邢烈寒伸手拿起手机,修长迷人的身躯,却透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冷酷,他拔通了助理韩阳的手机,“联系机场方面,尽快按排我的飞机起飞。”

“邢总,您要回去了?那合作方面?”

“我单方面取消。”邢烈寒薄唇冷冷启口。

而坐在他对面的森田美沙,眼底的任何风情已经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慌恐和焦虑,她眨了眨眼,不知道自已到底做了什么,要让这个男人突然宣布取消合作。

“邢先生,我哪里得罪了你,您为什么要突然取消合作?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?”森田美沙简直要晕了,在这件事情上,她还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屈辱,好像她刚才所展示的一切热情,变成了一种嘲弄,像一个卖力表演的小丑。

邢烈寒眯了眯眸,目光里没有一丝谈叛回旋的余地,“森田小姐的行为,令我很不舒服,非常反胃,就是这个原因。”邢烈寒从未对一个女人如此无理,极尽冷酷。

森田美沙很荣幸成为第一个。

“我。。。我不过就是爱慕邢先生,我想要和您更亲近一些。。。”

邢烈寒修长的右手举起,他的无名指上一枚素圈戴着,他冷声道,“森田小姐你应该清楚,我结婚了。”

森田美沙从未有过这样的羞耻感,她哑口无语,“我。。。可是。。。”说完,她只好继续道,“我愿意侍候您,做什么都行,我不会让您的妻子知道的,我更加不会伤害她,我只想和你渡过一夜。”森田美沙努力的解释道。

这样的话,应该很让男人满意了吧!她想,必竟,这是男人最想要的一种艳遇不是吗?

“森田小姐,如果你想卖,我未必愿意买。”

邢烈寒的目光冷冷的落在她的脸上,他的眼神,仿佛一条鞭子,狠狠的抽了森田美沙几下。

森田美沙的脸,涨红起来,她素来高贵的身份,头一次被人当成低贱的妓女来评价。

“邢先生,您这样太污辱人了。”森田美沙有些生气起来。

“我们有句成语叫自取其辱。”邢烈寒说完,门铃响了。

他起身走到门口打开,韩阳笑道,“邢总,我们都准备好了行礼,什么时候都可以离开。”

说完,韩阳不意外的看见了森田美沙,森田美沙的脸青白不定,哪里还有什么风情,就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的落水鸟。

“邢先生,我向你道歉,请你不要取消这次合作好吗?”森田美沙收敛了一身的娇艳,以合作人的身份向他恳求。“我已经决定了,你回去告诉你父亲,这场合作到此为止。”邢烈寒的语气里,没有一丝余地可谈。

森田美沙的脸再一次惨白,就因为她主动送上门,损失了一桩巨大的生意,这真得没有比这个更羞辱她的了。

“邢先生,您别忘了,您事先交了百分之十的定金,您要取消,这定金我们是不会退的。”森田美沙只想用尽办法留住他。

邢烈寒冷笑一声,“那就当是我免费送给你们的研究经费,不用退了。”

森田美沙瞠大了眼,数千万的定金,难道他说不要就不要了吗?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这么做?明明还可以谈下去的合作,他竟然如此绝决。

“邢先生,我可以再问一句,到底为什么你这么决绝的取消这场合作吗?”

“还是我来替我老板回答吧!我老板现在对合作人,也是非常挑惕的,一般合作方品格有损,或者行为不端,我老板都是拒绝合作的。”韩阳一本正经的回答。

这句话,再狠狠的甩了森田美沙一个耳光。

邢烈寒转身回他的房间,非常快速的收拾了一个行礼箱出来。

森田美沙见他是真得要走了,这意味着这场合作真得黄了。

韩阳将他的箱子拉过来,邢烈寒修长挺拔的身影冷然离开房门。

身后,森田美沙喘息着,脸色涨红,一种羞耻感涌上胸口,她不知所措。

邢烈寒带着他的手下,非常干脆利落的去向了机场的方向。

而森田美沙反应过来,她立即拔通了父亲的电话。

“你说什么?邢先生取消合作了?为什么?”那端森田老爷的声音很震惊。

“我。。。我不知道,他说取消就取消了。”森田美沙竟羞于启口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