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,在邢烈寒搂着小家伙给他讲故事的时候,唐思雨倒是被这个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给催眠的先睡着了。

她睁开眼睛就是早上了,怀里睡着儿子,身后一道手臂坚实的放在她的腰上,有些霸道的箍紧。

唐思雨轻轻的转过身,身后,邢烈寒睡得十分沉,显然昨晚他被小家伙折腾到很晚才睡的,而她怀里的小家伙也同样睡得不想醒的节奏。

被一大一小的两父子挤在中间的唐思雨,却已经没有睡意了,她轻轻的坐起身,小心的下了床。

邢烈寒知道她起床了,他微微眯开狭长的眸,立即挪了一下身,就到了小家伙的身后,紧贴着儿子继续睡觉。

唐思雨洗刷出来,时间还早,七点半,看来,她可以先去楼上健健身,然后再弄早餐,等他们醒来再吃。

唐思雨健身下楼,不经意的路过邢烈寒的书房,她的俏脸微微一热,昨晚被他按在墙壁上强吻的画面,令她现在都脸红耳赤不已。

还有昨晚和他一起骗儿子,现在想想,她都忍禁不噤想笑一番。

看来以后儿子在家时候,还是得避避嫌,她不想让儿子太小就懂一些男女之事,这样会让他纯真的心灵变得复杂的。

唐思雨在熬粥喝,反正也需要时间,就索性的在沙发上看会儿闻新报道。

而飘在商业周刊首条的信息,竟然是对邱琳的一片专访报道,唐思雨点开,只见邱琳在外界包装出一副女强人,睿智女老板的形像,甚至被称为最坚强的商界女富商的身份,唐思雨看完,只想冷笑。

不过,邱琳的表面功夫做得很到位,而且对她的形像十分在意,如果有机会,唐思雨真得很想向外界把这个无耻女人的面具撕开,让人看清她是什么样的人。

她今天所拥有的一切,都不是她努力而来的,而是她不择手段夺取而来的,父亲的死虽然死无对证,但不可否认她用了手段害了父亲。

看着邱琳那张经过处理的脸,她的拳头不由的握紧了,她恨不得隔着屏幕狠狠的撕了她。

唐思雨听到楼上有关门声响,她立即放下起身,抬头,就看见邢烈寒一身休闲的衣服自楼梯上迈下来,他起来了。

“怎么不多睡会儿?小熙呢?”

“他还在睡,没吵他。”邢烈寒下了楼,看见她只套了一件长恤,露出两条修长纤白的腿,邢烈寒昨晚未得到的满足,这会儿立即涌上来了。

唐思雨正迎着他下楼,邢烈寒走到她的身边,张开手臂就把她托了起来,抱在怀里,让她两条纤腿箍住他的腰身,他一张俊颜透着不怀好意的笑。

唐思雨的神经立即绷紧了,她紧张的看向三楼的方向,生怕儿子突然就下楼了,这样的话,他们搂搂抱抱的样子不是被他看去了?

不行,她可不想儿子长大之后学会了。

“不要这样,快放我下来。”唐思雨低叫一声,挣扎着要下来。

邢烈寒看穿她的心思,低着她的额头道,“昨晚上把你吓到了?”

“你还说,儿子这么小!”唐思雨瞪他一眼。

邢烈寒勾唇一笑,“只要我跟他说,如果想要妹妹的话,他应该会很乐见我天天抱着你。”

“你不许跟他说。”唐思雨警告一声,她现在都还有些担心吊胆呢!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