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安心没有说话,可是,这对男人来说,这和默认没有什么两样。

他的眼眶猛地猩红锁住她,眼眶里,充满了痛苦之色,终于,他闭上眼睛,声线嘶哑之极,“我祝福你们。”

纪安心咬着红唇,强忍着想要辩解的冲动,她飞快的朝这个男人说了一句,“谢谢。”

说完,她立即推门下车,在她的脚刚刚迈下之际,她的眼眶已经被泪水迷糊了,她睁着眼睛,挺拔着肩背,走出一副轻松自然的步伐,一路走进了大厅里。

她猛地撞上了一个人,因为眼神里都是泪花,她根本看不清楚路了。

被撞这个女孩,很生气突然被撞了,等她一转身,才发现是纪安心,她忙吓了一跳,“纪总,您没事吧!”

纪安心垂着眸,快速摆了一下手,她走进了电梯,电梯里有两个员工,纪安心不由闭上眼睛出声道,“能把电梯给我吗?”

“好的,纪总。”员工都吓了一跳,从未见过纪安心如此伤心的样子。

纪安心咬着唇,强忍着的泪子,在此刻,滑落在眼角,终于让这个男人离开她的世界了。

可为什么她的心会疼成这样?不应该啊!纪安心觉得自已可笑之极了。

她按了一个会议厅的楼层,这个时间,这里没什么人,她正好可以清静一下。

纪安心走进了洗手间里,看着镜子里的自已,双眼泛红,说不出的可笑,她突然对着自已笑起来,自嘲的笑起来,眼泪,却滑落在眼角。

她深呼吸几口气,扯了一张纸巾,把眼角的泪一点一点的擦试干净。

最终,恢复她原本的样子,冷静的外表,透着强大的气场。

她撩了一下长发,优雅迈步出来,她走进电梯,回到了她的办公室楼层。

她径直走进了蒋依姗的办公室里,把门甩得震响。

蒋依姗立即吓了一大跳,扭头看着冷着脸盯着她的纪安心,她立即心虚的笑了起来,“哟!哪里来的这么大的火气啊!”

“你从我的手机里,偷了副总统的电话,还敢去骚扰他,蒋依姗,你是不活得不耐烦了是吗?他完全可以以扰乱他的私人生活起诉你。”

蒋依姗的眼底果然闪过一抹惧怕,她可不敢得罪有权人。“你你知道了,不错,副总统先生一定很失望你的为人吧!”蒋依姗故做镇定道。

“他有什么失望的,我和他之间早就没关系了,倒是你,他没有起诉你,算你幸运,你下次敢再骚扰他,他应该不会这么客气了,还有,我们是正规经营公司,如果敢再违法行事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纪安心说完,转身甩门离开。

而蒋依姗被她这番话吓得神经一跳,拍着胸口,感觉这不是她所期待的结果啊!

难道霍祈昂不是很生气吗?难道纪安心不该像一个怨妇一样吗?她怎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?

蒋依姗咬了咬牙,有些不甘心。

纪安心回到办公室里,把门关起的时候,她背靠着门,感觉力气一丝一丝的从身上抽走。

有些一直被她隐藏着的感情,此刻,肆意的冲出来,有一个最真实,最悲凉的事实告诉她。

她还爱着他,一直爱着。

此刻,她仍然有一种失去至爱的痛苦,只是,这份苦楚,她必须咽下去。

很好不是吗?霍祈昂不会再缠着她了,不会霸道的取消她的机票,逼着她住在他的隔壁,不会再到她的公司楼下,威胁她下去。

纪安心闭上眼睛,痛苦到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,只有心脏疼得厉害。

在回总统府的路上,霍祈昂一再的看着这段视频,视频里那激吻的画面,仿佛地狱里最悲残的一种刑法,在折磨着他。

纪安心不爱他了,还有什么比明白这一点,更令他痛苦不堪呢?

就在这时,他的手机响了,他看了一眼是李瑞,哑声接起,“喂。”

“阁下,有一个紧急会议需要你住持,您在哪?”

“在回来的路上,给人准备资料吧!”霍祈昂平静的吩咐。

“好的!”

挂了电话,他揉着眉心,他的工作,他不敢怠慢,再痛苦的情绪,也不能带到工作之中。

晚上,纪安心回到家里,看见女儿的那一瞬,她突然有一种热泪上涌的感觉,她蹲下身,抱了抱女儿,在内心里向她道歉,因为,她真得不会再有父亲了。

纪安心知道,只要她解释,他一定会相信她的,可是,好像没有必要了。

让他离开她和女儿的生活,不正是她期待的吗?

“妈咪,你的眼睛好红哦!怎么了?你哭了吗?”小家伙关心的问道。

“不是,妈咪只是回来的时候,眼睛里进了沙子,妈咪去洗个脸,你先玩一会儿。”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