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们能不硬碰,最好不要碰硬,这件事情,主要还是霍祈昂为首的,只要能让他消下这个念头,在轩辕宸面前,替我们说几句好话,按我们以往的功劳苦劳加算在一起,至少不至于走投无路,还能保住一条命。”

“什么?老大,那我们这样的话,位置还能保得住吗?”

“你们这些年捞得还不够多吗?恐怕你们这辈子都花不完,所以,知足吧!”

“那我们怎么和霍祈昂谈条件?”

“我们必须见他一面,单独和他聊聊。”王奇做为这帮人之首,自然更有理智一些,而且,他也不想死,也懂得退而求其次,他知道和这个国家最高位的人对抗,没有两败俱伤一说,只有他们的败势结局。

其它的几个人,也都畏惧起了死亡,如果这么硬拼下去,真得走投无路了。

“可现在,我们肯定没有可能接近他的。”

“要是能和霍祈昂谈妥条件,我们根本不需要走到最后那一步,必竟,走到那一步,我们就真得没路可走了。”王奇说完,看着在座的几个,“你们有什么办法吗?”

“如果想要拉我们出去,那么首当其冲的,不是霍铭吗?他是我们之前的老大,我们要是蹲大牢,他也要蹲。”

“你们也不看看他是谁的老子,霍祈昂能不保他吗?再说,霍铭只不过是玩弄权术,而我们手里可是都有几条人命的人,霍铭比我们更高明。”

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必须要约霍祈昂出来谈谈。”

“而且,不能这么平静的谈,必竟他现在在查我们,谈什么也没用,他即然有心要查我们,就势必要查到底的。”

王奇看着说话的这个男人,“那你说有什么办法谈?”

“必须抓住霍祈昂的软肋,逼着他谈,只要他放过我们,我们决定重新做人,或者退场离职,只要给我们一条生路就行。”你

“霍祈昂还有什么软肋?我看他这会儿肯定把身边的人都按排走了。”

“不,他最大的软肋是一个女人,一个叫纪安心的女人。”

“纪安心是什么背景?”

“她现在只是一个猎头公司的负责人,我们已经掌握到她所有的资料,以及她四周的人脉关系。”

王奇的目光闪烁着阴沉的思索,他知道这是一场险棋,只有把柄在手,才能和霍祈昂有交谈的余地。

“你什么时候,可以把纪安心弄到手?”

“我觉得要快,不然,霍祈昂肯定会转移离开的。”

“只要老大一句命令,今晚就能抓到她。”

“好,布网先抓住这个纪安心,明天约谈霍祈昂,不然,时间就真得来不及了。”

王奇的一声令下,茶室里的人,便各自离开。

纪安心的家里,此刻,小家伙正在过生日,唱完了生日歌,她嘟起小嘴,吹灭了烛光,灯光一亮,她开心的拍着手,“妈咪,我现在可以吃蛋糕了吗?”

“可以了,妈咪给你切一块。”

“妈咪,切四块,我们一起吃。”

一旁的纪母立即竖起手指道,“晓晓真懂事,又长大了一岁了。”

纪安心切好了蛋糕,分给了爸妈和小家伙,她也端起了一小盘子,坐着陪着家人一起吃。

正吃着,突然纪安心的手机响了,她拿起一看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她皱了皱眉接起,“喂!”

“喂喂,是安心姐吗?我是小陶,不好了,沈总出事了。”

“什么?他出什么事情了?”纪安心立即惊得站起身,心弦绷紧。

电话那端的,的确是沈睿的助手小陶的声音。

“他食物中毒了,晕迷不醒,现在正送往医院的路上,安心姐,你快些过来。”

“好,他在哪家医院?”

“我发个地址给你。”

说完,那端发了一个地址就挂断了,纪安心看着医院的名字,她忙朝父母道,“爸妈,你们看着晓晓,记住,不管有什么人过来,都不要乱开门,打电话报警或者打电话给霍祈昂。”

说完,纪安心拿起父亲的手机,输入了霍祈昂的电话让父亲保存好。

“安心,沈睿出什么事情了?”

“他的助理说他食物中毒了,我得过去看看,他家人不在这边。”

“那你赶紧去吧!沈睿一个人在这里也不容易。”纪母赶紧招呼着纪安心过去看望。

纪安心自然是没有怀疑的,因为打电话给她的,是沈睿的私人助理,而且,沈睿这五年来对她的帮忙,令她对他的事情,也非常的上心。

这种情况,她怎么能不过去呢?

当然,纪安心根本不知道这是一个局,此刻,沈睿的确在一场饭局被迷晕了过去,而他的助理小陶,是被人拿着枪抵着脑袋打通得那串电话,此刻,他已经脸色刹白,瑟瑟发抖着,他刚才只想保命而已。

而一旁沈睿喝下了迷药,已经昏迷不醒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