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院里,一场和阎王夺命的抢救正在进行之中。

唐思雨在酒店里一直等到了九点左右,虽然邢烈寒说过会晚点回来,可是,到了这个时间点了,她真得很焦急,急得心里胡乱的冒出一些不安的想法来。

那些想法一旦冒起,就会被她狠狠的压制下去,她不许自已想这些东西。

她拿起手机拔通了邢烈寒的电话,然而,电话那端却是显示了无法接通,唐思雨的心弦颤了一下,就在这时,她酒店的内线响了,她心头一喜,快速的冲过去接起,“喂!”

“唐小姐,老板出事了,你穿上外套,我们马上出发去医院。”那端是邢烈寒保镖的声音。

唐思雨的脑袋轰得一声空白,他出事了?出什么事情了?严重吗?

来不及顾上心里的恐惧,唐思雨赶紧冲到衣柜里,拿了一件厚外套披在身上,她背起包,自已先出来了酒店,没一会儿,邢烈寒留下来的两个保镖面色凝重的走过来。

“唐小姐,车在楼下。”保镖出声道。

护着她一路走向了电梯,唐思雨的心吊到了嗓子眼上,她的声线有一丝微微的颤音,“烈寒出什么事情了?”

“他在回来的路上遇袭了,受伤严重,正在一家医院抢救。”保镖沉着的告诉她。

唐思雨听完,几欲吓晕,但她扶了一下电梯墙面,强行让自已平静下来,可她的身躯却在泛着明显的颤抖。

下了电梯,唐思雨的脚并没有软,她反而比保镖还要快速的冲向了门口停着她的那辆车子。

到达医院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,路上,唐思雨独自坐在后座,前车厢坐着的是邢烈寒的两个保镖,做为邢烈寒的保镖,他们委于重任,那就是确定唐思雨的安全。

所以,邢烈寒遇袭,也令他们对四周的人事物,提到了警惕。

唐思雨紧紧的绞着一双手,强忍着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,她的内心里一直在喊着,邢烈寒,你不能出事,你一定不能出事。

一个小时的时间,对于唐思雨来说,内心的煎熬几乎是崩溃的。

下了车,她在保镖的护送下到了那位总理的面前,而在旁边一道冰蓝色的手术门还在紧紧的关着,上面的红色英文在显示,手术中。

“唐小姐,请你不要担心,邢先生不会出事的。”总理以英文安慰着她。

“您知道他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吗?”唐思雨以英文交流,即便她的眼眶已经撤底的红透了,可她知道,哭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。

“我的人找到他的时候,他浑身是血,身上中了一道枪伤,胸口还有爆炸炸伤的伤口。”总理没有打算隐瞒她,把属下告诉他的话,原话转到了唐思雨的耳中。

唐思雨的身体终于不支,她一口呼吸几欲喘上上来,像个被扼住咽喉的人,脸色白得吓人,眼泪再也忍不住的自眼眶里疯狂的掉落。

“烈寒”她望着那道门,眼泪糊住了她的视线。

整整四个小时,终于那道手术的门灯暗了,手术外面的人,心都绷紧了,唐思雨已经冷静了一番,在经历过父亲的悲痛之后,她的心志比以前更加坚强了,她想,不管是什么结果,她都必须面对。

同时,她在想,需要现在告诉国内的伯父伯母吗?在没有手术结果出来之前,她说了,也只会让他们慌乱。

还是先等手术结果再做打算,而且,她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期盼,邢烈寒不会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的,他会活下来的。

门推开的那一瞬,几个疲倦的医生走出来,他们自然对总理汇报了,“总理先生,这位先生生命保住了,只是伤势太过严重,需要转往重症看护室。”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