家里的钱都拿去给他治病了,所以我才会那么的缺钱。我妈后来听说了这个事情,还偷偷的托人给送了一笔钱过来,结果……被我爸知道了,跑到我妈的面前,嘲讽的说,他不会花我妈卖身的钱的。”林枫说道。

“这太过分了吧?”沐若娜眉头一皱。

“是啊,确实很过分。”林枫无奈一笑,说道:“我爸长的很好看,像极了过去的一个大明星,我这张脸其实是沾了他们两个人的便宜。我妈妈很明艳,我爸爸很英俊,于是我继承了他们两个人的外貌优点。高中的时候,我就知道,我要逃离这个家庭,逃离那个牢笼,我要赚钱,赚很多很多的钱,所以我就选择了演艺的道路。因为这一行来钱确实快。”

“小时候,我爸爸天天在我耳边洗脑,说我妈水性杨花,说她卷走了家里所有钱,我们家才那么穷的。其实不是的。我妈嫁过来的时候,带了十万的嫁妆,走的时候,只有身上的一套衣服。我爸甚至连一双鞋都没有让她带走。我妈受了很多委屈,却是从来都没有说出口,她默默的吞下了所有的委屈。”

“那后来呢?”沐若娜来了兴趣。

“后来,我妈就离开了我家那个城市。哦,对了,我爸是乡下人,高中学历。我妈是城里人,大学本科。我妈当初是被我爸的皮相给迷住了,不顾外公外婆的反对,死活要下嫁的。后来离婚,我妈也觉得挺丢人的,所以她就没有回外公的家,而是自己去了另外一个城市,重新开始打拼。我妈很有艺术天赋,大学的时候就是学的艺术设计,所以她用了五年的时间,成了一家广告公司的艺术总监。再后来,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出现,主动追求我妈,现在他们已经结婚好几年,并且也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孩子。”

“那你后来有去找她吗?”沐若娜问道。

“没有。”林枫笑着摇头:“她现在很幸福,我就不去打搅她的幸福了。她后来的丈夫对她非常的好,温柔体贴,那个弟弟也聪明懂事。她的前半生太苦了,后半生就让她开心一点吧。”

沐若娜听了,更加心疼林枫了。

“那你爸爸……”沐若娜轻轻开口。

“他……因为得了酒精肝之后,仍旧不改酗酒的毛病,已经恶化成了肝硬化。我大学时期,打工赚来的钱,都给他治病了。可惜,没什么用。在去年的时候,因为肝癌已经去世了。”林枫说道:“他到死的时候,都念叨着不原谅妈妈。我想,他大概是后悔的吧?”

能不后悔吗?

人家好好的一个城市里的姑娘,又是受过高等教育的,不嫌弃他穷,不嫌弃他学历低,甘心情愿带着嫁妆下嫁,甘心情愿给他生孩子,结果换来了什么?

换来的是他的辱骂殴打。

如果不是真的过不下去了,她怎么会丢下三岁的孩子离开那个家?

沐若娜如今也是做母亲的人了,她比谁都懂得,放弃孩子,对一个母亲来说,是需要多大的勇气。

在当时那个情况下,如果她不放弃孩子的抚养权,那个男人是绝对不会离婚的。

至于再后来,没有跟他要回孩子的抚养权,大概也是厌倦了跟那个男人的拉扯,厌倦了听那个男人不切实际的抹黑和诋毁,厌倦了跟一个从不讲理的男人去讲道理了吧?

累了,倦了,痛了,也就咬牙放下了。

沐若娜对林枫说道:“这些年,你是怎么过来的?”

“大概就是硬撑吧?”林枫表情很平静,说道:“也没时间想这么多。每天满脑子都是想着我要赚钱赚钱赚钱,我要拿钱给他买酒治病。倒是也没时间想有的没的。以前也没什么片酬,我做过群演,做个厂务,也送过外卖,总之什么赚钱我就做什么。可惜,我现在终于能赚大钱了,他却死了。大概就是没福气吧。”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