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峰拿起遗瞩,他先是过目了一遍,然后,清了清嗓门,然后开始宣读了立遗瞩人的信息,正是唐雄的信息,听到陈峰用平静的声音念出父亲的身份。

唐思雨的鼻尖一酸,她强忍着,认真的听清陈峰的接下来的话。

“为了防止本人身后家族发生财产纠纷事件和争议,本人在头脑清醒,思绪清晰,具有完全行为能力之时,根据我国的继承法和物权法,特立此遗瞩如下:”念到这里,陈峰的目光又看了一眼唐家三人的情绪,然后,他继续接下去道,“本人拥有名下公司唐氏集团,位于市中心建设路中段208栋楼层唐氏大厦。”接着,陈峰又仔细的念了公司的具体营业号和产证

号码,紧接着,下面一句,“该公司依法应当属于我本人所有,在我身后,将全权交由我的妻子邱琳继承,所有,其它任何人都无权干涉,侵占和处分。”

唐思雨的心脏瞬间被铁紧紧的勒住,她怒喝一声,“不可能公司是我父亲和我母亲所有的,这其中有一部分是我母亲的,我父亲绝对不可能全部给这个女人。”

唐思雨真得愤怒到了极点,她直指邱琳。邱琳立即冷笑一声,“唐思雨,你母亲过世的时候,你才十三岁,你母亲过世之前没有立下遗瞩,所以,你母亲的股权理当归你父亲所有,你根本没资格继承,现在,你父亲不忍公司分割毁掉,才会把所有

股权都交给我全权处理,你没资格反驳。”

“你不可能!我爸在世的时候,他告诉过我,他会把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权给我,至少,他会把我母亲的那一份还给我的!”唐思雨的理智快要失去了。

陈峰立即插话进来,“唐小姐,你所说的可有什么证据?”

唐思雨立即看向陈峰,她摇摇头,“这是我爸口头跟我说的!但你现在念得这份遗瞩,绝对不是我爸亲自写的!是违造的!”

“唐思雨,你说出这句话,你是要负法律责任的!”邱琳立即大声反驳道。

陈峰立即摆了摆手,“二位先别吵,能不能听我念完再议论?”

邢烈寒轻轻的将手拍在唐思雨的肩膀上,示意她先冷静下来,他的安抚也令唐思雨深呼吸一口气,朝陈峰道,“陈律师,你继续念吧!”接下来,就是唐雄的各地房产了,是唐思雨和唐依依平分了,邱琳只分得一套唐家主宅,然而,唐思雨手里所有的房产加起来,却也抵不过一亿的资产,要知道现在的唐氏集团,预估市值在一百亿左右,

这是何等的差别?

陈峰将遗瞩念完之后,他摊了一下手道,“这就是唐先生生前所立下的遗瞩,我已经完成了他的交待,希望他在泉下也安心了。”

唐思雨紧紧的盯着陈峰,“陈律师,你敢向我发誓,你手里的这份遗瞩,真得是我爸爸生前所立吗?”

陈峰立即脸色微微一变,“唐小姐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你在我爸的公司工作那么久,我爸最信任得人是你,你真得觉得,我爸在泉下会安心吗?”唐思雨的声线咄咄逼人,她被愤怒主导着,她真得很想看透这一切。

陈峰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,他将遗瞩收起来,慎重的看着唐思雨道,“唐小姐,如果你对我有什么意见,请你可以提出来,唐先生对我的信任,我自不会辜负,而这的的确确是唐先生生前所立。”

“在哪里立的?”唐思雨咬牙再问。

陈峰早就做好准备,所以,答得十分熟练,“在唐宅的书房里!”

“当时有第三个人在场吗?”邢烈寒眯着眸接下唐思雨的寻问。

“没有!是唐先生私密的约我过去的!”

“在几号几点几时立的?”唐思雨不相信,这个律师一定在说慌。

邱琳在一旁立即怒了,“唐思雨,你再这样下去,我就要告你了,这是你爸的遗瞩,你能不能尊重一下!”

“告我!行,正好我对这份遗瞩产生怀疑,我要起诉这份遗瞩的真实性!我们法庭见吧!”唐思雨根本不怕他们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