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世泽在挂断了叶佳媚的电话之后,他找最亲信的助理进来。

“白总!有事找我?”

白世泽把手机上那辆黑色轿车的画面转发给了助理,命令一句,“替我查这辆车的车牌所有人,我要这个人最祥细的信息。”

“是,我立即去查。”

助理起身离开。

白世泽此刻愤怒的捶了一下桌面,叶佳媚竟然敢这么给他戴绿帽。

此刻叶佳媚在车里吓得急喘了几口气之后,她赶紧慌得拨通了胡胜的号码。

“喂!亲爱的,来了吗?”

那端胡胜开心的问道。

“老胡,我们被发现了,刚才白世泽打电话吼我,说我昨天和一个男人在外面的咖啡厅非常亲蜜,我不知道是谁暴露了我们。”

“什么?

这怎么可能?

白世泽知道多少?”

那端胡胜也吓了一跳,必竟他和白世泽可不是一个等级的。

“我也不知道,总之,他开始怀疑我了,我现在要去找他解释。”

叶佳媚说完,挂了胡胜的电话,她就直奔白世泽的公司方向。

对于她来说,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也要解释清楚。

白夏在家里,也和邢一凡通过电话了,他把那段视频和照片发给了父亲,她也想知道,父亲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。

其实白夏这么做,只想要报复一下叶佳媚,加上她偷情这种事情,原本就是对不起父亲,她做为女儿的发现了,让父亲知道也是应该的。

白世泽的公司里,此刻白世泽正在开会,他的一名女助理立即进来报告他,他的夫人叶佳媚在办公室里等他。

白世泽冷着脸道,“你让她回去。”

助理立即过来让叶佳媚先回家,但是叶佳媚哪里敢回去?

她现在整颗心都七上八下的,她和胡胜偷情都快二十年了,现在被发现了,这意味着她两个孩子的秘密也会被发现的。

她可是吓坏了。

快十二点左右,白世泽冷沉着脸回到办公室,叶佳媚在那里呜呜的哭起来,“老公,你误会我了,我真得没有对不起你,我真得没有…我不知道是谁在冤枉我。”

叶佳媚哭得非常可怜,一副她很无辜的委屈感。

“回家再说,你想让我在公司里也丢尽脸面吗?”

白世泽怒色道,“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,你最好想想怎么实话实说。”

说完,白世泽扔下她离开,叶佳媚在他砰得一声关起门的时候,脸上的眼泪收放自如似的,眼泪还挂在脸上,但她的眼神已经涌上心机之色了。

白世泽坐进车里,他的助理立即递过来一份文件,“白总,查清楚了,您看看。”

白世泽愤怒的翻开了资料,只见资料上面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证件照片,旁边是他的所有资料,一个小公司做管理的,而且也有妻儿,比他年轻七八岁,叫胡胜。

“你再给我查一查胡胜的开房记录,全市的酒店都查,我要知道他近两年的开房记录。”

白世泽咬牙道,做为一个男人,他是无法忍受这件事情发生的。

“是,可能需要一点时间。”

“哼!多少时间都要给我查。”

白世泽气愤道。

此刻叶佳媚出了公司,就看见白世泽的车子从门口驶离,她立即追着过来,“世泽…世泽,你听我解释,你听我我解释啊!”

白世泽却让司机不要停,赶紧离开,叶佳媚立即假装出一副多可怜,多无助的样子目送着他的车离开。

等白世泽的车子不见之后,叶佳媚赶紧冲进了她的车里,急急的拨通了胡胜的电话。

“喂!”

“老胡,他真得怀疑了,而且他很生气,我们会不会暴露?”

“放心,这些年来,我们都没有在一些公开的酒店开房,现在我兄弟这边每次都借用别人的身份证给我开房,他白世泽查不出什么的。”

胡胜在那端安慰着。

叶佳媚咬着唇,眼神闪过愤怒,到底是谁把这件事情告诉白世泽的?

昨天她是从白夏的小区里出来,上了胡胜的车,也不过离她小区不到几公里的咖啡厅里喝咖啡,难道是她?

叶佳媚立即气得脸色青白起来,她觉得这极有可能是白夏跟踪了她,这个看似没有心机的女孩,现在已经处处在争对她了。

“该死的白夏,这个小贱人,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叶佳媚咬牙切齿,她不用再怀疑其它人,她几乎认定是白夏。

而她倒是没想到,她这个猜测是正确的。

下午三点左右,国际机场的大厅门口,只见一群人从高级的商务车迈出来,邢氏一大家人,温氏一家人。

邢烈寒的怀里抱着他的小公主,唐思雨牵着比她还高的邢以熙,邢震霆也牵着妻子,旁边有同去的保镖推着两车的行礼。

而旁边站着温家的人,温厉琛和苏希,此刻的苏希和温厉琛也是两个孩子了,大儿子比邢雨恬大一岁半,苏希也是羡慕唐思雨的可爱女儿,在儿子四岁的时候,又加油再生了一个女儿,凑成了好字,这会儿,才不过两岁半的小女儿,在父亲的怀里,睁着那双像极了苏希的大眼睛,兴奋的左看右看呢!温厉琛奶爸当得很称职,手里拿着一个奶瓶,背着小家伙的粉色小书包,而他上身一件深色风衣,分明是阳刚十足的外表,却因为女儿,丢弃一切的面子工程,只为讨好女儿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