裴月凰抬眸,看着迈步进来的蓝千辰,她勾唇一笑,“蓝二少爷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?”

蓝千辰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,目光认真的看着她,“我是来面试的。”

裴月凰的笑意微僵,随着,她打趣道,“蓝二少爷这么闲吗?

还是故意开我玩笑的?”

“我没有开玩笑,我知道你的法务那边在招聘律师,我正好兴趣一试,今天来得匆忙,没有给你带一份履历过来。”

蓝千辰可真不是开玩笑的。

这下,裴月凰的笑容可真僵固了,她也认真的打量着对面的男人,眯着眸问道,“你来真的?”

蓝千辰点点头,非常认真的答了一句,“真的!”

“我可请不起你。”

裴月凰撑着下巴,摇摇头。

蓝千辰眯着眸,“我可以从实习职员做起,如果你对我的能力有质疑的话,我可以向你证明。”

裴月凰站起身,撑着手臂倾身凑近他,“蓝二少爷,别胡闹。”

蓝千辰站起身,也撑着手臂,把距离缩断了几分,他的俊颜离她仅有一掌距离,他的薄唇性感启口,一字一顿的回答,“我没胡闹。”

如此近得距离,令蓝千辰这张俊美无敌的面容,像是一道侵略光芒,令裴月凰的呼吸一窒,几秒的失神。

甚至她呼吸到他清冽迷人的男性气息,想到上次那个被他强势烙下的吻,裴月凰立即站直了身体,她怕靠得太近,让这个男人把她什么心思都看穿了。

“你真得要来我公司?”

裴月凰再认真的确问一句。

蓝千辰勾唇一笑,“我明天过来上班。”

裴月凰不由扶了一下额头,有些头疼的站起身走向落地窗的方向,她还是掩不住想笑,同时想要击退他,“蓝二少爷,恐怕我的工资达不到你想像的那么高。”

蓝千辰从旁边绕了过来,在她舒服的老板椅上慵懒坐下,“谁说我要你的工资了?

我免费给你工作。”

裴月凰这下明白了,他根本就是过来她这里胡闹的,她目光认真了几分,“千辰,好好做你的少爷去吧!别闹了。”

蓝千辰俊颜微愕,同时有一股气恼涌上,他拧着眉宇道,“我可没闹,总之,明天我会过来上班。”

说完,蓝千辰起身,修长的身躯逼近了她,明明俊秀阳光的男人,却让裴月凰的心跳急跳起来。

裴月凰原本就站在落地窗前,她脚步倏地后退一步,背靠在了窗前,蓝千辰的健臂懒懒的一撑,就把她堵到了胸前了。

裴月凰还真有些吃不消这个姿势,她呼吸微微一促,不知道这个男人要干什么。

蓝千辰也没想干什么,就是想靠近一些打量她。

面对着年纪小的男人,裴月凰的自信好像打了一半的折扣,竟然有些害怕了。

明明在别的男人面前,她的气场一丝不输,可偏偏在这个小自已三岁的男人面前,她总显得莫名慌乱无措。

“你…你在看什么?”

裴月凰连说话都结巴了。

蓝千辰看出她几丝窘迫,他眯着眸弯起一抹俊朗迷人的笑意,“老板,明天见。”

说完,他一抽手臂,转身,悠闲的插着裤袋走向了门的方向。

裴月凰微微瞠着眸,从头到尾她也没有答应让他来上班啊!没一会儿,许敏借着收拾咖啡杯的理由进来,看着自家老板站在落地窗前沉思,她笑嘻嘻的问道,“裴总,蓝二少爷找您有事吗?”

“他要来我公司上班。”

裴月凰叹了一口气,莫名无奈。

“什么?

他要来公司上班?

哪个部门啊!”

许敏不由激动的问。

“法务。”

裴月凰目眺着远处,有些头大。

“天哪!蓝二少爷一定是为了裴总您来的。”

许敏兴奋的说道,一边擦试着桌面,一边笑嘻嘻道,“裴总,蓝二少爷对你可真执著呢!为了你,甘愿来你的公司当一名法务。”

裴月凰正头大着,听着许敏的话,她扭头瞪了过去,“你少说两句,也许他只是无聊,太闲了。”

许敏立即噎了一下,她不敢继续说了,因为她身为女人,能理解老板的心情,被一个小三岁的男人追求,她内心里并不止是开心的,同时,还有担忧顾虑,更何况,她未来的老公是要入赘的。

裴月凰的目光远眺着窗外的风景,内心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,黛眉微微的拧着,在许敏推门离开之后。

独自一个人的空间里,她的黛眉松开,红唇微微弯起一抹笑意,她修长的手指轻抵在红唇上,却也难于阻止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愉悦。

在拘留所里,牛德和刘宝能一起拘留着,他们两个是主谋,还有几个连带人员在另一间拘留室。

“我一定要让那个小混蛋付出代价。”

牛德朝刘宝能狠狠的说道。

“如果没有他,我们这会儿早就拿着钱出国潇洒了,哪会蹲在这里?

还不知道要判几年呢!”

刘宝能这会儿也恨不得杀了邢一凡。

“我还留了一张卡,卡里有一千万,反正我也没命用了,我没孩子也没有家人要养,那一千万就拿来买那臭小子一条命,哼!”

牛德咬牙切齿的说,仿佛只有这样,才能发泄他的怨气。

刘宝能立即凑过来,小声道,“那你怎么做?”

“等我小弟过来探问我,我就透露风声出去,谁要是把那小子了结了,谁就可以过来向我邀功,我那些钱,就是他的。”

刘宝能想到邢一凡那么轻易就撕碎了他的美梦,让他蹲牢狱之灾,他也自然赞成牛德的想法。

“好!我支持你干掉他,我现在最恨的就是他,如果没有他,我们能有这下场?”

刘宝能激着他。

牛德不用被激就已经有杀人之心了,他现在一无所有,又面临着遥遥无期的审判,他只想出一口恶气。

白夏在家里完成了工作,她有些腰酸腿麻的起身,来到阳台上透透气,她想到朵朵还没有接回来,她想明天一定要抽空把这两只小家伙接回来了。

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了,远处的浓云翻卷着,冬天的夜晚来势汹汹,白夏突然感觉心里空空的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