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祈昂还是离开了,纪安心吁了一口气,明明才不过和他说几句话,可她却比打了一场仗还要累。

她坐在位置上,伸手扶着额头,想到他刚才问起孩子的年纪,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。

看来,在给女儿上户口的时候,把她的出生证明改晚了两个月是正确的,否则,以这个男人的精明程度,肯定会猜出来的。

不,即然已经决定断绝的关系,就没有必要再纠缠了。

纪安心咬了咬唇,拔通了前台的电话号码,“我是纪安心,以后我的任何会面,如果没有预约,都不许放上来。”

“纪总,对不起,我们实在不敢拦霍先生,您知道他是”

“我不管他是谁,你们都给我拦住。”纪安心生气的命令一句,盖下电话。

霍祈昂为了能上来见她,竟然不惜用他副总统的身份吗?

真是可恶。

在楼下的街道旁边,未离开的黑色轿车里,霍祈昂的目光透过车窗,望着那深色的玻璃幕墙,叹了一口气。

原以为他亲自过来找她,能够对当年造成的紧张关系有所缓解。

没想到,纪安心对他的恨意已深,即便他做什么,都只是无用之功。

霍祈昂朝前面的保镖道,“回总统府。”

温凉曜的公寓里,滚金丝边的大床上,邢一诺懒洋洋的在被子里面翻滚,变成了懒妞,昨晚睡觉太舒服了,她舍不得起床。

“起来,吃点东西吧!别饿坏了肚子。”温凉曜温柔的把滚来滚去的她,给按压住。

邢一诺已经把自已滚成了一团麻花了,她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,“老公”

温凉曜听得自然欢喜,“嗯!再叫一句。”

“老公!”邢一诺继续抿唇笑着唤一句。

“多叫几句,我喜欢听。”温凉曜贪心道。

“老公老公老公”邢一诺满足他。

温凉曜轻括她的脸蛋,算着旧帐道,“你知道你在拍戏的时候,和别人对台词叫老公,我有多吃醋吗?”

邢一诺立即安慰道,“那只是拍戏嘛!我的老公只有你一个。”

“以后,拍戏也不能叫了,我不爱听。”温凉曜霸道的说道。

“那我叫什么啊!”

“随便叫,就是不许叫老公。”

“那会对不上口型的。”邢一诺一边说,一边却对某男的霸道感到开心。

“我不管。”温凉曜就是不许她叫别得男人老公,无论是真得,还是假的。

“那好吧!听你的。”邢一诺不想把他给气着了。

“起床吃早餐。”温凉曜朝她温柔道。

邢一诺立即又滚了一圈,把自已从被子里滚了出来,只穿着一件吊带睡衣的她,在看见温凉曜要起身,她立即趴到他的背上。

温凉曜伸手就托住了她的俏臀,背着她去了浴室里。

洗刷完过来餐厅里,看着老公做得爱心早餐,邢一诺感觉幸福极了。

他们已经决定休息一个星期,就准备出去渡蜜月了,而且,这次的计划是近半年的旅行计划,要和家人暂做告别了。

下午时分,一所贵族幼儿园门口,已经是豪车林立了,因为前来接小朋友的父母们,都到了。

温以默的接送者是温厉琛的保镖,小家伙非常想妹妹,乖乖的坐进车里,在两辆车的护送之下回温宅。

在五点左右,纪安心的身影也出现了,她一边看着腕表,一边内心有些焦急,因为每次因为工作,接女儿的时间,都是有早有晚的。

早一些来也就摆了,如果晚一些来的话,女儿肯定要伤心了。

不过,纪安心的父母离得有些远,她也没有让他们过来这边接女儿,还好她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,接送女儿也完全没有问题。

在纪安心的旁边,一辆黑色的轿车也缓缓的停下,霍祈昂也到了,他每天下班的时分,替他做医生的姐姐接儿子,因为姐姐是非常知名手术专家,常常碰上大手术的时候,就没有办法接儿子了,离异的她,只能在接送方面,麻烦他这个弟弟了。

霍祈昂看着身边这辆熟悉的跑车,的心跳不由加速了几分,纪安心也在学校里。

“阁下,我去接小少爷吧!”保镖朝他说道。

霍祈昂推开车门,一边出声道,“还是我去吧!”

他的身份在学校里,也不是什么秘密了,所以,平常他也会进校接侄儿。

纪安心到了孩子们正在玩乐的场所,就看见女儿捧着小脸蛋,一脸不开心的坐在那里,嘟着小嘴巴,明显是生气的样子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