浴室里,纪安心洗了一把脸,扭头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,她才伸手解自已的衬衫,坐进了温热的浴缸里,她吁了一口气,在这样的深秋时分,能泡一个这样的澡,太舒服了。

纪安心闭上眼睛,因为醉酒令她整个人都又累又困,在这样的温水里,她的困意越发的上涌,眼皮沉得,连挑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她闭上眼睛,在这样的时刻,她也没有把头发给盘起来,一头长发浮在水面上,守着她白皙的肌肤,显得极至的妖艳。

纪安心在洗澡,门口霍祈昂却不敢走远,他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,环着手臂站在这里等她出来。

然而这样一等,就过十分钟过去了,而浴室里也没有听见任何的声音,如果她真得在洗澡的话,至少还会有水声吧!可是,纪安心根本没有任何的声音,这令他的心弦立即绷紧了起来。

醉酒的女人,还能指望她有什么理智呢?

难道她溺水了?这个想法一起,霍祈昂不做任何的思考,他推门走进来,当看见雾气满溢的浴室里,这个女人竟然在浴缸里睡着了,还睡得很香。

霍祈昂松了一口气,同时,看着她这副睡相,他好气又好笑,如果水冷了,她要是再泡下去,肯定是要感冒的。

“安心,起来了!”霍祈昂蹲在她的身边,轻轻的拍着她被热气泡得坨红的脸蛋。

纪安心这会儿正睡得很香,她伸手挥了挥打扰她的东西,梦呓一般的说道,“嗯别吵!”

“你这样继续在水里会着凉的,快起来。”霍祈昂的目光从她洁白的锁骨往下,没有任何泡沫的水里,有些画面清晰可见。

他不由猛咽了一口口水,这个女人只是泡在水里吗?她就不打算再洗一下?

霍祈昂从旁边拿起一条毛巾,浇着水从她的脖子处抹下,纪安心只是拧了拧眉,不喜欢在她睡得这么香的时候,有人碰她。

当然,这会儿她也没有时间去计较,到底是谁在碰她了。

霍祈昂替她把刚才沾上脏物的地方,清晰了一下,而他却也洗出了一身的热汗来,甚至一度感觉身体难受到极限。

纪安心的水,也已经处于温的状态了,如果她再睡下去,稍冷一些,她肯定要感冒的。

霍祈昂又试着拍拍她的脸蛋,“安心,快起来了。”

“嗯!别碰”纪安心拍打着他的手,继续仰着一张小脸睡过去了。

“那我只能冒犯了。”霍祈昂说完,他俯下身,将手伸进了水里面,把里面的女人**的捞了出来。

纪安心这会儿又醉又累,睡得死死的,真不知道自已被这个男人捞了起来。

霍祈昂的呼吸一炽,他没有过多的去打量不着一物的女人,而是赶紧扯了一条浴巾遮住她的身子,抱向了主卧室的方向。

这里有纪安心的旧睡衣,霍祈昂拿来,就给她穿上了,当然,这过程,该看的,早已经看完了。

曾经那么的熟悉,他闭上眼睛都能熟悉她的每一寸肌肤。

在给纪安心穿好睡衣,他又让她头靠床沿处,他拿着吹风机,替她把湿发给吹干,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,他贪喽的想要多感受一分。

因为今晚之后,这个女人又会变成带刺的玫瑰,给她吹完了头发,把她放在枕头上,掖好了被角。

暖黄色的灯光里,纪安心睡得像一个孩子一般,毫无防备,而她的五官,在灯光里,又如此的柔和秀美,这样的她,是霍祈昂记忆里最熟悉的。

他坐在床沿上,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额头,俯下身,在她的额头处轻轻的烙下一吻,紧接着,在他压制之中,又在她的红唇上轻轻的碰了一下,不敢再拥有更多了。

纪安心就这么睡在了他这里,霍祈昂找到他的手机,学着她的口气给她的父母发了一条信息,让他们不要担心。

纪安心霸占了他的床,而霍祈昂就睡在了主卧室里的沙发上,他枕着手臂,目光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床上睡着的女孩。

他的内心里痛苦而挣扎,如果他可以放弃眼前的位置,不顾父亲的反对和她在一起,倒也不是不可以。

只是,他还有一份责任,还有一份对总统轩辕宸的承诺,在他晋升之前,轩辕宸找过他谈话,在那天夜里,他感受到了轩辕宸的震怒,因为父亲结交的权利已经威胁到他的位置了。

如果霍铭实在过分,他即将雷霆一击,击溃所有霍铭的党羽,但是,这样却也是伤国劳民,必竟,霍铭涉及的地方,已经是大树里的每个支节了。

轩辕宸到底还是顾及国民安危,不会这么做,他需要霍祈昂一个保证,保证他坐上这个位置,会替他把父霍铭的势力一步一步挖解,最终让霍铭的权力溃散,把霍铭盘根错节的关系网,一条一条的剪断。

霍祈昂这也是在保全父亲的性命,否则,以轩辕宸的手段,他不是蹲进大牢,就是失去生命的下场。

霍祈昂知道,轩辕宸只愿让他坐在这个位置上,如果父亲当时推选任何一个人,他都不会同意设立副总统的位置,而是会用他的手段解决霍铭。

因为没有人比霍祈昂亲自去剪除霍铭的党羽更合适了。

霍祈昂再恨父亲,也不想让他余生在冰冷冷的牢狱渡过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