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且,她对邱琳的当真是一无所知。

隔壁的休息室里,韩阳敲门进来,朝坐在沙发上的邢烈寒道,“邢总,邢岩来了,他在隔壁。”

唐思雨的脸色微微闪过一抹忧心,邢烈寒握住她的手,安慰道,“放心,他来了也与事无补,邱琳这次逃不掉的。”

唐思雨轻点了一下头,邢烈寒又再宽慰她的心房,“邢岩不是那种乐善好施的主,他的野心让他不允许任何人拖住他的后腿,如果我猜得不错,他这次来这里,不是救邱琳的,而是趁机和她谈离婚的。”

“真得?”唐思雨不太了解邢岩是怎么一个人。

邢烈寒十分肯定的回答她,“邱琳一旦定罪,他必然会起诉离婚。”

邢烈寒猜测得不错,邢岩今天来这里的目的,不是帮邱琳的,而是看她落难,顺便一脚踢开。

邢岩绝对算是人渣里的一员,此刻,他的新婚妻子还在牢房里,面临着受审,而他,却还能对唐依依产生兴趣,趁机对她做出一些身体上的动作。

只可惜唐依依只当这是关爱,宋艳却已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了,可她也需要邢岩救出邱琳,只能忍下来,再说,邱琳才对她有好处,一个无用的唐依依,她也懒得管教了。

中午十点,邱琳的押送警车到达,邱琳案件法院开始第一审,听审者陆续到达,有记者媒体,有唐氏集团的股东,也有外界人士。

邢岩和邢烈寒在进入会场的时间,打了一个照面,邢岩拂下长辈的身份,朝他微笑,“堂侄儿,好久不见了。”

“堂叔,过得可好?”邢烈寒的声音没有尊敬,反而透着嘲弄。

邢岩的脸色变了变,他耐着性子道,“有侄儿你在,我哪里过得好啊!我听说,你打算收购唐氏集团,可有其事?”

“如果堂叔的公司也想找人管理了,我不介意一起收购。”

邢岩有些绷不住了,被一个小辈这么居高临下的欺负,他咳了一声,“我这把老骨头还硬朗,就不劳别人来管我的公司了,我和唐氏集团已经解约合并了。”

这一点,也是如邢烈寒所料的,邢岩的动作够快。

“我这位侄媳妇可是有本事啊!竟然告上继母了。”邢岩还不忘盯着唐思雨说一句。

唐思雨面色冷淡的回答道,“这个女人和我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“怎么会没有关系呢?你嫁给了烈寒,按辈份,你还得叫她一声堂婶呢!”邢岩厚着脸皮扯出这层关系来。

唐思雨直接恶心想吐,邢烈寒的脸色也冷若冰霜,“这层关系,我根本不放在眼里。”

邢岩的脸**了一下,这意味着邢烈寒要和他决裂到底了,上次在婚礼上,邢烈寒的那句威胁,还犹在耳畔,令邢岩每当想起被一个小辈威胁,就感觉脸上无光。

十点半,邱琳被押了进来,站在了被告席的位置,她面色苍白,披头散发,脸上的妆容还有些脏污,和她平常自以为的女总裁形像,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对比。

“妈妈”唐依依心疼的直叫她。

邱琳看着女儿,又再看看坐在观看台上的邢岩,她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,但是,他那一副懒洋洋的翘着二郎腿的形像,已经十分明确的说明一点。

对于她的落难,他只会冷眼旁观,昨晚冻了一夜,也把邱琳的理智冻醒了,邢岩根本就是靠不住的男人。

邱琳的眼神又如一把刀般盯在唐思雨的身上,唐思雨冷淡的望着她,不受影响。

倒是观看席上的邢烈寒,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唐思雨身上,看着她纤细的背影坐在那里,他很心疼,也只能心疼。

庭审开始了,唐思雨手里的所有证据一并呈上,而邱琳这次被打压得毫无还手之力,连她的律师都沉默的时间更多,在法庭辨认之中,对方律师被辨得到最后哑口无言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