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想到,他这么快就醒过来了。

“我去叫医生过来。”唐思雨说完,就想离开,然而,她放在男人掌心的手却被瞬间握住了。

唐思雨刚起的身体又重新坐回来,她不敢挣开,也不敢用力拉址他的手,她兴奋的面容凑近了男人玉雕般的脸,“怎么了?”

邢烈寒嘴角牵起一抹笑意,“我刚醒来你就要离开?”邢烈寒在做手术的时候,被疼醒过来一会儿,所以,他知道自已在医院,也知道自已得救了,但令他开心的是,他睁开眼睛看见的第一眼,竟然是他最担心的女人,看着她好端端的陪在床前,还有什么比

这更令他安心的?

“可是,你的伤”

“都是外伤,死不了。”邢烈寒状似轻松的答道,可天知道,他全身都裹着纱布,上面溢出来的血迹有些触目惊心。

唐思雨真得不能向他说得这么轻松,她的心脏揪成了一团,疼得不能呼吸。

“不许提这个字,你不能死,你不能丢下我和儿子,也不能丢下所有爱你的人。”唐思雨语气里有着命令,也有恳求。

邢烈寒勾起嘴角,流血过多,令他的面色有些苍白,但无损于他的帅气。

“当然不死,我怎么舍得死?我还没有得到你咳”

唐思雨的脸微微一红,心跳都乱了,这个男人都什么时候了,竟然还有心思开这样的玩笑,她又羞又急,“好了别说了,我给你找医生过来查看一下。”

唐思雨把医生叫了过来,检查了一下邢烈寒,并没有什么大碍。

邢烈寒虽然流血过多,但还好,没有伤及内脏和重要的器官,肩膀上那一颗子弹也不是致命的,只是接受一阵爆炸的袭击,皮外伤倒是比较严重,好了也可能会留疤,静养几个月就行。

得到这个确定的消息,唐思雨的心再一次落下来了,留疤算什么?做为他的女人,她才不在意这些。

没一会儿,邢烈寒招他的保镖进来说了几句话,还不让唐思雨在场,唐思雨不由很担心,他这个时候,还有什么要避开她的?

保镖出去了,唐思雨走进来,便把一直考虑的事情寻问出来,“我需要现在联系你爸妈过来吗?”

邢烈寒的面色微微一凛,他受伤了,说话的语气也有些沙哑,却很坚定,“不用!不要告诉他们。”

唐思雨怔愕的看着他苍白的面容,心疼的伸手轻轻的揉了一下他额际的墨发,“为什么不告诉他们?发生这样的事情,他们有权知道。”

“我刚才让我的保镖加强了国内对他们的保护,他们不会出事的,反正我死不了,等我伤好再说吧!”邢烈寒自有他的打算和考量,现在,他受伤这件事情,不想告诉任何人。

因为他预感到,那个想要刺杀他的人还在逍遥法外,而他的生死对那个人很重要,即然这样,那么他倒不如静观其变,安静的等着那个人焦急找上门。

如果那个人是邢岩,那么他会不会侧面告诉父亲他出事了?只要他出事,那么他公司的股票肯定会受到强烈的波及,这是邢岩最想看见的,如果这次的事件是他做的,那么,他肯定会趁机祸乱他的公司。

如果邢烈寒的生死成了一个谜,只对国内说在出差之中,那么他的公司局面不会乱,更会令对方一个措手不及。

“可是,这样真得好吗?”唐思雨不太赞同,必竟他伤成这样了,做为家人,肯定会担心的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