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是是,您是余洁律师吧?”方老板看到余洁,眼睛倏然一亮,虽然余洁不是顾兮兮身边的人,可她在墨梓忻的身边,上镜率也是很高的:“墨总最近忙吗?听说墨总也要去马来参加宴会?”

“一切都好。”余洁不会跟外人随意闲聊自己家老板的行踪,客客气气的寒暄::“方总也是受邀人之一,这已经是身份的象征了。遥想当年,方家的翻身仗打的可是叫一个漂亮。我初入律所的时候,可是被方总的雷厉风行和精明果断,佩服的五体投地!如果当初不是方总您壮士断腕,勇于断尾,方家可没有现在的风光。说起来,方家的兴盛,可是离不开您的指导方针。”

“啊呀,余洁律师,您真是太会说话了。”方老板被余洁的一通马屁拍的浑身舒爽。

别人只会恭维方老板眼光独到会做生意,只有余洁恭维他当时力挽狂澜,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。

余洁其实说的也没错。

方家是家族式产业。

时间久了,什么亲戚都在里面瞎搅和。

好好的一家公司,就这么被一群尸位素餐的亲戚给拖累的半死不活。

后来这位方总上台之后,就开始对那些亲戚开刀了,咔咔咔一顿骚操作,每一件事都是擦着法律的边儿,硬是顶着多方的压力,干掉了那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亲戚,然后一顿抓,把那些人的爪牙都给揪了出来,这才险之又险的保住了方家的这个产业。

这些事情,现在说起来都当成了笑话。

而当年,方老板可是踩着钢丝绳在跳舞,每一天都有可能被对方翻盘的境地中,一步步走过来的。

方老板后来最庆幸的,大概就是花了一大笔钱,雇佣了一个非常专业的律师团队。

这让他每次都打着擦边球,还能狠狠的捅亲戚们两刀。

就是靠着这波骚操作,他笑到了最后,成了方家最后也是唯一掌权人。

然后经过多少年的休养生息和发展,终于有了现在的规模。

这段历史,方老板一直都鲜少跟别人提及,因为别人要么是不清楚具体内容,要么是对手敌人。

余洁不一样。

她是律师,熟知当年每个案件的始末。

而她还是墨梓忻的人,墨家根本不屑于对方家出手。

所以,方老板就有了谈兴,拉着余洁聊了很久,直到有人过来跟他打招呼,方老板这才不得不放余洁离开,继续跟别人寒暄。

余洁功成身退,回到顾兮兮的身边,继续为顾兮兮服务。

这一幕被葛先生看在了眼底,他越来越后悔,当初怎么就没跟这个继女搞好关系呢?

他也没想到,妻子带来的这个拖油瓶,竟然会有这么大的造化!

不仅不声不响的就给墨梓忻弄了两个孩子不说,而且还是有真本事的,不仅做着墨氏财团的律师顾问,还能被墨梓忻委以重任,陪在尹氏财团总裁夫人的身边周旋应酬。

现在还能让初次见面的方老板相谈甚欢!

如果余洁是他的女儿,他哪里还用的着,这么低三下四卑微的讨好那个姓方的?

那就该变成姓方的讨好他了吧?

想到了这里,葛先生马上转身离开了宴会现场,去外面清净的地方,给自己的妻子打过去了电话:“你跟余洁聊的怎么样了?”

葛太太埋怨的说道:“我早就说过,这个孩子犟的很,根本不听话的!我好说歹说,她就是不听啊!我毕竟是她的亲妈,我还能害她吗?”

葛先生眉头一皱,说道: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。我跟你们说,你现在立刻马上来R市。对,让司机开车,送你过来!你这个女儿现在可是了不得了,今晚宴会上的那些大佬,就没人不认识她的。几乎每个人都能跟她聊两句。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这些事情?”

如果早点知道,他早就修复跟继女的感情了!

也不至于现在这么被动了。

葛太太一阵哑然。

她也刚刚才知道自己的女儿这么有本事了啊!

挂了电话之后,葛先生重新回到了宴会现场,等啊等,总算是等到余洁一个人的时候。

他赶紧凑了过去,装作刚刚发现余洁的样子:“小洁?你怎么在这里??”

余洁站的有些累,原本是想找个地方喝口水休息一下的。

听到声音,一回头,就看到继父一脸他乡遇故知的表情看着自己。

“葛先生好久不见。”余洁点点头。

“叫什么葛先生,太生分了。就算你不想叫我一声爸爸,叫我一声叔叔总不过分吧?我跟你妈都结婚这么多年了,你弟弟小军,跟你总是血脉相连。”

余洁不想跟他在这里掰扯这个问题,顺势点点头:“葛叔叔。”

“哎哎,你这孩子,这是有多久没回家了?你妈一直挂念你呢!”葛先生马上打蛇随棍上:“家里你的房间也一直都收拾着,等不忙的时候,记得回家看看啊。”

“啊,好。”余洁嘴角抽搐了一下,她当然不认为自己已经人见人爱到让继父另眼相看的地步。说白了,都是为了利益。

不过,她也能理解。

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。

葛先生本就是个生意人,没有好处的事情,他自然是不会做。

当然,有了好处,他就会削尖了脑袋钻营。

她做律师这么多年,见的多了。

有些事情不必说的太明,大家心知肚明就好。

该演戏的,还是要好好演戏的。

葛先生见余洁对自己一点都不热切,心底一阵焦急,还是要云淡风轻的各种找话题聊下去。

他要让宴会上的其他人看到,他跟墨氏财团和尹氏财团的重要人士,也是有交情的!

那些人只要稍微打听一下,就能打听到他现在是余洁的继父。

这对以后的人脉交际和生意都是有好处的。

余洁哪里能不清楚葛先生的打算?

余洁只是略微休息一下,便起身告辞了:“我今晚的任务是陪伴尹少夫人,所以我先失陪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