倪初雪整个人都空白了几秒,她忍着疼,眼眶却疼得红了,她看着眼前怒意冲冲的媚拉,她根本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。

“姐姐…”倪初雪喃喃看她。

“你还脸叫我姐姐?

倪初雪,你怎么可以对我看上的男人下手?”

媚拉突然一把用力的扣住她的肩膀,使力的摇她,“你给我听清楚,项薄寒是我的,你给我离他远点。”

终于,倪初雪知道媚拉如此生气的原因了,原来她不是去找父母了,而是去了餐厅了,她看见自已和项薄寒了吗?

媚拉突然一把推开她,生气的环着手臂坐在沙发上,一副命令的口气道,“过来,你给我说清楚,你用什么手段勾引他的。”

倪初雪微微抽了一口气,从小到大,她都知道自已不是父母亲生的,所以,在她懂事之后,她就从不敢去抢媚拉的东西,也不敢没事去惹她生气,只要媚拉要的,她都会让。

可是,她现在知道,有些事情,是不能让步的。

倪初雪一步一步走到沙发上坐下,坐在媚拉的斜对面,媚拉立即翘起腿,一脸争对的表情,“说啊!什么时候勾引他的?”

倪初雪听着她的话,只感觉全身都在绷紧,勾引两个字极度的刺伤着她。

“你误会了,我没有勾引他,我们只是互相有好感,我们彼此喜欢。”

倪初雪的目光,从未如此清澈而无畏的看着媚拉。

媚拉一直习惯她一副不敢与自已作对的性格,此刻,望进她的眼睛,她猛地意识到,倪初雪不是那个听话的人了。

“项薄寒会看上你?

你开什么玩笑,像他这样有身份,有头有脸的男人,什么美女没有见过,你又算什么?

你一定是看中了项家太太的身份吧!”

媚拉冷笑一声,她怎么也无法相信倪初雪和项薄寒之间会发生爱情。

倪初雪知道自已怎么解释,都无法令媚拉相信,她叹了一口气,“这是事实,我不想多解释了,姐姐,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,但是,我喜欢的人,我会自已争取。”

说完,倪初雪起身走向了门的方向,拉开门出去。

身后,媚拉从怔愣中回神,立即丢了一个抱枕过去,“倪初雪,你敢跟我抢。”

倪初雪还是委屈的眼泪默默的流下来,她走向了一座无人的阳台休息间,在那里休息。

她的脑海里,此刻全是项薄寒的身影,想他,同时,也吞咽着自已的委屈。

这件事情,她也不会去麻烦两边的父母,她不想和媚拉变成仇人。

项宅。

项擎昊一一在清醒之后的一个小时之内,把以前要好的朋友都打了一通电话,向他们解释也报告平安。

其中,自然有邢烈寒了,他来了国内,一直没有去见他,感到失礼了。

但邢烈寒也不在国内,他举家出去渡假了,要半个多月回来,等他回来之后,也差不多就可以参加他们的婚礼了。

项薄寒在出发之前,也回来一趟了,看着已经恢复如初的侄儿,他也是松了一口气,因为家族的公司,还是需要他一起出力的。

项擎昊也希望这件事情可以平息,并且追回半年前失去的那一批药水。

项薄寒让他放心休息,在他们婚礼之前,他是一定可以赶回来的,更何况,在这个国家里,还有另一个人在等他回来呢!在送走了项薄寒之后,项擎昊和蒋昕薇在花园里散步,讨论着这次邀请的宾客名单,项擎昊最近几年,也是交友很广,但是,利益上的朋友,他这次不打算请了,他只请要好的兄弟。

蒋昕薇也请了在国外的朋友和同学回来,这次的婚礼一定会非常热闹的。

而且,蒋昕薇请了曾经在国外的一位好朋友做伴娘呢!听说这位伴娘,也即将学成归来,将在国内工作。

即然有了伴娘,那伴郎的人选肯定也要重视起来了,项擎昊倒是选了家族中一位年纪小些的堂弟。

婚礼的事情,正在商量之中,蒋昕薇在第三天的早上,接到了伴娘回国的消息,因为她的婚礼,她已经率先回来了。

机场。

蒋昕薇站在接站通道处,看着人群里那一抹朝自已走来的纤细身影,她笑着迎过去,“心悦。”

“昕薇。”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