邢一凡不由拧眉站在门口,这个女人昨晚抢银行了?这会儿竟然还能睡成这样?邢

一凡看着旁边放着的画本,看来她昨晚熬夜工作了,这个女人,还真不拿自已的身体当一回事。邢

一凡退了出来,即然她要睡,就让她睡到饱。白

夏这一睡,就睡到了中午十一点,她睁开眼睛的时候,拿起手机一看,立即吓了一跳,她赶紧坐起身,拢着一头长发无语。

她掀被下床,来到浴室里洗刷完毕,她单脚跳着出来,她沿着楼梯一步一步的跳着,冷不丁的,才跳几阶,就看见邢一凡修长挺拔的身影自楼下迈上来。

“早啊!”白夏微笑打招呼。

邢一凡俊颜一沉,“早?你看看外面的太阳再打招呼。”

白夏还真透过窗户看一眼太阳,太阳都晒屁股了,她嘿嘿一笑,换了一句,“中午好。”邢

一凡俊颜还是有些不好看,他盯着她道,“早上我给你煮得早餐,浪费了。”“

呃?你给我准备早餐了吗?邢少爷,以后别给我准备早餐了,我可能早上起不来。”白夏觉得总叫他邢一凡没礼貌,看他好像少爷的身份,她就自已改称呼了。

邢一凡听完,盯了她几秒,他命令式道,“以后早上八点的早餐,不许迟到。”

好像在强迫着她,一定要吃早餐。

白夏眨了眨眼,只好说明情况道,“我的工作性质,可能晚上会常常加一下班,所以,第二天我可能起不来。”说

着,白夏的单脚站得有些吃力了,因为她的脚有点儿酸麻了。邢

一凡看着她上半身抚在栏栏上,单脚在那里跳啊跳的,他立即走到她的下两个阶梯,他半蹲下了身,示意她上背。白

夏心头一喜,便自然的双手搂住他的脖子,脚尖微微一纵,她就趴在他的背上了。邢

一凡的手也托紧她的腿,背她下楼。坐

在沙发上,白夏抬头声线清甜道,“谢谢。”

邢一凡走到饮水机面前,拿起一个杯子倒了一杯水递给她,白夏现在真得后悔摔伤这只脚,让她变成一个连生活都难自理的人。

“谢谢。”接过水杯,她又说了一句。“

你即然住在我家里,就要听我的一切按排,接下来的规矩是你的一日三餐不许迟到,否则,我会让你挨饿一天,晚上不许熬夜,要是被我发现,后果自负。”邢一凡坐在对面的沙发,微扬着一张俊颜,仿佛独裁者般的口气。

对面喝着水的白夏,立即因为这句话呛了一口水,她捂嘴咳嗽着惊愕看过来,却是不知道说什么。

“明白了吗?”邢一凡目光紧锁着她。

白夏点点头,听话得像一个小孩,她只是纳闷,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啊!

邢一凡为什么要这么做?还不是想纠正她的生活规律?像她这样日夜颠倒的日子,就算再年轻,也会熬出病来的。邢

一凡就像是一个事事操心的长辈,而白夏这个晚辈竟然还完全领悟不到他的苦心。白

夏当然饿了,朵朵跳到她的怀里和她腻歪着,邢一凡则进了厨房里,开始准备午餐了。

白夏不由好奇他的身份来,他说他是一个律师,可他好像现在也没有做什么事情,可是,这个男人却能住得起七星级酒店,车库里几辆跑车,还有这栋别墅,他应该是出身富贵之家的大少爷吧!

白夏突然苦涩的想到自已的家世,她的父亲也不是一般人,名下拥有几家上市公司,管理着几千名员工,身价不菲,可是这样的父亲,却在外面养了小三小四,还满着母亲连私生子私生女都有了。母

亲在得知他还有孩子之后,一时想不开跳河自尽了,扔下了五岁幼小的她,接着,因为母亲的死,父亲的愧疚,她得到了很好的补偿,只要她想要的,父亲都满足她。

在她读完高中之后,她便申请出国,走上她自已喜爱的事业,从她拿到第一笔稿费的时候,她就彻底的离开了父亲那个混乱的家庭,那早已经不能成为她的家。

所以,她活得像一个孤儿,坚强面对生活,自主独立,一切靠自已。

白夏的眼眶湿润了几分,她深呼吸一口气,在心底想过,大概也只有她结婚的时候,才会请父亲出席一次吧!反

正他现在拥有他的家庭事业,还有忙不完的应酬和女人,那样的父亲,那样的家,她是再也不想回去的。

白夏正想得入神,邢一凡迈步出来,他仿佛感受到她脸上那一丝悲伤,他锐利的目光扫过来,白夏查觉到,立即扬起灿烂的笑容,“我能做点什么吗?”

邢一凡淡应一句,“不必,别乱跑就行。”

白夏立即规规矩矩的坐好,除了撸着怀里的朵朵,她不给他填任何的麻烦。

邢一凡走着走着,听见桌上的手机响了,他拿起一看,立即接起,“喂!妈。”“

一凡,我和一诺准备过来你家里吃午餐,你在不在家啊!”那端蒋岚的声音传来。

邢一凡心弦一紧,走向院子的方向,也回了一句,“妈,我不在家。”

“不在家啊!那你晚上在家吗?”“

我这几天都不在家。”邢一凡只好说慌,他可不能让母亲和妹妹过来看见他的怀里有一个受伤的女人。

“那你一天到晚注意饮食规律,别总往外面跑。”蒋岚还真不放心这个单身的二儿子,现在有多少富家大少爷生活放荡的。

“妈,你放心,你儿子我不是你想得那种人,我清楚我自已要做什么。”邢一凡安慰道。蒋

岚当然也是清楚的,“好,我过几天,等你回家的时候再过来看你。”

”好,到时候我在家的时候联系你们。”“

哦对了,那个女孩子,追上了吗?人家答应做你的女朋友没有?”蒋岚这通电话,最重要的,还是为了探问这件事情的。邢

一凡不由往花院的更远处走去,“妈,她还没有看上我。”

“是不是你没有用对方式啊!一凡啊!该亮一亮家世背景的时候,你也别含糊,别总是让人不知道你干什么的。”蒋岚教育着他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