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,你这孩子,还在生我的气?”电话里葛太太叹息一声,说道:“这些陈年旧事,我原本是不想跟你说的。”

“嗯。”那就不要说了。

“冤孽啊!你现在在哪?我们见面再说吧!”葛太太说道:“别跟我说你没空,再忙,吃饭的时间总有吧?”

余洁也知道,今天如果不答应下来,只怕未来几天都不会清闲,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情,那就见见再说吧。

“好吧,那就一起吃个饭吧。”余洁喝了一口冰水,说道:“地点您定。”

“好。”葛太太利索的挂了电话,然后很快就把见面吃饭的地方发给了余洁。

余洁换了一身衣服,宽大的t恤+破洞七分牛仔裤外加一双aj运动鞋。

背着一个双肩包,清清爽爽,像极了大学生。

葛太太一早就到了。

一身的雍容华贵,几乎让余洁认不出来了。

余洁的眼神闪了闪,坐在了葛太太的面前:“您找我到底什么事情?”

能重要到让您这个不管闲事儿的贵太太,主动来找?

想必不是什么小事儿吧?

葛太太眼神闪烁了一下,说道:“没什么,就是想问问你,这些年过的怎么样?有没有男朋友,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余洁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她。

这可是难得啊!

好几年不曾过问自己了,现在居然想起来问问自己过的怎么样了。

反常即为妖。

只怕,她是带着其他目的来的吧?

“妈,谢谢你还惦记着我的事情。”余洁抬眸看着葛太太,声音却是波澜不惊:“这些年我还好,已经拿了律师的执照,曾经在知名的律所实习,现在在墨家跟着墨总做法律顾问方面的工作。虽然不能大富大贵,吃饱肚子还是没问题的。墨家待遇不错,给我交了五险二金,将来我老了之后,还会给我一笔补偿金,可以让我舒舒服服的安度晚年。”

听到余洁的回答,葛太太眼神有点不太自在:“是吗?挺好的。我听说,墨总身边有一对双胞胎……”

余洁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。

她这个妈突然提起墨语墨说,是想怎么样?

果然是鸿门宴!

她就不该来!

“当初你怎么就想起卖卵了呢?”葛太太脸上的表情越发的不自在了:“不过,幸好买的人是墨总,而你又跟墨总……”

“葛太太,您到底想说什么?”余洁生硬的打断了她的话:“我跟墨总是清清白白的上下级,墨语墨说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你这孩子!你分明是两个孩子的亲妈!我怎么就不能说了?”葛太太脱口而出:“我是你妈,我还能害你吗?”

余洁往后一靠,脸上一团讥笑:“是葛家让你来找我的吧?嗯?想要借着我,攀附上墨家?葛太太,以前的你,可没这么势利的!”

葛太太的脸色刷的变得一片苍白:“你说什么呢!”

“我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,葛家当我是麻烦,当我是拖油瓶。我有利用价值的时候,就想捡个便宜闺女?葛太太,我是律师,我背过的律法,比你们家的家谱还要厚。我是成年人了,我有自己的行事准则,就算你是我的生母,我也可以拒绝你的任何不合理要求的。”余洁双手交叠在了小腹的位置,淡淡的说道:“你不是想告诉我,你跟我爸的事情吗?说吧,我听着。”

“这,好吧,既然你想听,那就告诉你好了。本来也没什么可瞒着的。”葛太太也有些生气,赌气的开口说道:“我当年跟你爸爸是相亲在一起的。那个时候,我跟你继父就已经是恋人了。那个时候,我跟你继父吵架闹分手,正好家里要给我相亲,所以我就答应了。然后稀里糊涂的就跟你爸领证结婚了。”

“所以,结婚之后,你又跟他私下来往了?”余洁了然的看着她:“你觉得葛先生才是你的真爱?所以你为了真爱就背叛了这个家庭?”

“才不是!”葛太太尖锐的叫了起来。

余洁就那么看着葛太太,等她的解释。

迟到了好几年的解释。

“不是这样的。”葛太太气呼呼的说道:“那个时候,你继父很穷,拿不出你外公外婆要的彩礼,我们俩才吵架分手的。你继父离开之后,就一头扎进了商海,就是要努力赚钱,赚够彩礼钱,然后娶我回家。可是当他回来找我的时候,我已经结婚生了你,他伤心之余,一辈子都没有结婚。是,我承认,我嫁给你爸爸的时候,心思不存,抱着骑驴找马的心情。可你爸爸也不是什么好人!他跟我结婚,也不过是因为他一直暗恋着好兄弟的女朋友,求而不得,最后不得不跟我相亲,跟我凑合过日子。”

“就在你出生之后不久,他的那个好兄弟就跟女朋友分手了。而你那个爸爸,转身就抛弃了我跟你,去跟那个女人不清不楚了好多年。在你十岁的那年,你继父找到了我,为我打抱不平,要我离婚,带着你离开你那个半年都不回家一次的亲爸爸!”

“我跟你爸爸提出了离婚,可他不同意我带你走。所以,为了你,我们才一直在你面前演戏,假装恩爱夫妻,就是怕你高考发挥不稳定,影响你的成绩。我们对的起你了,余洁!你考试结束之后,我跟你爸爸终于结束了这貌合神离的婚姻,我可是听说,离婚的第三天,你爸爸就跟那个女人登记结婚了!这么多年,他有过问过你的事情吗?”

“我是你妈!我当然关心你的,只是你总是对你继父不阴不阳的态度,让我怎么向着你?你继父在你身上也花了不少心思了,你就算不记恩,也不能记仇吧?”葛太太擦擦眼角,似乎是被余洁给气狠了:“后来你赌气,不要我给你的钱,非得自己去打工赚钱。我说什么了吗?我不是只有你一个孩子,我还有你弟弟呢!你都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就不能替我想想?”

“替你想?那我问你,你是怎么知道墨语墨说的事情的?谁告诉你的?”余洁直击问题的核心:“是葛先生吧?”

“他也是为你好!”葛太太狡辩。

“不用!”余洁直截了当的回答:“我的事情,谁都做不了主。”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