项宅。

三楼的一间主卧室阳台上,项擎昊撑着阳台的栏杆,看着窗外那一片花园景像,他在试着寻找一些失去的记忆,也许在这里生活太久,他对这里的一切都非常的熟悉。

目前,父亲为了他的安危着想,不希望他接触家族事业,一切交给上次见过的那位小叔打理。

必竟项擎昊失忆这件事情,家族也在保密着,免得让一些有机可趁的人对项擎昊动机不纯。

他正在出神之间,只闻身后的门被敲响了,他低沉应了一句,“进来。”

推门进来的是一道女人的身影,打扮得非常的时尚,一头酒红色长波浪,化着精致的妆容,她的眼神里在看见项擎昊的时候,立即变得惊喜激动,甚至还有些小心翼翼。

“擎昊哥?

你还记得我吗?

我是媚拉。”

媚拉温柔的寻问,即然让她有重新在他面前建立形像的机会,她一定要好好的在做个淑女了。

绝对不能让她以前那些纠缠的手段被他查觉,有一个秘密,只有她和项擎昊知道。

那是在两年前的一次家宴上,她在他的酒杯里下了药,最后,她进入他所在酒店的房间,以为可以这样被他接纳,可是,项擎昊知道之后,怒不可遏,并且把她赶出了酒店房间。

从那时候起,项擎昊就对她冷淡相待了,她知道太冲动了,可是,谁让她从小就暗恋着他呢!媚拉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一身休闲衬衫,配上亚麻长裤,慵懒而迷人。

只一眼,她的心魂俱迷。

“媚拉?”

项擎昊眯着眸,看着这位女孩,他没有任何记忆。

“我是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媚拉啊!你忘了我吗?

擎昊哥,你怎么可以忘了我。”

媚拉立即红着眼眶,一副委屈而楚楚可怜的表情,仿佛他忘了她,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。

项擎昊见她红了眼眶,他平静道,“对不起,我现在对很多人或事都记不清。”

媚拉立即冲过来,一把环住他的腰,在他的怀里摇着头道,“不重要,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,你不记得我,我可以帮你一起记起我们的时光,我们那些美好而甜蜜的时光。”

项擎昊眼底闪过一抹懊恼,难道他以前是一个花心大萝卜?

昨晚不是才有一个女孩为他哭吗?

今天怎么又来一个?

项擎昊现在不太喜欢被人碰触,他伸手扳开了媚拉的手,把她推到了面前道,“谢谢关心,你现在可以告诉我,我们以前发生过的事情。”

“擎昊哥,我是你的女朋友啊!我可不是一般的人,在你失忆之前,我们可是早就互生情意的。”

媚拉立即说慌,反正这两年,她在项家营造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形像,长辈们都很喜欢她,她现在就算说项擎昊暗中在一起了。

其它的人也会相信的。

项擎昊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的脸,美则美,可是他为何一丝心动的感觉都没有?

甚至这张脸引不起他任何想法。

难道失忆之后,他连喜好都变了?

“那你说说关于我们之间的事情吧!”

项擎昊坐在沙发上,带着倾听的想法,望着对面的媚拉。

R国清晨,一架私人飞机稳稳落地,蒋昕薇的飞机到达了,空姐替她把行礼一起推出了机场候客室,那里一位中年白人男人在等着她。

“您好,请问您是查德先生吗?”

蒋昕薇朝他问道。

“蒋小姐您好,我就是查德,项少爷的私人助理。”

查德点点头,他这次没有跟随项擎昊回家,所以,并不太清楚项擎昊和她的关系。

“请问我现在可以见你家少爷吗?”

“我和项宅那边通过电话了,他们得知您的到来,非常欢迎,必竟你是邢先生的亲人,我们立即按排您入住项家客人的住处,这边请。”

“我今天能见到项少爷吗?”

蒋昕薇再确问一句。

“少爷在项宅,您可以见到他的。”

听到这句话,蒋昕薇的心脏才终于落下来了,她喜极而泣,跟着查德走,她的行礼被司机提进了车后厢。

坐进车里,蒋昕薇看着这个陌生的国度,她的内心里涌上激动和期待,只要能见到他,那就好了。

从机场到达项宅,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,而在这个时候,项擎昊卧室里,媚拉已经讲了一段精彩绝伦的故事。

她说得,是她和项擎昊如何相爱的故事,甚至她不惜说慌,她已经成为他的女人。

项擎昊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内心是涌上怀疑的,甚至从听媚拉讲这些事情,他感觉太过于平淡,甚至有些事情比较牵强,媚拉也讲了他们一起去渡假旅行,多么的开心,多么的快乐。

项擎昊只感觉在听着别人的故事,引不起一丝他内心里的共鸣,但他没有说破这一点。

媚拉为了把他们相爱的事情,说得更加的真实一些,她少不得也得添油加醋一些事情进去,原本就无中生有的事情,却因为她说得太多,令项擎昊内心早就一片疑虑了。

就在这时,项夫人敲门进来,她看向儿子道,“擎昊,有位客人就要到了,你要不要去迎接一下!”

“我的客人?”

项擎昊抬头看向母亲,“我没有约见什么客人。”

“是z国来的客人,也是我们项家重要贵客的一位亲人,她是来看望你的,是位小姐。”

项夫人朝他道,因为是邢烈寒亲自打电话过来了,所以,他们也极为重视。

媚拉一听是一位小姐,立即脸色微微一变,难道还有别得女人来找擎昊哥?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