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世泽坐在医院里的休息椅上,看着这两份检验报告,他久久脑袋一片空白,仿佛他的人生突然来了一个大转变,他原本努力的一切动力,都没了!还想着白荣给他传后,把白家这个姓氏继承下去,可现在,讽刺之极,他不但没有生出属于他白家的后代男嗣,还替妻子的情人抚养一双儿女到现在。

十九年了,他整整费尽心力的去扶养一个外人的孩子,他用尽心思,不惜从小宠到大,儿子的大学,他还花了十几万去打点关系,女儿上最好的贵族高中,供叶佳媚大手大脚的花钱,却把他白世泽的亲生女儿,白夏送出了国。

当年叶佳媚给他做着各种思想工作,就担心白夏在,会影响到她的一双儿女成长,所以,在白夏也想离开这个家的时候,他没有多考虑就让她离开了。

而白夏一走就是三年未回,想到对白夏的内疚和亏欠,白世泽突然狠狠的抽了自已两个耳光,当年他的前妻留下遗书离世,也是他一手造成的,让白夏十几岁就失去了母爱,让她生活在一个没有温暖的家里,遭受叶佳媚的处处排挤。

白世泽猩红着眼眶,此刻,他恨不得杀了叶佳媚和胡胜这一对狗男女。

他处于久久的崩溃之中,一直呆到了傍晚时分,路过的医生和护士都有些惊讶的看着他,有些还会上前关心他,白世泽埋着头,仿佛陷入了无限的痛苦之中。

叶佳媚回到家里,看见两个孩子早早就回来了,儿子平常都会去打球的。

“怎么你们这么早回来了。”

叶佳媚一边说,一边从袋子里拿出新衣服,朝女儿的身上比了比,“来,莹莹,妈给你挑了两套新衣服,过来看看,喜不喜欢。”

白莹一看新衣服,立即眼神一亮,叶佳媚每次都是挑着品牌店买的,所以,衣服款式都是很好的,白莹立即便抱在怀里,“妈,我好喜欢,可我还需要两条裙子呢!你什么时候也给我买吧!还有鞋子,都旧了。”

“好好好,都买,等妈有时间,带着你亲自出去挑。”

说完,叶佳媚又拿出一套新得蓝球服递给儿子,“荣荣,你的,你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“妈,今天爸让我和妹妹一起去医院抽血了,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吗?”

白荣好奇的向母亲寻问,他感觉父亲这样的做法有些不正常。

叶佳媚正收拾着衣服,听到这句话,立即浑身一僵,她忙回头看着儿子,“什么?

你爸带你们去抽血了?

抽什么血?

为什么人抽血?”

“我抽了一大罐呢!都疼死我了。”

白莹朝母亲诉说着委屈道。

一旁的白荣皱眉道,“你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带我们去抽血吗?”

叶佳媚的心底隐隐涌上一抹不安,老公不是说要去出差吗?

怎么会拉着她的一双儿女去抽血呢?

而且,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抽血?

“他有没有说,抽血干什么?”

叶佳媚强持着镇定,朝一双儿女问道。

“不知道啊!反正抽完了血,他就让司机把我们送回来了,可他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呢!”

白莹正在开心的比对着她的新衣服。

叶佳媚的呼吸一窒,她安慰着一双儿女道,“没什么,大概就是平常的体检抽血,你们都去写作业吧!我打电话问问他。”

说完,叶佳媚便去拿她的手机,可这个时候,她的手已经止不住的在颤抖了,她拿着手机出来了大门外面的小花园里,可是她拨打的并不是白世泽的电话,而是胡胜的。

“喂!媚媚,怎么了?”

那端胡胜的声音立即温柔响起。

“老胡,不好了,刚才荣荣和莹莹说,白世泽突然拉他们去医院里抽血,你说好端端的,为什么要让两个孩子去抽血?

他也没有跟我说原因,他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呢!”

“白世泽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胡胜也吃惊起来。

“我就是猜不到啊!他原本是要去出差的,这个时候,他都在另一座城市了,可现在,他人还在医院呢!难道他发现了什么?

知道了孩子们的事情吗?”

叶佳媚已经急得脸色发白了,她感觉站立的力气都在抽空了。

而就在这时,她看见外面的铁门开启,一辆熟悉的车子驶进来,叶佳媚吓得手机立即紧握在手里,把胡胜的电话胡乱的按断了,她紧张得心脏病都快要犯了。

但她还是强持着冷静,她想,一定不是她担心的那样,白世泽只是关心孩子们的身体健康吧!白世泽的车子看着大厅门口站着的女人,此刻,他真得有一种冲动,一脚油门开到那里去,把叶佳媚这个恶毒女人送走。

可是白世泽到底还是冷静了下来,他把车停进了车库里,他有些狠的推开了车门,迈步下来。

叶佳媚虽然害怕,但还是如往常一样,娇嗔着走向了他,“老公,你怎么回来了呀!不是出差了吗?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