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像他的家人,从没有一个人行偏踏错,整个家族都充满了正能量,爱意融融。

“一凡,谢谢你留下来照顾我。”

白世泽对邢一凡,是真得尊重的,因为邢一凡是非常优秀的年轻人。

“伯父,这是应该的。”

邢一凡笑应一句。

白夏替他舀了一碗粥,白世泽昨晚到现在,他也没有吃东西,即便他没有什么胃口,可身体受不住,喝了太多的酒,要是没点暖胃的东西,他的胃都在抽疼了。

喝了几口粥,他感觉浑身暖融融的。

白世泽昨晚也想清楚了,他成全叶佳媚和胡胜,因为他对叶佳媚也早已经没有感情了,放过她,也是放过自已,重新生活。

“夏夏,我想把这栋别墅卖了,我再准备去其它的地方买一套,这里太多我不想回忆的事情了。”

白世泽叹了一口气。

“爸,你应该这么做。”

白夏赞成。

“我会在你小区附近的小区里选一套公寓,以后有什么事情,我离你们近,也好照应。”

白世泽此刻,他满是内疚的心只有白夏了,那两个孩子,他自认为这些年没有亏待过。

所以,他们今后的生活,他也不会再过问了。

“爸,你也别想太多,叶佳媚如果心不在你这里,留也是没用的,你让她去吧!”

白夏劝了一句。

突然,白世泽抬头看向邢一凡,他好奇的问了一句,“一凡,你和邢氏集团总裁邢烈寒认识吗?”

邢一凡笑了一下,“他是我大哥。”

白世泽的眼神里,还是涌上一阵惊喜,“原来你是邢氏集团的二少爷!夏夏真是好福气啊!”

白世泽刚才也只是突然想到邢一凡也姓邢,只是下意识的打听一句,没想到,答案是这么令他欣喜。

白夏俏脸微微一红,“爸,户口本在你这里吗?”

白世泽立即明白过来,他终日不笑的脸上,终于扬起笑容了,“你们要结婚了吗?”

“我们打算先领证,再办理婚事,婚事不能操之过急,我要给夏夏一个难忘的婚礼。”

邢一凡的目光,深情的落在白夏的脸上。

白夏有些羞赫的看他一眼,也同意的点点头,“嗯!办婚礼不急。”

白世泽也很开心,邢一凡这么做,也是对女儿的负责,领了证,便已是夫妻了。

“好,我一会儿找一下,一直都是叶佳媚在收着,应该就在家里。”

白世泽出声道。

附近的一家酒店里,叶佳媚在思来想去之后,她还是找不到白荣,她让胡胜去找了,可是,胡胜不了解白荣,根本不知道怎么找。

叶佳媚还是厚着脸皮过来找白世泽了。

白世泽已经吃过午餐了,门外叶佳媚还有钥匙,她直接带着白莹就进来了。

白夏正收拾好了垃圾提出来,冷不丁的在花园里,和走进来的叶佳媚母女遇上。

白夏瞪着眼前这个伤害父亲的女人,她眼神闪烁着怒火,“你还有什么脸回我家。”

叶佳媚以前可是理直气壮惯了的人,这会儿,看见白夏,她的脸一阵青一阵红,她有此窘迫道,“我是来找你爸的。”

“你还有脸找我爸?

我爸半辈子都毁在你手里了,你还想要怎么样?

我爸现在不想见你。”

白夏的目光冷冷的驱赶着。

叶佳媚立即噎了一下,看着白夏,她在这个家里做了半辈子的女主人,白夏以前可是她欺负的主儿,这会儿反了过来了。

“白夏,我儿子白荣不见了,你能不能求你爸替我寻找他,他是我的儿子,我不能让他出事。”

叶佳媚只好装可怜,博同情。

白夏可不会这么好说话了,叶佳媚现在所有的下场,都是她该得的。

“找人你可以向警局求助,你找我爸干什么?”

“白夏你…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,好歹我现在还是你爸的妻子,我们还没有离婚,你不能这么对我。”

叶佳媚立即凶相毕露,还想着在这个家里占有一席之地。

白夏冷笑一句,“忘记告诉你了,一凡是律师,我想一凡可以整理一下你这些年从我爸身上拿走的钱,让你净身出户,甚至赔偿我我爸最大可能的精神损失费,还有欺骗罪。”

叶佳媚立即吓得脸色一白,白夏的话,的确吓着她了。

“看在你女儿的面子上,我不会太过分,但是,你别再来找我爸了,离婚这件事情,一凡会帮他出面。”

白夏冷淡道。

刚才在饭桌上,这也是白世泽的意思,他根本不想再看见叶佳媚这张脸,哪怕一眼,他都不想看见了。

叶佳媚看着白夏,终于,她发现她什么话语权都没有了,旁边的白莹原本就不喜欢白夏,此刻,她看着白夏,却是那么的羡慕和嫉妒,她也想成为白世泽的女儿。

叶佳媚还想着找白世泽求助,没想到白夏就把她给赶出去了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