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国,国际机场,项擎昊的私人飞机稳稳落地,飞机刚落不久,一行三辆黑色轿车驶进了机场的接客通道。

项擎昊在六名保镖的护行之下,修长的身躯疾步迈向了轿车的方向。

坐进车里,前来迎接的是一位四十出头的国外男人,他急得一边抹冷汗,一边道,“少爷,我们一直完整的保护现场,等你过来查看。”

“去实验室。”

项擎昊的目光冷冷盯向前方,此刻的他,浑身爆发一股戾气,宛如一头被惹怒的狼。

黑色的轿车快速驶向了机场高速,朝项擎昊家族设立在这个国家的医学实验室的方向驶去。

一个多小时的赶路,终于到达了实验室的大门,黑色的轿车才刚刚停稳,前座的保镖立即下车开门,项擎昊一脸阴沉的迈下来,目光冷鸷的盯着一群前来迎接的人,而他的脚步,疾迈向了那被盗得冷藏室里,他站在这间重资打造的保险柜里。

四周散发出来的冷气,也比不上此刻他目光的寒意,他盯着那原本该储存他心血所造就的新型药物,那是他即将宣布发布的一种药物,现在,竟然被偷了。

“所有人都出去,没我的命令,不许进来,让安保处长立即自已走人。”

项擎昊一边说,一边伸手扯了扯领带,内心的怒火令他浑身燥动起来。

四周的人都赶紧非常识趣的离开,生怕去承受这位大少爷的怒火。

项擎昊走到被砸过的密码锁的面前,他盯着玻璃碎,操控盘发出了警报红灯,一闪一闪的光芒,映入项擎昊的眼眸,他眯紧,陷入沉思。

这里的密码只有三个人知道,而其中一个人刚在上个星期去其它在地方合作,现在,能解开这里的锁,除了自已,这里就只有一个人。

在这里管理的人,他家族的一位堂亲叔叔,他叫三叔。

项擎昊的目光流转之际,他伸手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“替我查一查我三叔近期的帐目流动情况,我要最详细的。”

项擎昊在吩附之后,他继续在破碎的密码锁上操作。

这款密码锁是他找人打造的,所以,到底它的具体用处他非常清楚,如此表面的砸动,根本无法破坏到它的本质。

项擎昊正在等着一个电话,有一个人靠近了他,这个人五十出头,穿着一件白色防菌服,他一手藏在口袋里,一边走向了项擎昊。

项擎昊敏锐的听见脚步声,他扭头,他的身后,赫然站着他的三叔。

“擎昊,你查得怎么样?

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?

知道是什么人偷走的吗?”

项擎昊朝他唤了一句,“三叔,我还在查,这件事情,我早晚会查出来。”

项寿阳点点头,“是啊!这么重大的事情,一定要查出究竟。”

项擎昊的目光看向地上有一小片粉沫,像是偷拿的人太慌乱,不小心的弄碎了一瓶,他走过去,蹲下身仔细的看着,而在他的身后,项寿阳也走过来,他俯下身,问道,“擎昊,怎么样?”

项擎昊伸手沾上一些,拿在眼帘看着,项寿阳一直隐藏在口袋里的手抽出来,在他握着的拳头里,隐藏着一支针头。

倏地,他温和的眼神里,闪过一抹狠毒,在项擎昊毫无防备之际,他快速的扎进了他的脖子血管处,把里面的药水推送进去。

项擎昊立即惊的夺下他的针管,震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“三叔…你干什么?

这是什么东西?”

“擎昊,对不起,三叔也是没有办法,原谅我!”

项寿阳的眼神里流露出痛苦,“我没办法啊!他们逼我的…拿我儿子的命在逼我…你不查就没事了,可你刚才打电话就是怀疑我了…”项擎昊听完这个答案,他却感觉脑袋越来越晕眩了,他喘息着扶着旁边的机器问道,“你给我注射了什么?”

“我不会要你的命的!你只要睡一觉,醒来,你就会忘了这件事情。”

“你…”项擎昊的眼瞳瞬间怒瞠,他知道自已被注射了什么,他的脑海里在意识晕迷的瞬间,宛如幻灯片激烈闪烁,最后定格在一个女孩的脸上。

他抱着头,仿佛想要留住这个女孩的样子,可是,他还是无法控制药物在他脑海里作用。

这是一支洗掉记忆神经的药水,而项家研究出品,将是医学界最大的质量保证。

项擎昊想要抓住什么,最后,他什么也抓不住,倒躺在地上,喃喃的唤出,“昕薇…”项寿阳把这支针筒,用另一种药水洗净里面的残留物,他扔进了旁边的垃圾药桶里,同时,拿起旁边的一块钝物朝项擎昊的神经侧脑处砸去。

瞬间,项擎昊脑测的墨发里血液流出,项寿阳同时也朝自已的额头砸了一下,他大叫出声,“来人哪…救命啊!有人要害少爷…”以是,瞬间冲进了一群人,在混乱之,他们把受伤的项擎昊抬走了,而项寿阳也跟着出来,仿佛刚才在实验室里都经受了袭击。

“项三叔,到底是怎么了?

谁袭击得少爷?

是什么人?”

“没看清楚!我一进来就看见少爷倒在地上,而我的脑后被人重击了一下,我也晕了一会儿。”

项寿阳描述着整个袭击过程。

当时这些人都被项擎昊命令出去了,谁也不敢进来,所以,似乎就给了不法份子机会袭击。

“我就知道这次是我们这里的内鬼,他就是来偷走实验品的。”

项寿阳见成功的营造出内鬼的假相,他立即假装晕倒过去。

项擎昊被送进了抢救室里,检查的医生发现他只是左边侧脑受了伤,伤口并不算太大,血也迅速的止住了。

“少爷伤得不是太严重,应该只是暂时晕迷了,通知七爷了吗?”

“已经通知了,他正在赶来的路上,项宅那边由他出面通知。”

“谁敢这么争对项家,还敢袭击大少爷,等七爷过来处理吧!”

提到这个七爷,所有人的眼神里,都无端的流露出一抹恭敬。

七爷,就是项擎昊最小亲叔叔,在项家排行第七,同时,也是负责项家医药生意的人,凭着他一个人,打通全球供应链平台,更是各国总统的座上宾。

他对外,项擎昊管内,两叔侄成为项家的顶梁支柱。

另一间休息室里,依然假装闭上眼睛休息的项寿阳,他在听着动静,倏地,听见旁边有人提了七爷的这个称呼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