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,唐思雨也有些时间未摸钢琴了,不由手痒弹奏起来,邢烈寒的目光泛着熠熠光泽,眼底深情难掩,耳畔是如泉水般我流泄的钢琴声,眼底是唐思雨纤细迷人的背影,这令他想起了追她的那一段时间



那是他人生里最焦燥,也最快乐的一件事情,因为从那一刻起,他的心里就占据着她的身影,令他的生活每天充满了期待和满足感。

邢烈寒现在伤势在身,动也不动多动,更多的时候,他只能静坐休息。

唐思雨刚一曲停下,邢烈寒拍着掌,嘴角含着笑,“过来。”

唐思雨倒是乖巧的走到他的身边,身子一软,便蜷偎到他未受伤的那一个肩膀上,她捧过旁边一杯温热的水,自已喝了一口,喂给了男人喝。

邢烈寒伸手揽了她一下,低沉锁住着她,她就像是他的心爱玩具,他此刻,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邢烈寒轻抬起她的下巴,薄唇就要落在她的额头,唐思雨笑着抬高了一下身体,让他吻得不那么费劲,必竟现在,她要处处照顾他这个伤者的情绪。

一个吻,邢烈寒幽深的眸底泛起一抹浓稠的光泽,他突然有些气恼的叹了一口气,“郁闷死我了,我现在只能看,不能碰,更不能吃了。”

唐思雨一听,便反应过来他指得是什么,她脸色认真的看着他,“这种事情必须等你伤好之后再说。”

邢烈寒伸手轻括了一下她的鼻尖,“我到底上辈子是欠你什么了?欠你钱还是欠你命了?”

唐思雨扑哧一声笑起来,“欠我情了。”

邢烈寒有一种预感,不管是欠她什么了,这辈子,他都要用余生还给她,而他也心甘情愿的还给她。

“思雨!一会儿给我抹个澡好吗?几天未碰水,有点儿难受了。”邢烈寒低声恳求一声,他的伤口现在不能乱碰水,所以,素来爱干净的邢大少爷,自然也忍受不住想要洗一个澡了。

唐思雨的俏脸微微一红,她也知道就算天气再冷,忍上一个星期不洗澡,那也一定很难受的。

她有些羞赫的垂下了眸,没有拒绝,“好!我帮你抹一个澡。”

邢烈寒欣喜的揉了揉她的发丝,低下头,又吻了她一下,表扬她。

唐思雨放好了水,居然是抹燥,那自然只能是抹了,唐思雨把浴室里的空调也调高,生怕他着凉了。

邢烈寒身上就套着一件厚点的睡袍,他高大的身躯迈进来,浴室便有了一丝压迫感,唐思雨看着他解睡袍的带子,她立即本能的转了一个身,背对着他。

身后,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,“不好意思吗?”

唐思雨咬了咬唇,只好在心底道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他和儿子长得这么像,给他抹操,就想像成给儿子抹澡吧!没什么大不了的!

这么自我按慰了一声,唐思雨红着脸转过了身,身后,男人脱得一丝不剩,并且有些状况发生。

“啊你能不能”唐思雨捂眼。

邢烈寒有些无奈道,“不能。”

二十分钟之后,唐思雨红着脸把男人给推了出去,因为她已经全身是汗,必须洗一个澡了。

这样的趣事,倒是在这里常常发生,邢烈寒仗着自已是伤者,常常“欺负”她,唐思雨也念他是伤者,也默认接受他的”欺负”,反正现在邢烈寒伤成这样,欺负也欺负不到哪里去。

十天之后,终于有一个好消息传到了邢烈寒这边,警方成功锁定了一个团伙,极有可能是这次刺杀邢烈寒的凶手,几张路面拍摄照片传送到了邢烈寒的手中。

他看着照片里,几个陌生的面孔,这群人一看就是被人霍佣的职业杀手,而霍佣他们的人会是谁?

在继续翻看下去,终于,邢烈寒被第四张照片里其中一个侧脸,令他的心神震了几秒,这个男人,他似乎在哪里见过!

邢烈寒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,只要他见过的人,再一次见面,他便不会忘记,而和这群杀手一起出入一家餐厅的男人,他有影响见过。

邢烈寒只是微微眯眸沉思几秒,就抓出了一丝回忆,这个男人是站在倪嫣身侧的男人,是倪嫣的手下。

而此刻,警方给他表述的身份,也正是倪嫣的国家的人,叫叶启元。

邢烈寒的胸口紧紧的揪紧,拳头倏地攥紧,他实在没想到,对他下狠手的人,会是倪嫣的手下,难道是她因怨生恨,想要他的命?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