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思雨回到邢烈寒别墅的时候,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了,从夜色里看这栋别墅,更加透着一种神秘气息,幽蓝色的景光灯,壁灯,暖黄色的家居灯,路灯,让整座别墅,充满了一种令人神往的气息。唐思雨的车子自动的进入了院子里,她就在院子里停好车,提着衣服从旁边宽大的台阶上迈上,迈进大厅里,只见小家伙正在地上认真的弄着一截一截的火车轨道,看她进来,笑嘻嘻道,“妈咪,爹地给我

买的。”

唐思雨立即轻叹一声,这个男人宠儿子的方式,她还真看不惯,她以前是教育他怎么节俭,但现在,这个男人完全另一种教育方式,看来她得和他好好的沟通一下才行。

“你爹地呢?”

“在厨房煮饭呢!”唐思雨也听见厨房的方向传来了声响,她放下衣服,便迈步来到厨房里,推拉门后面,只见一间宽大豪华厨房,冷灰色的色调,厨房里面还有一个大摆台,旁边暖灯的柜子里,摆着一套一套精致的碗蝶,

四门大冰箱,烤箱,消毒柜,真是应有尽有,而这个男人正在台侧旁边洗着菜,高大挺拔的身影,和这个厨房搭配得毫无违和感。

“你感房好大。”唐思雨立即参观起他的厨房来。

而正在洗菜的男人,扭头看着她,勾唇一笑,“我什么都大。”

唐思雨不知道为什么就立即秒懂了,她瞪他一眼,不想理他了,这个男人三句不离本性。

“还有什么菜要洗吗?”唐思雨打算帮忙。

“那边还有金针菇,洗一洗吧!用来弄汤的。”邢烈寒朝她吩咐一声。

唐思雨想到他刚才那句可恶的自大,她不由笑起来,“哦!金针菇吗?我知道了。”

这下,轮到某个男人的脸色难看了,这个女人是嘲弄他金针菇吗?

唐思雨笑着拿起去洗了,邢烈寒开始在一旁切菜,手起刀落,十分利落了得的刀功,令一旁的唐思雨挺佩服的。

因为她还学不会这么利落的刀功,她每次都是慢慢切菜的。

“出去外面陪儿子等我。”邢烈寒把她赶出去,因为他担心这里有油烟味会呛住她。唐思雨也不想让儿子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外面玩,她立即推门出来,坐在地毯上,一边给儿子上火车轨道,顺便给儿子上了一趟要节俭的课,小家伙认真的听着,点头答应,而且,这玩具也不是他闹着要

的,是爹地主动买给的的。

七点半,邢烈寒的四菜一汤上桌了,这个男人煮起饭来,刀功火候都撑握得恰到好处,而且,他只是在络上现学现煮的,看来每个男人都有大厨的潜质呢!

唐思雨和儿子洗手上桌,小家伙看着糖醋排骨,他就好饿了,唐思雨帮忙把饭端出来,就看见邢烈寒正在拿着抹布打扫厨台,修长白晳的双手,倒是十分利落的擦抹着,唐思雨的心突然就软了几分。

这个男人真得和她见过的那些富家公子哥们不一样,他仿佛骨子里还透着居家暖男和煮夫的气质。

邢烈寒洗手出来,看见桌上一对母子都还没有开动,他笑着坐下来,“等我干什么,先吃吧!”

“不,我要等爹地。”小家伙十分坚定的说,这可是爹地的劳动成果呢!他再饿也不能先享受。

邢烈寒立即笑着抚摸了一下他的小脑袋,“好,吃吧!”

唐思雨也拿起筷子,给儿子的碗里夹了一块糖醋排骨,然后,她再夹起的时候,犹豫了一下,放到了邢烈寒的碗里。

邢烈寒深邃的目光立即睇了过来,唐思雨没敢触上他的眼神,俏脸有些微红。

邢烈寒嘴角弯起一抹笑意,他感觉到自已在这个女人的心里,开始有些不一样的地位了,这可是好事呢!

苏家宅院,是那种三层楼院的低调家族,透着一股政治家族低调的质朴感,苏家的大厅里,灯光明亮。

家里也煮好了一桌子饭,但是大家都还没有开动,因为正在等着一个人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