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别跟我装了,你跑来这里,不就是想要借着这个孩子,在他父亲面前露脸吗?我告诉你,顾承霄是我的,你休想打什么坏主意,否则,我对你不客气。”许安安一甩她的手,“你要是敢再出现我儿子面前试试。”

被甩开的许心悦,浑身啷呛后退两步,她突然眼眶一红,激动的眼泪在打转,天哪!是这个孩子。

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,就是这个可爱的小家伙,这一刻,许心悦真得说不出来的欣慰。

他原来长得这么可爱,这么漂亮,这么健康。

“你落什么泪?那孩子和你有什么关系?许心悦,滚离这里。”许安安伸手一指,直呼她滚。

而此刻,许心悦的内心里,激动喜悦的心情淹没着她,她根本没在意许安安的狠话。

这四年在国外,她不时的做梦,梦到这个孩子,想着这辈子若能见他一眼,她会多么的开心和知足。

而现在,这个梦想,竟然实现了。

“伫在这里干什么?还不快滚。”许安安突然有些害怕了,许心悦这四年里,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,以前软弱好欺,上次在台上,她走秀的样子,把她浑身的魅力施展出来,也的确是勾引男人的妩媚样,所以,她怕许心悦惹来顾承霄的注意,抢走她的风头。

许心悦抬头看了一眼酒店的方向,她转身拦了一辆的士坐进去,离开了。

许安安气得喘息了两口,而一直不见她回来的李净雅也借机出来了。

看着女儿气呼呼的样子,她也是满腹怨火,许心悦出现在这里碍什么眼?

“那臭丫头走了吗?她有没有说来这里干什么?”李净雅朝女儿问道。

“她还能干什么?她一定是知道她当年代孕得是顾承霄的孩子,想要过来找点存在感,还妄想顾承霄会多看她一眼!”许安安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“她做梦。”李净雅朝着街道的方向狠骂了一句,“也不看看自已什么出身,敢和你抢人,哼,不自量力。”李净雅继续唾骂。

“奇怪,她是什么时候提前和小牧见面的?她是不是早就有什么阴谋呢?一定是的,她一定早就预谋好了今天出现,她竟然比我先出现在小牧的身边,现在,小牧对我这么冷淡,一定是她先在小牧面前说我什么坏话,许心悦,我要杀了她。”许安安越想越觉得许心悦心思恶毒,而且,把顾以牧对她的冷淡和无视这笔帐,都算在了许心悦的身上。

不然,做为儿子的亲生母亲,她不可能被儿子如此冷待的,就在刚才,儿子都对她这个外人亲呢相抱,却不肯正眼看她。

李净雅听女儿这么一说,立即认同了。

“我说小牧为什么对你这么冷淡,原来是这个臭丫头在暗中说尽你的坏话,可狠,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。”

“妈,千万不能让顾夫人和顾承霄知道是她代孕生出小牧的,那个时候,你应该没告诉顾夫人吧!”

李净雅仔细想了想道,“代孕合同我和许心悦当着医生的面签的,就算顾夫人看了她的资料,应该早已经忘了这件事情了,那个时候,她只想要个继承人,一个代孕的人,有什么重要的?她就算看过,也不会记在心里的。”

“对,顾夫人那个时候,心力交瘁,全在照顾昏迷的顾承霄,只要许心悦不主动说出代孕的身份,她一定不会知道是她的。”许安安也坚信这一点,不然刚才她就会认出来的。

“那我们就得好好警告一下许心悦了,绝对不能透露给顾夫人她当年代孕的身份,虽然说了也没什么,但是许心悦心思恶毒,难免她会做些什么伤害我们的事情。”

“妈,等吃完这顿饭就去找她。”许安安迫不及待的想要掐断这个消息了。

至少顾承霄不会知道是她,万一他对代孕的人心怀感恩,找上她,那许心悦不是有机会攀上他了吗?

不不,她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,许安安都快要气疯了。

两母女回到餐厅里,洪美姗忙关心的问道,“那位许小姐离开了吗?”

章节目录

和你诉说爱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上官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娆并收藏和你诉说爱情最新章节