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医生,我女儿怎么样?”

裴夫人第一个寻问。

医生摘下口罩,脸色有些凝重道,“这位小姐的外伤并不严重,最严重的,大概就是脑补的创伤,目前伤者处于晕迷未醒的状态,我们无法检测更多的脑部问题,只能等她苏醒再查看。”

“最严重会是什么情况。”

裴父担忧问道。

“还好,ct检查并没有什么脑出血的症状,也有可能伤者只造成严重的脑震荡,但我们乐观等她醒来再做详细的检查吧!”

裴家的人都松了一口气,蓝千辰看着病房问道,“我们可以看看她吗?”

“我马上把她转到看护病房,你们家属可以陪在她的身边。”

而这时,旁边的抢救室门推开了,这名医生立即关心问道,“抢救得怎么样?”

只见那个医生摇摇头,“失血过多,加上生存意志薄弱,处于重度晕迷,还需要观查。”

而裴家的人,听着李忠的情况,都想说一句活该,可是他们修养好,都没有出声。

裴月凰被推出来,她脸上的血迹被清洗干净,额头缠了一圈纱布,神情很安静,仿佛就像是睡着一样。

“月凰,我的月凰。”

裴夫人还是掩住了唇,眼泪直流,做为父母的,最见不得孩子受罪了。

蓝千辰的内心里,多少也松了一些,但是,他内心的自责难消。

裴月凰进了病房,裴夫人又拿着温水,替她擦试着脸颊,抹着她的手臂。

有了裴月凰的家人在里面,蓝千辰则先退到了病房外面,他站在玻璃窗前,凝视着那张沉睡着,没有血色的面容,他的心,一遍一遍的接受自责内疚的洗礼。

他认定了,这辈子非她不娶,不管她今后怎么对他,他都要陪在她的身边,护她一辈子。

裴月凰一睡就到了晚上,医生的意思,可能需要时间。

蓝千辰一起陪着裴家的长辈守着,一刻也不愿意离开。

稍晚一些,听到了护士过来讲李忠的事情,李忠最终不治身亡。

听到这个结局,蓝千辰不做任何看法,这就是自作虐不可活的最好下场。

有时候,人老病死,人生无常,最重要的就是珍惜当下,多陪伴爱的人。

邢一凡的公寓里,两只小猫咪在房间里追着玩,可爱的身影,令整个房间都变得温馨了起来。

白夏工作完,原本她也可以睡觉的,但是,就是想过来这边现吸吸猫。

她也没敲门,而是径直就按指纹进来了,不过,她还是非常小心的听一听房间动静,最好不要在邢一凡洗澡的时候,因为这个时候,这个男人变得很危险。

白夏看见沙发上的朵朵和毛毛,她立即坐过去,抱起朵朵把玩着。

“玩我的猫,可是要交钱的。”

身后冷不丁的传来低沉的男声。

白夏听完,立即扭头看他一眼,看着身后穿着完好睡衣裤的男人,她才放心道,“交什么钱,朵朵可是我的。”

“你可真是一个小偷。”

邢一凡一边说,一边坐到她的身边。

白夏可不愿意被这么评价,她立即瞪过来,“我偷你什么了嘛!我当时捡朵朵的时候,我可不知道她是有主人的,我以为只是一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野猫。”

邢一凡轻哼一句,“偷猫又偷心,你说,你不是小偷是什么?”

邢一凡伸手没好气的揉着她的脑袋。

白夏听完,立即心头一甜,有些娇羞道,“我又什么时候偷你的心了?”

邢一凡把她连人带猫一起扯入怀里,朵朵见主人腻歪了,就赶紧识趣一跳,跳出了白夏的怀里。

白夏的侧脸上立即被亲了一下,“已经偷走我的心很久了。”

白夏垂着眸,弯唇得意一笑,“那说明我本事好。”

邢一凡在她弯起的红唇上,霸道的吻过来,白夏没想到又被他偷吻成功,一边想推,一边却又不舍得推开。

邢一凡直接把她吻软在他的怀里,白夏有气无力的捶了一下他的胸膛,“可恶,不许这样了。”

“这就是你偷我心的借价。”

邢一凡给她冠上罪名。

白夏有些无语的看着他,但内心却是甜滋滋的,她依偎在他的怀里道,“你父母真得快回来了吗?”

“嗯!还有两天,把你的户口本提前拿出来,见面第二天就去领证。”

邢一凡霸道的命令。

白夏想一想,户口还在父亲那边,她点点头道,“好!我问我爸要。”

邢一凡想到叶佳媚那两个孩子的身世,他朝白夏问道,“你爸的另外两个孩子,怎么一点儿也不像他?”

白夏对此也是非常的纳闷的,“我也不太清楚,大概叶佳媚的基因太强大了,他们一点也不像我爸。”

白夏倒是没有多想的,邢一凡派出去查的人,还没有回消息,他想,也快有答案了。

等那一天,他会亲自告诉她,让她回白宅,把叶佳媚赶出去,恢复她白家唯一一个孩子的身份。

就在这时,听见了猫叫声,原来是毛毛一直在追着朵朵,追上了,就把朵朵按在地上,非常柔顺的舔着毛,在讨好着朵朵呢!“它们在干什么啊!”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