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两点半,邢一凡带着白夏和蓝千辰在外面的餐厅吃完饭,蓝千辰是单身一人赴宴会的,所以,他有没有女伴都不重要,他也不在乎。

而邢一凡则打算带白夏去他小姨的店里挑一件晚礼服,今晚,他想要和她渡过一个愉快的夜晚。

蒋姗的店,是市中心少见的高级名店,拥有过半上流社会的客人,每年的营业额也非常的可观,她一生都和美丽时尚的衣服打交道,这对她一生来说,虽然单身至今,也别无遗憾了,而没有子嗣的她也不遗憾,她知道姐姐的孩子,会照顾她终老的。

而这些孩子人也对她非常的孝顺,邢一凡在出发之前,他拉着白夏走进了蓝氏珠宝店里。

白夏以为他又要给她买珠宝了,她立即小声道,“别买了,我不需要这些。”

“我是给另一个女人买的。”

邢一凡故意装着神秘,也想逗逗她。

白夏一听,果然眼神就瞪过来了,她眼底涌起一抹质问,“谁啊!”

“一个漂亮又美丽的女人,进来吧!凭你的眼光帮我选一串项链。”

邢一凡见她吃醋的样子,他倒要测试一下,她能吃醋到什么地步。

白夏立即环着手臂,轻轻一哼,“自已选,为什么要我选啊!”

“你们女孩子挑选的眼光更好,来,那也是一个我很喜欢的女人。”

邢一凡在挨骂的边沿疯狂作死。

白夏的脸色果然气白了一些,不过,她倒要看看他要选给什么样的女人。

“项链吗?

好啊!我给你挑。”

白夏再问道,“她多大年纪啊!”

邢一凡托着性感的下巴沉思了一下,“年纪我也不太记得了,你就凭你的眼光选吧!总之,漂亮就行。”

白夏走进柜台里,虽然刚才她真得很生气,听说他还有一个喜欢的女人,她就感觉自已在他心里的地位动摇了,甚至她还要和另一个女人平分他的爱吗?

想一想,她就绝对接受不了,甚至她有一种,如果他选择另一个女人的话,她会大方成全的悲壮心里。

此刻,她已经有极度的吃醋,往成全他幸福的方向走了。

白夏很想挑一份很媚俗的项链给对方,可想一想,即然是他喜欢的女人,她又何必去害他呢?

白夏的目光俯下身,在柜台里打量着,真得认真在挑选了。

身后邢一凡环着手臂跟着她的身影,他有些错愕了,难道她不该质问他,不该生他的气吗?

或者,从他的口中打探更多那个女人的事情啊!可是白夏却异常安静,她认真的一个柜台一个柜台挑过去。

终于,白夏看见了一条项链非常的精致,是月牙型状的,即时尚又不失雅致美感。

但是一看价格,白夏认真的数了数后面的几个零,她不由的抬头朝身边的男人道,“这条项链不错,只是有点贵。”

“这是你的眼光,贵点没事。”

邢一凡决定买下,只要是她挑的就行。

白夏的心被什么狠狠的刺了一下,原来那个女人在他的心里是那么重要的,再贵的,只要对方喜欢,他都会送。

“那我到门口等你了。”

白夏说完,默默的从他的身边越过,走向了门口的方向。

白夏在背对着邢一凡,走向门口的时候,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,她真得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悲伤感觉。

好像她即将要失去他了,这种感觉,不亚于天塌下来了。

白夏强烈着内心的悲伤,环着手臂在门口等着。

邢一凡一边在付帐,一边几次朝门口那玻璃后面灯影下的纤细身影张望。

他感觉白夏好像情绪有些不对劲了,是不是他刚才的那个玩笑开过头了?

白夏此刻,已经连今晚的晚宴也不想参加了,即然他有喜欢的女人,这样的机会应该让给对方,而她原本就是喜欢这种商业宴会。

白夏扭头看着结帐朝这边出来的男人,她深呼吸一口气,尽量表现出一副大度的样子,她眼泪也擦干净了。

“走吧!”

邢一凡朝她温柔出声,他等上了车之后,就向她解释一下。

白夏突然笑了一下,“我好像晚上要回我爸家,宴会我就不去了,你找别人吧!”

这次,换邢一凡傻怔了。

白夏继续笑着说道,“邢一凡,我知道我很平凡,配不上你,所以,如果你有喜欢的女人,我愿意退出,不打扰你们。”

邢一凡,“…”白夏咬着红唇,她强忍着眼泪道,“我成全你们,我…”邢一凡的心才要碎了,此刻他只有懊恼自责,甚至有暴揍自已一顿的冲动。

看着白夏眼泪滑落的那一刻,他的手立即伸到她的脑后,紧紧一按,白夏那张哭了的小脸就贴在他的胸口处了。

这一刻,邢一凡后悔之极,这种玩笑他以后再也不开了。

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要离开他,还说成全他,这意味着她可以大方的把他让给别人吗?

不,他才不愿意!白夏在邢一凡的怀里,眼泪瞬间染湿了一片,邢一凡低沉落声道,“上车我再解释。”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