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您还真看的起我。”沈可可轻笑了起来:“我不过是少奶奶身边的一个小助理,哪儿有那么大的本事,能左右尹氏财团的人事任免?我是去做助理的,不是去当主子的。”

沈渔脸色一沉,刚想发作,却又顾虑到沈可可现在的身份,今时不同往日,所以他也只能压住了火气,另辟蹊径,再想办法。

他刚刚可是看的清清楚楚,跟着女儿一起回来的那个小姑娘,长的模样挺不错的。

长相明媚大气,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。

还是尹氏财团少奶奶身边的助理,要是能嫁进来,不仅沈家未来的道路平稳了,说不定还能给他生一串的大孙子。

一想到这里,沈渔的火气一下子就熄灭了。

对于繁殖癌沈渔来说,儿子和孙子,是他的全部。

沈可可此时虽然猜不到渣爹在想什么,但是八九不离十是冲着豆苗去的。

一想到这一点,沈可可就特别的感激豆苗。

明知道是让人恶心透顶的糟心事儿,还是跟着自己一起回来了。

将来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报答这份情谊才是。

“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情,那我就回去了。”沈可可开口说道:“虽然尹氏财团看在我照顾少奶奶的份上,给了沈家一个入学的名额,但是我并不希望跟这个家再有什么瓜葛。这个名额,就当是买断了我的这个姓氏,从此之后,我跟沈家再无任何关系。你想让谁去读书就让谁去,不必再通知我了。”

“你身上流着我的血。”沈渔怎么可能让沈可可这么轻而易举的逃脱自己的掌控?

好不容易有一个好用的工具,轻易放弃,可不是他的作风。

“呵,是吗?”沈可可不屑的看着他:“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,当年你跟我妈离婚的时候,我妈放弃了你的抚养费,换了我们之间的老死不相往来。ok,你可以说,当年的那个协议不算数。你可以去起诉我,我会按照社会抚养标准,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掏赡养费。至于其他的,你就别想了。我是不会帮你的。”

沈渔闻言脸色一沉,目光阴恻恻,看的沈可可汗毛直竖。

不过,这次沈渔并没有发火,而是开口说道:“当年的事情,是误会。我没有不想养你。”

“呵。”沈可可轻笑:“是吗?”

“你妈……性格太,太烈了。当年我也没想着要离婚的,只要她能够跟其他人和平相处,我也是可以不离婚的。”沈渔说道。

沈可可笑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瞧瞧,瞧瞧。

到了现在,还说这样的话。

他以为他是谁?

皇帝老子吗?

一副施舍的嘴脸。

谁特么的稀罕!

“你妈毕竟是我的原配夫人!只要她别那么善妒,能容忍别人,她就是正室!”沈渔还在强调:“是她自己受不了,才跟我闹着离婚的!其实我还是念着她的好的,毕竟跟我是结发夫妻,将来我死了,我们也是要合葬,埋在一起的!”

“真是不好意思。”沈可可打断了沈渔的话:“我跟我妈呢,天生一副傲骨,渣男和贱三,天生一对,我们乐意成全的。所以,我妈爽快的让位,她压根不稀罕什么正室。谢谢了啊,不过,不用了。你死了之后,也不用把我妈的坟迁过来合葬,我不会同意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沈渔也是被沈可可气的不轻,偏偏现在打不得骂不得。

“行了,我也不跟掰扯这些。你下面的弟弟妹妹,你能帮就帮,不想帮就算了。不过,你今天的这个女同事,可以经常带回家玩的。”沈渔开口说道:“你弟弟跟她年龄差不多,你别插手阻拦就是了。”

沈可可一摊手:“那你随意喽,我才懒得管沈晓星的事情!”

有了沈可可这句话,沈渔也算是放心了。

“我倒是听说,你外面的那些子女们,都来到N市了。这个入学的名额,你好好考虑吧。”沈可可说完这句话,转身就要往外走。

“可可!”沈渔叫住了她:“既然尹氏财团能给你一个名额,就不能多要几个吗?你是少奶奶身边的助理,尹氏财团不可能不给少奶奶这个面子,要多少名额还不是尹氏财团的少夫人说了算?你帮了你弟弟妹妹,他们将来也会承你的情。你毕竟是女孩子!将来嫁了人,还是要靠娘家兄弟给你撑腰的!”

“啧啧,你混现代社会真是屈才了。”沈可可回头看着渣爹:“大清已经亡了,谢谢关照!我沈可可这辈子就没打算嫁人,万一再像我妈一样,遇到你这么一个忘恩负义、吃里扒外的渣男,那可怎么办呢?我可不想再像我妈那样,被一个不知所谓的男人磋磨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!别生气哦,别拍桌子哦,这里的动静,落下会听到的!你就不担心我的同事会听见我们闹矛盾吗?对,就是这样,保持微笑,一定要保持微笑哦!”

沈可可把沈渔气的全身都在颤抖,看着他想发作却又不能发作的样子,身心痛快!

这么多年来,总算是出了这口气了!

不,这只是开始!

好戏还在后面呢!

渣爹啊,你不是最在意沈家和儿子孙子吗?

那我就给你来个釜底抽薪,让你这辈子都绝了这个念想!

沈渔看着这个不受掌控的女儿,大摇大摆的离开了书房,他猛然抓起了桌子上的台历,想狠狠甩出去。可是一想到楼下的人,又硬生生的忍住了。

等他拿到想要的东西,他一定给这个不要脸的小蹄子好看!

沈可可从楼上走了下来,豆苗跟她马上交换了一个你懂我懂的眼神。

沈晓星装作跟沈可可亲昵的样子开口说道:“姐,你这次回来,能多住几天吧?”

“怎么?”沈可可看向沈晓星,眼底的厌恶,几乎都隐藏不了。

如果当年不是因为沈晓星,妈妈也不会被赶出家门。

现在还想让她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,笑嘻嘻的跟小三一家人相处?

想什么呢?

沈晓星感受到了沈可可的冷漠和恶意,他脸上的笑容僵硬了片刻。

他毕竟还是小,不太会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,只能干巴巴的说道:“只是你好久没有回家了,我想一家人凑一起聚聚才热闹。”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