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思雨的心里,真得很担心,父亲有了立遗瞩的意思,是不是他的身体有什么隐情没有告诉她的?

“我就是先跟你交一声底,这公司有你的一半,未来你想要怎么处理你的股权,你自已做打算,反正公司未来就是你和依依的了。”

唐思雨轻轻的点点头,“好。”

从父亲的房间里出来,唐思雨对未来还没有实际的打算,她的世界里,儿子一直是最重要的,她对权钱也没有兴趣。

稍晚一些,晚餐时分,邱琳回来了,她一进门就看见老公和唐思雨边吃边聊着什么,聊到好笑的地方,也惹得唐雄哈哈笑起来。

这让邱琳眼底闪过一抹怨愤,唐思雨说是陪父亲,实际上就是为了在老公面前找存在感吧!

“小琳,回来了,吃饭了吗?”

“还没有!我去洗一个澡再吃,你们先吃吧!”邱琳说完,她换鞋上楼去了。

邱琳一进房间,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,打了一通电话给唐依依,听到那端吵闹的声音,她便气呼呼道,“依依,这个时候,你还跑出去玩什么?”

“妈,我就出来玩一下,很快就回去了。”那端唐依依委屈的声音传来。

“你不知道唐思雨哄你老爸,哄得多开心吗?赶紧回来。”邱琳打完电话,就浑身懊恼,手往旁边的一推,只见推放在桌上的两本书一倒,落在地上。

邱琳看得有气,立即又一脚把书踢远了一些,从书本里的夹层里突然飘出一张纸来。

邱琳眼神微微一怔,她俯下身捡起地上的纸,原本只以为是一张废纸。等她定晴一看,整个人都瞠大了眼,这赫然是一份起草的遗瞩,看字迹是老公的。

邱琳立即捂着嘴,小心跑到房门口,赶紧把门落下内锁,然后,她坐到沙发上仔细的这份起草的遗瞩来。

看完之后,邱琳眼底射出怨恨和不甘来,什么?唐雄把唐思雨母亲的股份还给她,还额外再给她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这样,唐思雨不就拥有一半的公司股权吗?

而且,还把他名下全国各地置办的一些房产也给了她,邱琳真恨不得立即撕了这份遗瞩,因为她真得太气愤了。

老公的意思是,唐思雨分一半的家产,她和女儿两个人加起来还没有她一个人多?

她都勾搭上了邢烈寒这样的男人,现在,还要把公司分她一半,这不是成心让她们母女的未来过得比她更惨吗?

邱琳把纸拍了一张照片,存进私密的信箱,然后,把纸折好之后,重新塞进了那本书里,假装没有看过的样子。

但邱琳的心里却已经不能平静了,老公为什么突然写遗瞩?邱琳这两天都和李德混在一起,李德也意测着唐雄心肌梗塞得有些严重,如果再受点刺激,说不定又会倒下。

看来,老公也有一点先见之明,懂得把遗瞩立好,邱琳眼底闪过一抹心机之色。

哼!唐思雨还想霸占公司一半的股权,她想都别想,将来她什么都得不到。

吃完晚饭,唐思雨就接到了邢烈寒的电话,他刚刚从公司出来,想过来这边见她一面再回家。

“别过来了,都这么晚了,你在公司呆了一天也累,早点回去休息吧!”唐思雨觉得他这样绕路过来,不太方便。

“对,我的确累了,但是,最快让我消除疲倦的,不是休息,而是见你。”那端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传来。

唐思雨的呼吸一紧,隔着手机的屏幕,都感觉有些脸红耳赤起来。

“即然你要来,那你来吧!”唐思雨也不拦他了。

“我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到,我不想进去,你出来,我就在车里和你见一面。”邢烈寒出声道。

“好吧!你到了打我电话,我出来。”唐思雨应了一声。

那端挂了电话,唐思雨抬头看着满天的星空,等着邢烈寒到来。

等着等着,她竟然开始看时间了,她的心里,还是有些期盼着他过来的。

因为在这个家里,除了父亲,她都感觉很闷,很陌生了。

二十分钟还真准时,她的手机屏幕响了起来,她赶紧接起,“喂!”

“怎么?你也在等着我?”那端传来男人低沉笑声。

接得快也有错吗?唐思雨有些讪讪的想着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