倪初雪握着纸条,难于自控的泪水自眼眶里落下,她甚至连身子都有些摇晃欲坠。

旁边的李玉梅想要去扶她一下,然而,有一道身影更快,健臂毫无顾及的揽住她的细肩,把她往宽厚温暖的怀抱带去。

倪初雪此刻急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地方,甚至她的内心悲伤的也没有顾及什么,伸手抱住了男人的腰,埋头在他的怀里情不自禁的悲伤落泪。

虽然项薄寒还没有看清楚她手里纸条上面的信息,但他知道,一定不是好消息。

一旁的李玉梅也心疼的看着她,安慰道,“初雪,别难过,你是一个幸运的人。”

倪初雪抽噎了几声,她把手里那张纸条拿起来,泪眼迷离的看着,“顾铭凡,我的父亲叫顾铭凡…”项薄寒伸手取过她的纸条,读完了上面写着的字,便明白她突然悲痛万分的原因了。

她的母亲已然不在世界上了,他轻叹一句,大掌抚在她的后脑勺上,“别难过了,我可以带你去找你的父亲。”

倪初雪内心的难过,强烈而突然,她一时之间无法收住眼泪,又继续趴在男人的肩膀上哭了起来,母亲是爱她的,是不得已才离开她的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为什么母亲会扔下她离开这个世界上呢?

仿佛对于自已的身世,她有些不敢去触碰了。

从孤儿院里出来,坐进了轿车里,项薄寒抽了一张纸巾给她,倪初雪接过抹着眼泪,李玉梅站在车旁目送着他们离开。

倪初雪的抽噎声渐渐的变小,最后在车厢里消失,但是,她一直看着窗外,整个人笼罩着一层悲伤的气息,令项薄寒没有出声打扰她。

过了好一阵,倪初雪低下头,看着纸条,念着上面的名字,“顾铭凡…这是我亲生爸爸的名字。”

“想见他吗?

想见他,我立即按排你们见面。”

项薄寒低沉寻问。

虽然自已的身世变得有些复杂,但是倪初雪想见父亲,她点点头,“我想见他,但是,我害怕打扰到他的生活,我想我那么小的时候从他的身边离开,他一定以为我不在世界上了吧!”

“那我替你先调查一番,看看他现在是什么身份以及生活状态,再按排你们见面。”

项薄寒也不想她再受到什么伤害。

“项叔叔,谢谢你!”

倪初雪眼露感激,这一趟回国寻亲,全是他在帮她,她真得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。

项薄寒轻呵了一句,“不用谢,能帮到你,我也很开心。”

倪初雪在内心里暗想着,如果她能回报他什么,那就好了。

回到酒店里,倪初雪就把这件事情打电话告诉了那边的养父母,他们都替她高兴,也支持她去找亲生父亲,不管结果是什么,他们都会等她回家。

倪初雪觉得自已是非常幸运的人,她这一生遇上的人,都是好人,都是全心全意在帮她,爱她的人。

此刻,一辆白色的跑车正驶向了市周边一座渡假海滩,项擎昊开车,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蒋昕薇,美丽的面容上,也是放松之色。

项擎昊为了让她散散心,已经租了一座独栋海滩别墅,带着她过来渡假的。

蒋昕薇忙碌了这些日子,她的确需要一个放松的环境,可以丢掉工作上的压力,什么也不想,就全身心的放松。

在跑车的身后,两辆黑色的轿车在跟随着,项家的保镖可不会让这个失忆的大少爷四处乱跑的。

必竟弄丢了,或是出什么事情了,他们负担不起。

项擎昊的跑车根据路线,终于到达了指定的别墅酒店里,驶进了这间别墅的院子停车场,项擎昊手里提着一个衣服袋子,牵着蒋昕薇走向门口。

别墅已经专人打扫过了,豪华干净,自带无边际大型泳池,还有步行就到沙滩的距离,那一片干净细致的白沙滩,可是令人向往的。

清澈可见的海水,也是浮潜的好地方。

蒋昕薇看着时间,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海边玩了。

“我们换衣服去游泳吧!”

蒋昕薇提议说,然后,好奇的看向男人,“你会游吗?”

项擎昊脑子一想,不由暗叫惨,他倒是忘了自已会不会了。

但在自已的女人面前,肯定得说会的。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