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千皓此刻在他公司的办公室里,他想,虽然没有接到警方的电话,但是他们即然展开了抓捕举动,肯定是这件安子掌握到了实际的证据。

“我…我不知道,丁香怎么会和初念被抱走有关呢?”伊景龙当然无法相信。

“伯父,我们还是相信警方的调查吧!相信他们带走你的妻子,肯定不会冤枉她的。”

“千皓,你手里是不是有什么证据?”伊景龙直接问道。蓝

千皓的声音冷静道,“我手里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,我只是听当年照顾初念的一名保姆说,那个拿钱买通她们的人,可能也是刚生下孩子的女人。”“

什么?真得?”伊景龙震惊错愕。“

伯父,我想问一下,如果这件事情真得是你妻子张丁香所做,你会选择原谅她吗?”蓝千皓反问。伊

景龙的身躯颤了一下,他此刻的内心情绪近乎崩溃了,把他害得一无所有的人,却成了他的妻子十几年,并且他们还有一个女儿。但

是,伊景龙却清楚自已的内心,他咬牙道,“如果真得是她,我不会原谅她。”伊

思雅急得哭起来,一边哭一边走到他的身边,“爸,你快想办法救救妈妈,她一定是无辜的。”伊

景龙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另一个女儿,他开始有了一些头绪了,张丁香在当年就趁着他醉酒的时候爬上他的床,她是一个有心机,也非常有手段的女人。

她把他和前妻所生的女儿和家庭拆散了,她再出现他的面前,带着她生的女儿嫁给他,她占有着前妻的位置,也让自已的女儿享受到完整的家庭。

可是,他另一个女儿却被丢弃在孤儿院,不,如果不是保姆可怜才三个月大的女儿,她早就被沉在冰冷的河水之中了。“

简直是毒妇。”伊景龙突然愤怒的握紧拳头。

“爸,你骂谁啊!”伊思雅后退一步,看着父亲浑身的怒火,她竟有些害怕了。

“思雅,回房间去!”伊景龙朝她道,他则大步走向了他的车子,他要去一趟警局。

此刻,张丁香坐在警车里,她依然还在假装无辜冤枉。“

警察同志,你们肯定是抓错人了,我什么也没有做,你们放我回家吧!”

“有没有做,你自已的心里清楚。”女警员回了她一句。张

丁香立即答不上话来,她有一种不安的预感,警方是不是撑握到什么?“

那你们有什么证据指证我做了什么?”张丁香反问道。“

等到了审问室里,你们会清楚的和你聊一聊当年,你是如何买通保姆,试图谋杀当年三个月大的伊小姐的。”张

丁香吓得脸色一白,她没想到捂了这么多年的一件事情,竟然这么快就被掀出来了?到

底是谁?她想,一定是蓝初念回来找她报仇了,该死的,当年她要是被丢进了河里,还有今天的事情发生吗?她恨死了那个胆小的保姆了。

蓝千皓接完了伊景龙的电话之后,便开车回家了,他想要回家和蓝初念商量了一下。晚

上七点,张丁香坐在审问室里,一顶白灯照着她,她脸上的妆容惨白的像是女鬼一样,她沉默的坐着,一言不发。而这时,随后赶来的伊景龙也坐在警方的办公室里,他请求一起观看妻子的审问。大

队长同意让他进去一起观看。

此刻,坐在审问室里的张丁香,惊慌的目光四下张望着,这时,审问她的一男一女警员坐下,朝她道,“张丁香,请你如实交待二十年前,你是如何买通保姆,试图杀害伊景龙和他前妻所生孩子的。”张

丁香听完,立即紧咬着牙道,“你们有什么证据指证是我干的?我根本没有见过那两名保姆。”“

你没有见过吗?”女警员寻问。

“我当然没有见过,我那会儿也怀着我的女儿在外省呢!”张丁香哼了一句。“

应该在事发的时候,你刚生下你的女儿一个月,你的女儿出生在本市的一家医院里,你确定还在外省?”“

我…我不太记得时间了,太久了。”张丁香含糊的应了一句。

“生孩子这种事情你都不记得了,那你还记得什么?那你记得你花了多少钱买通两名保姆的?你花了一百万,在那个时候,每个保姆分得五十万元,她们要做的,就是把当年那个女婴儿抱出来,由另一个扔进附近的一条江河淹死。”

张丁香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甚至她的浑身都止不住的在颤抖。

而就在这时,大队长的身边,他的手下朝他说了一句,“蓝先生和蓝小姐来了。”“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