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夏和野泽一路有说有笑的往邢氏集团这边过来,野泽还是一个非常幽默的人,他长得也不似那种阳刚气息的人,反而有几份女气阴柔,一头深棕色略长的发,遮住白皙的额头,五官组合在一起,是一张堪称精致漂亮的面庞。

一米七八的个子,也是非常帅气的男孩子,当然,在白夏的心里,野法就是她的男闺蜜类型,有话可说,有忙必帮,但是互相不来电,她也不是野泽喜欢的女孩子,他喜欢更强势御姐的女人。

正说笑着,白夏看见站在邢氏集团公司门口的邢一凡,她的车子立即便驶了过去,停在他的面前。

邢一凡正想看看白夏这位异国男性朋友,这时,车窗落下,坐在白夏身边的野泽,那张白皙清秀的颜值直接威胁到了他。

邢一凡的心弦直接绷紧了,从和白夏相识交往到现在,她的身边都是没有男性出现的,这令他以为放心了,可此刻,他的危险信号又闪了起来。

“hi,你好。”

野泽伸手,用蹩脚的中文打招呼。

“你好。”

邢一凡强压想要拉他下车的冲动,维持着表面的礼貌。

这时,野泽立即惊喜的朝白夏道,“白夏,你的男朋友好高好帅啊!他叫什么名字?”

邢一凡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必竟他懂得语言里,不包括k国的语言。

白夏笑着回了一句,“他叫邢一凡。”

邢一凡原本是想开车的,但是,他突然就不想开了,他伸手拉开了白夏的后座车门道,“就开你的车去吧!”

白夏笑道,“好啊!地点在哪?”

“我们常吃得那家。”

邢一凡温柔应了一句,坐到了白夏驾驶座的后座方向,他的目光暗含凌厉的审视着野泽。

邢一凡虽然帅气迷人,五官英俊非凡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的缺点,可是,野泽也不差,他们两个人拥有着两种不一样的气质。

邢一凡浑身上下流露着阳刚气息,而野泽是漂亮得有些过分的那一类男人,这种不同气质,不同外表的比拼,邢一凡的优势就弱下去不少。

因为有些女人就是喜欢野泽这种,看着粘人又乖敲的男人。

难道白夏也喜欢?

邢一凡的内心各种清绪在上涌,揣测,又否认。

总之,在他看似平静的外表之下,是一颗已经被妒火包围着的内心了。

前面的野泽对什么都好奇,不由指着这个问,那个问,白夏的声音甜美,k国的语言也说得非常溜,这令邢一凡突然有一种冲动。

学k语。

白夏和野泽聊到什么,不由又开心的笑起来,两个人的目光在等红绿灯的时候,一直交汇着,相视着笑。

这令后面的某大帅哥有一种被忽略的冷落心情了,他甚至有一种委屈,被白夏无情的抛弃了。

白夏终于在某一个瞬间,想到身后坐着邢一凡了,她扭头笑问道,“你怎么不说话啊!”

“我听不懂你们说话。”

邢一凡低沉应了一句。

白夏也恍然大悟,笑起来,“野泽刚来这边,对什么都很好奇,我要解释给他听,他是我在k国最好的朋友。”

邢一凡不由噎了一下,最好的朋友是哪一种朋友?

邢一凡突然很想立即查野泽所有资料。

这时,野泽不由扭头看向邢一凡,看着他慵懒坐在后座的样子,他立即好奇的问道,“白夏,你的男朋友是模特吗?”

白夏扑哧一声笑起来,“他不是模特,他是律师。”

“哇塞,他太棒了,我好崇拜律师的。”

野泽惊喜道,他们国家对于事物夸张的程度,是比较强烈。

后座的邢一凡,一边听着野泽说个不停,一边又听见白夏清甜的笑声不断,他不由忌妒浑身冒火,感觉自已和白夏在一起以来,都没有逗她笑得这么欢乐,这个野泽哪来的能力?

终于白夏的车子开进了一座餐厅的停车场里,车子刚停下,邢一凡就推门迈下来,白夏的这辆小轿车,对他这种大长腿来说,真得很憋屈的。

“谢谢你请我朋友吃饭。”

白夏回头,朝他甜甜感恩道。

邢一凡看着她的笑容,不由笑着俯下身,亲呢的凑近她道,“那就晚上好好感谢我吧!”

白夏的笑容直接被他吓得僵固,她讪讪一笑,“别这样行不行!我朋友还在呢!”

“他又听不懂!”

邢一凡对野泽仿佛带着一种敌意。

白夏听出来了,立即伸手安慰他一句,“你别这样啦!野泽在k国帮我很多,是我最好的朋友,你也要尊重他。”

邢一凡听完,只好勾了一下嘴角道,“好吧!”

野泽好奇的站在一旁听了一会儿,白夏朝他道,“走吧!我们上去。”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