邢烈寒神情莫测的望着厨房,看不出情绪,十万块钱一个月的火食费,如果这个女人一无是处,他可能随时取消。

唐思雨看着落坐在桌前的一对父子,她抱着碗筷出来,替儿子盛了一碗饭递过去,她拿起碗给自已盛了一碗,刚坐下,她面前的饭就被一只健臂伸来抢走了。

“喂你有手有脚的为什么不自已盛饭?难道你也是我儿子?”唐思雨挑眉出声。

瞬间,一道冷冽散发着寒意的目光瞪向她,唐思雨立即头皮麻了一下,这个男人需要用杀人的目光吗?

“妈咪,爹地怎么可能做你的儿子?他做你的老公还差不多。”小家伙稚嫩的嗓音反驳出声道。

唐思雨一边盛饭,一边答了一声,“不可能。”

邢烈寒优雅的吃着饭,夹了菜进儿子的碗里,“乖乖吃饭。”

一顿饭吃得无声又无息,甚至有些压抑,小家伙的碗里总是堆满了菜,唐思雨原本胃口很好的,可是对面的男人影响了她的食欲,吃了半碗米饭,她就发现吃不下了。

倒是对面的男人胃口竟然好得很,和儿子比赛吃饭,唐思雨喝着汤,不时的拿纸在儿子的嘴角擦了擦。

终于两父子吃完了,唐以熙小朋友准备帮妈咪收拾碗,唐思雨阻止了他,让他有空去练一下钢琴,小家伙拉着邢烈寒去了。

唐思雨洗碗的时候,就听见儿子的钢琴声,她的心情也不错,她打算培养出儿子文艺气息,将来,就算不行,也可以有一门才艺。

当然,儿子识字能力惊人,中英文交流完全不是问题。

“爹地,你会弹吗?”小家伙好奇的问身边坐着的男人。

“久了,有些生疏。”邢烈寒勾唇答了一句。

“爹地,你来弹一下,我听听。”小家伙好想多了解爹地呢!

邢烈寒坐到钢琴旁边,头顶上一顶时尚的水晶灯洒在他的身上,令他浑身仿佛笼罩了一层银白色的光芒,像是化身钢琴王子。

厨房里,刚刚洗过手的唐思雨出来,她怔了一下,这个男人竟然在玩她的钢琴?

一串悠扬动听的音符回荡在大厅里,从熟练程度和难度来看,这个男人竟然弹得这么好?

紧接着,仿佛钢珠洒入冰面般,分明透骨,然而,瞬间转入了强音,烈如深海的咆哮,荡人心魂,最终,寂寂无声,尤如深夜,而回荡的耳畔的却仿佛还有一股不绝的力量在震颤着灵魂。

唐思雨呆着脸,旁边的小家伙也微微张着小嘴,爹地的钢琴弹得好好啊!

邢烈寒回头看向儿子惊呆的表情,他伸手抚摸了一下他柔软的短发,“要不要去爹地那里洗澡?”

小家伙扭头看向母亲,唐思雨正好因为这个男人刚刚弹了一曲,令她灵感大发,她朝儿子道,“拿你的衣服去吧!妈咪一会儿要练曲谱。”

即然这个男人搬过来了,也阻止不了儿子和他的感情发展,她就顺其自然吧!

小家伙立即回到他的房间,拿了睡衣睡裤走到邢烈寒面前,邢烈寒牵起他的手,按开了指纹锁,带着小家伙离开了。

身后,唐思雨坐到钢琴前,想到邢夜霄刚才的弹奏,她倒真看不出来,一个如此冷冰冰的男人,竟然也会弹钢琴?

弹钢琴需要饱满的情感,细腻的心思,而这个男人怎么会有?

这一晚上,唐思雨练了好一阵的钢琴,晚上睡觉的时候,她原本没有落内锁的习惯,可是开了这道门之后,唐思雨就不得不落内锁了,这个男人嘴上说没性趣,谁知道他是不是变态?

像他这种五年前就乱来的男人,这五年里,也不知道玩了多少的女人,哎!她以后不许儿子去他那里洗澡了,万一他身上得了什么病,那儿子不是会被传染吗?

想到这个,她又半天没有睡意,直到凌晨两点左右,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反正这个男人会负责送儿子去上学,她倒是可以一觉睡到饱,可是,一个电话还是叮叮的吵醒了她。

她迷迷糊糊的摸到之后,看了一眼是苏希,她放到耳畔,含糊接起,“喂,小希。”

“你还在睡觉?”那端苏希有些吃惊的问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