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两位美女这边请。”曲争鸣看了看跟在顾兮兮和墨梓萱身后的助理和保镖,也知道这两位,非富即贵。

因此从一开始的时候,他的态度就非常的客气,一点唐突的意思都没有。

三个人很快转移出去,去了附近的一家高端的休闲会所。

R市因为有这个赌石市场,所以全球各地不少人都来玩赌石。

自然而然的,这里的经济也就变得比较好。

各种配套服务设施也都非常的齐全。

随处可见的休闲设施,都是方便大家谈生意用的。

他们随便挑了一家,环境就很不错,很适合谈生意聊天。

随意叫了三杯咖啡,曲争鸣就主动切入了话题:“是这样的,我以前被家里丢在了下面的企业进行历练,今年刚刚被允许回到家。”

说到这里,曲争鸣呲牙一笑,说道:“正好碰上祖父的八十大寿,我一直都在想办法寻找一个合适的寿礼,却一直没有更好的选择。所以我才打算在这里走一走,看看能不能挑中一个合适的礼物。我们家虽然在马来,但是却是地道的华人后裔,祖祖辈辈都是一颗红心向东方。”

顾兮兮跟墨梓萱忍俊不禁:“你不必这样,我们俩虽然是华人,但是不是管政审的。”

“我只是想告诉两位美女,我跟你们一样,我不是外人。”曲争鸣说道:“你们的家中也都有老人,想必能够理解我这颗急于想表现的孝心。两位的气度不凡,想必也是某个大家族的后代,对这种东西并不是多么的看中。如果你们只是留着做纪念或者随手送人的话,为什么不卖给我,让我将这块原石的价值发扬到最大化呢?报酬,都是可以详细谈的。”

墨梓萱忍不住说道:“你嘴巴这么甜,想必你不带礼物,你的祖父都不会讨厌你吧?”

“这位美女真会夸人,我嘴甜那也是因为两位国色倾城气度尊贵,对普通人我可是毒舌的很呀。”曲争鸣笑眯眯的说道。

顾兮兮失笑。

这么一个直接的人,真心不会让人讨厌。

明明对方在恭维自己,但是被恭维的自己,却不会讨厌对方。

这比起那些油腻的恭维,这位的段位,明显是王者级别的。

“我们华人,对玉石尤其是翡翠,总是有种莫名的执念。”曲争鸣继续说道:“咱们的老祖宗,非常喜欢并且擅长将这些玉石运用在生活的方方面面。我们曲家人,也是如此。我祖父今年已经有八十高寿,可他一直都有颗中国心,吃的用的穿的都还是华人的规矩和习惯。他也不喜欢那些人工就能做出来钻石,而是对翡翠情有独钟。可是你们也知道,现在的玉石矿脉都已经挖掘的七七八八,想要一个好点品质的玉石,不亚于大海捞针,完全是靠碰运气。不瞒两位,我已经转了三个赌石市场了,这是第四个,直到今天才听说,刚刚解出了一块上好的玻璃种。所以我才冒昧的拦下了两位,想跟两位做个交易。”

墨梓萱摆摆手:“解出玻璃种的不是我。”

“那么就是您了。”曲争鸣马上笑容可掬的看着顾兮兮:“不知道您怎么称呼?”

“我……”顾兮兮话到嘴边,打了个转:“我姓云,叫云兮,是K市云家人。”

“K市云家?”曲争鸣在嘴边打了个转:“耳熟,好像在哪儿听过。”

墨梓萱端着杯子微笑:“曲少学习是不是不太好?”

曲争鸣仿佛被人看穿一般,露出了惊讶的表情:“您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说完,他一副惭愧的表情,说道:“实在是丢人啊!我从小就不爱学习,因为上面有八个哥哥,自知曲家的未来不会交到我的手上,所以从小立志要做一个纨绔。”

顾兮兮:“……”

墨梓萱:“……”

行吧,这人的画风,确实清奇。

“从小我就不爱学习,除了捣蛋之外,没别的特长。所以家里才把我丢在了外面磨练,直到现在才让我回来。”曲争鸣一副惭愧的表情:“所以,云家大概是很厉害的家族吧?”

难怪他不知道。

他说的轻松,事实上,只怕没那么简单。

顾兮兮已经不是过去的顾兮兮了。

她可没有傻白甜的认为,曲争鸣说的都是实话。

墨梓萱更不会上当。

她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家族儿媳,里面的龃龉多了去了。

这个曲争鸣极有可能是被某个兄长陷害,被家族发配到了外面小地方受苦去了。

然后他靠着自己的本事,硬是让大家长看到了他,然后叫了回来。

说白了,他是回来逆袭的。

这种事情在豪门家族里面,还真是一点都不稀奇。

毕竟资源就那么多,多一个兄弟竞争,不如少一个人争夺。

所以成王败寇,没啥说的。

他的那些哥哥们,没有能成功的摁死他,让他杀了回来,并且有机会接近大家长,想必现在也是恨的牙根痒痒。

不过,曲家的那些事情,顾兮兮和墨梓萱可不打算沾手。

“也没什么。”顾兮兮微笑着回答:“不过是个教书育人的家庭。不过是我父亲教出了不少知名大学的学生,所以小有名气而已,仅此而已。”

曲争鸣哦了一声,说道:“原来令尊是大学教授,失敬失敬。”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