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晒好了席子之后,白夏被某个男人吻得腿脚发软,连站立都没有力气,只能依偎着他,很是窘迫。

邢一凡直接打横把她给抱到了大厅里的沙发上,白夏的眼神里,也荡漾着幸福和甜蜜的笑意。

邢一凡端出了虾仁粥,荷包蛋,吐司面包,热牛奶,新鲜水果,品种多样,供着白夏选择。

白夏眨巴着眼睛,看着这么多样的早餐,有些不解的问,“我们两个人吃得完吗?”

邢一凡眯着眸道,“得给你好好补补身体。”

白夏立即想到昨晚,她虚弱无力的样子,她就窘得想要钻地洞。

“我没事啦!我的身体才没有你想像的那么虚弱!”

白夏想要抗议,明明是他的体力变态好吗?

邢一凡呵呵一笑,“是吗?

那今晚我们再试试。”

白夏立即吓得瞪向他,”不行,不能太频繁,适可而止。”

邢一凡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完这句话,他不由好笑,只得先哄着她,“好,听你的。”

“我一会儿让我妈送一些燕窝过来,每天早晚我给你熬着吃。”

邢一凡还是想要给她补身体。

白夏心头还是很开心的,她眨了眨眼道,“不要让伯母这么劳累跑一趟,以后我们自已去买吧!”

“伯母?”

邢一凡不由笑着纠正她。

白夏立即猛地捂住嘴,然后又很是罪过内疚的拍着胸口,赶紧改口,“妈,…你让妈别来。”

白夏这一声妈叫得还是非常的僵硬生涩的,因为她十三岁之后就失去了母亲,所以,她有太多年没有叫这个称呼了。

邢一凡莫名的心疼了,他上前,伸手一揽,便把她揽在怀里,白夏能感受到他的情绪,她笑了笑道,“我没事,是我太不够成熟了,希望妈不会怪我。”

“她一定不怪你,以后她就是你的母亲,我们一起照顾你,爱你。”

邢一凡抚摸着她的长发,亲了亲。

白夏眼眶微微一热,有些泪意泛涌,她点点头,“嗯,我知道。”

她也很感动,能再拥有母亲的感觉,蒋岚对她来说,就像是母亲一样温柔亲切。

“那我不向我要,我们一会儿出门去买。”

邢一凡也考虑着她的感受,做为儿媳妇的她,自然是不想麻烦到婆婆。

白夏点点头,“嗯,好。”

吃完早餐,邢一凡和白夏便出门了,邢一凡直奔一些高档的地方,买了几盒顶级的燕窝放到车里,打算以后在家的时候,就给她熬燕窝吃。

白夏坐在他的车里,在经过一个婚纱礼服设计店的时候,她不由撑着下巴,好奇的打量着。

邢一凡捕捉到她的目光,他温柔问道,“累不累,要回家,还是再去逛逛?”

“去哪逛?”

白夏眨眼问道。

“去看婚纱吧!去我们小姨的店里。”

邢一凡笑道。

白夏一听,立即欣喜起来,她点点头,“嗯!好啊!那就去看看吧!”

蒋姗的店里,也有高端的婚纱订制,她的店面扩展开来,两层礼服专柜,而往上两层,则是婚纱设计,她网罗了国际顶级的设计师替她设计稿,而她亲自带着团队纯手工打造着一款又一款经典又完美的婚纱现世。

所以,她的婚纱和礼服一直都是上流社会的最爱。

邢一凡牵着白夏走进去的时候,这里的服务员们都已经知道他们的好消息了。

“二少爷,您是二少奶奶选购婚纱的吧!我们老板娘还一直在问,你们什么时候过来呢!”

邢一凡笑道,“对,我们过来挑选一下,准备来翻我小姨的压箱底了。”

一旁的白夏不由捂嘴好笑起来。

“二少爷,您的婚礼,我们老板娘可是早早就预算准备着的,别说压箱底了,她还打算等她退休了,把这间店都交给你们打理呢!”

这可是蒋姗一直都在表露出来的一个信息,她身下也没有儿女,只有这三个侄儿是她最亲近的小辈,她是将身后的产业将来都交给他们的。

邢一凡脸色认真道,“我小姨定能长命百岁的,这店还是由她自已亲手打理才行。”

正说着,只闻一道成熟迷人的声音传来,“活得太久,也没什么好处,我不要长命百岁,我只要你们年轻人恩爱幸福就行。”

只见蒋姗一件贵气的晚礼服从二楼迈步下来,她风情款款,一点也看不出来已经是五十几岁的人了,反而还保留着三十多岁的气息。

“小姨,我和夏夏正好有空过来你这里一趟,我们的婚礼我妈告诉你了吗?”

邢一凡牵着白夏朝蒋姗走来。

蒋姗笑道,“除了你家人,你妈大概头一个告诉的,就是我了。”

“小姨。”

白夏唤了一句。

蒋姗立即笑着打量着她,凭着她多年看人的眼光,便能发现白夏的身上,仿佛又多了一种气质,看来在她的侄儿身边,白夏将来也是一位优雅温婉的少夫人。

“来,跟我上去吧!我提前给你们准备了新婚的礼服和婚纱,你们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