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只是一个县级市,但是所拥有的中学可不少。

重点高中六所,普通高中四所,职业高中三个,职业中专四个,下面是初中部,且不说市区七八个个,下面的乡镇中学也有十几个。

按照每个学校最少两千人的平均人数计算,四十个学校,那就是八万人。

每个人的盈利一百块,这就是八百万。

这八百万对方家来说,的确是蝇头小利,根本看不上。

可是对葛家来说,这却是一笔大钱了。

更何况,一个学校何止一千人?

这里面的可操作空间多的很,林林总总下来,盈利怕是有上千万了吧?

千万的利润,也难怪葛先生这么着急上火了。

一个中型规模的企业,一单的利润能有千万,这已经是极好的了。

难怪那么多人都想抢学校这块蛋糕,实在是丰厚啊!

向方家这种大企业,只要愿意跟上面开口,基本上妥妥的,这业务就是他的。

谁叫方家是纳税大户呢?

不紧着他紧着谁?

方家肯定看不上这种蝇头小利,转手包给葛先生,赚个中间差就ok了。

想通这一点,余洁面上带着一丝不悦,说道:“妈,我只是个律师,不是企业经营者,我跟方老板可没交情。”

“可你是墨总身边的人,你只要开口,方家不会不给你这个面子。”葛先生终于忍不住了:“小洁,我知道你是个懂事有分寸的孩子,我这么努力的赚钱,还不是为了你们吗?你跟小军都是你妈的孩子,抛开我不说,你们总是亲姐弟,我虽然没有抚养过你,可我也愿意把你当亲生闺女看待。将来,我跟你妈走了,这家产还不是留给你们的?”

“谢谢,但是我不需要。”余洁轻笑了起来:“虽然我现在赚的不如你们多,可衣食无忧还是没问题的。墨总是个和善的,不会亏待手下的人,只要我不犯错,我就可以一直工作下去。现在公司给我交着五险二金,我每个月还能存下一笔钱,退休的时候还有一个大红包可拿。就算是没有你的家产,我也能活下去,所以这份家产就别给我了,给葛小军就好。”

看着余洁果断的推辞拒绝,葛先生跟葛太太的脸色都变得非常的难看。

“小洁,你是不是还在怨我当初跟你爸离婚的事情?”葛太太拿起纸巾,擦擦眼角说道:“我对你已经尽了做母亲的职责了!我跟你爸两看生厌,谁都不想搭理谁,尽管这样,我都没跟他离婚,这不都是为了你吗?我要是当初早早的就跟你爸爸离婚,你还能考上这么好的大学吗?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体谅妈妈呢?难道,就因为我生了你,所以我就要受着你一辈子的冷脸吗?余洁,我问你,我欠你什么了吗?我生了你,养了你到十八岁,我不欠你的!”

余洁垂下眼眸:“是啊,你也说了,你不欠我的。”

是,严格的说,的确不欠。

他们确实是尽了义务和责任,尽管她考上大学之后,就不管不问了,可至少抚养自己成年了。

自己是该感恩的。

可,感恩,不等于要违背良心做事情。

“你现在是大律师了,看不上你这个草根的妈了,我懂,我也不在人前说你是我的女儿,我怕你觉得丢脸!”葛太太决定放大招了:“所以我偷偷的叫你出来,想跟你好好的说道说道。可你呢?从一进来,就给我甩脸子。余洁,这就是你的孝道吗?”

余洁被质问的一句话说不出来::“对不起妈。”

“别跟我说对不起!你主意大的很,你有一千种一万种拒绝我的理由。可你有没有想过我?你拍拍屁股潇洒的走人了,我呢?我跟小军怎么办?你葛叔叔好声好气的跟你说,你一推三六五。是,你倒是成全了你的忠义,墨总会说你是个好员工,给你加工资,给你发奖金,让你无忧无虑。我呢?我都这个岁数了,你让我出去打工赚钱,养你弟弟吗?你葛叔叔如果做不成这单生意的话,我们家欠的贷款怎么办?谁来还?嗯?你吗?你当然不!你这个大律师看的比什么都清楚都明白!所以就只能我去做!余洁,我今天不跟你讲道理,我就跟你讲感情。你到底还认不认我这个妈?”

“妈,我当然认。”余洁开口说道:“可是……”

“别跟我说可是。”葛太太说道:“我不听。我就问你一句,这个忙你帮不帮?”

余洁一阵沉默。

“当年我跟你爸的事情,我不能说我一点错都没有,但是我跟你爸爸都有错吧?凭什么所有的惩罚都要我一个人来承受?就因为你姓余,就因为你是他的种,所以我生养你的恩情,就被你这么轻易抹杀掉了吗?”葛太太越说越激动,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:“我什么时候求过你?现在就求你这么一点事情,都要推脱拒绝。你是想告诉我,你对我除了法定的赡养义务,再也没有其他的责任了是吗?”

不得不说,葛太太这番话,还真是蛇打七寸,一下子戳中了余洁的伤疤。

知女莫若母啊。

葛先生给了妻子一个赞赏的眼神。

余洁果然被质问住了。

她是个合格的律师,可以在法庭上锱铢必较,可以扣字眼,可以抓住对方的一点漏洞疯狂打击。

可是此时坐在她面前的是生她养她十八年的母亲,她能怎么办?

她能无动于衷吗?

“小洁,这些年,我也不是不想管你。你太独立了。妈想去关心关心你,都害怕你给我一个多余的眼神。你从大学开始,就开始打工,自己赚生活费赚学费,你有奖学金,你有发表刊物的稿费,你有做家教的工资,你是很聪明能干,可你怎么就确定,我没有想过,像从前一样的去关心关心你呢?是你不再给我机会关心你,不是吗?”

“你葛叔叔是个男人,心思没女人那么细腻,他大大咧咧的察觉不到你敏感的心思,也是他的错吗?他从来都没有做过父亲,从来都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么大的孩子接触交往,他有错吗?他想给你生活费,可你拒绝了,他只是以为你真的不需要,却不知道你是在故意跟他隔阂。”

章节目录

闪婚蜜宠小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拈花拂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拈花拂柳并收藏闪婚蜜宠小甜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