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个小时之后,温厉琛赤着上半身出来了,只是他的后背至前胸的位置,缠了一圈的纱布,他有一根胁骨被压骨折了,索性不算严重,已经做好了处理,只等愈合了。病

房里,苏希在小米的帮助下,脱去了一身戏服,也下了发套,她坐在床前,看着半倚坐在床上的男人,她的眼神里,全是心疼和自责,还有泪花在打转。“

好了,你没事我就放心了,你要出什么事情,你让我怎么办?”温厉琛轻轻的抚摸着她眼眶溢出的一滴泪水,“在我的心里,没有什么,比你的安全更重要的。”

“我宁愿受伤的是我。”苏希看着他,只恨摔下来的是自已。温

厉琛的手轻轻的抵住她的红唇,有些气恼道,“别乱说,为你做什么,我都心甘情愿的。”“

绳子怎么会断呢?之前都是好好的,而且,我拍了这么多年的戏,这是很安全的。”苏希摇着头,不敢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温

厉琛的眸光一眯,“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彻查到底,我要看看,是谁敢在我的眼皮底下伤害你。”“

你你认为是有人故意害我?”苏希这一路上的心思,都放在他受伤这件事情上,根本没有多余时间想这件事情。

“不无可能,我留凉曜在现场调查,一定要查出来。”温厉琛真得有些后怕,庆幸绳子是在两米多高的时候断的,如果再高一些,他真得不敢想像后果,如果他站得稍远一些。那

么,苏希将会重重的摔下来,就算地上垫着海绵护垫,距离太高,也会让她受重伤的。所

幸,他保护了她,让她安然无事。

温厉琛打了一个电话给温凉曜,温凉曜还在现场,听说他骨折了一根胁骨,没有其它的伤势,他也放心了,而对于绳子的事情,温凉曜决定回去跟他说。

邢一诺坐在车里,她的心里也有些害怕,她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温凉曜,好在,现场并没有什么其它的事情发生,温凉曜在多方打听之下,重点怀疑对像锁在了刘超的身上。

他从刘超的言行和眼神里,流露出了他在这件事情不同旁人的表现,他更淡定,也轻易的把责任推到了供货商,而且,还非常迅速的把断绳处理掉,演出他认真负责的一面。温

凉曜也从其它的员工口中知道,刘超是从昨晚到今天早上,唯一接触过这绳子的人,一切都是他检查的,没有旁人插手。

所以,目标最可疑。

然而,温凉曜实在想不出来,一个剧组的工作人员为什么要加害苏希,难道苏希和他有仇恨?这一点,只能回到酒店里向苏希证实了。

由于发生了这件事情,导演也让今天所有工作人员,早早的收工,回去等着温厉琛的指示了,这件事情让他也是胆战心惊,这种事情发生在其它演员的身上,伤势不重的话,还好解释。可

这件事情竟然发生在苏希的身上,这真得怎么想,都觉得背上发冷汗的事情。

温凉曜坐进车里,邢一诺的双手就握住他的手臂,“凉曜哥哥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温凉曜轻轻一笑,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,“只是一场事故,别担心,我们现在回酒店,我哥已经回去了。”

“厉琛哥哥没事吧!”

“没什么大事。”温凉曜说完,一边启动车子,一边又拍了拍她的手,“别担心。”

邢一诺年纪小,又是亲眼看见现场的,他真担心她会害怕。

温凉曜的车子回到酒店里,他直接让邢一诺回了房间,而他独自来到了温厉琛的房间,房间里,只有苏希在。温

凉曜坐下来,看着大哥胸口绑着纱布,他不由咬牙道,“一定要让下手的人付出代价。”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